自己満足だよ。

神憑き

·末尾有终章剧透

·咕哒子,采用官方名藤丸立香



迦勒底没有理发师。幸存的员工本来就不多,还有一半冻在冰柜里,许多生活需求都只得自己解决,连食堂厨师都要劳烦英灵代理。可想而知,迦勒底留长发的员工越来越多。医生倒是有点幸灾乐祸地表示这下不会因为留长发被侧目了,但藤丸不喜欢留长发。穿越到特异点的战斗,注定是风餐露宿,东奔西跑,连个人卫生都是奢望,打理头发变得尤其困难,就连带过去用来管束刘海的发夹,也不知道丢失了多少个。在藤丸第一百次与挡眼睛的刘海作斗争的时候,也许是医生终于看不下去了,主动提出由他来替藤丸理发。

医生?还会理发?看着满脸诧异的藤丸,医生自信地说:“别看我这个样子,玛修的头发一直是我剪的。”玛修啊……藤丸看了看玛修,又看了看医生,显然对玛修的刘海不太满意。玛修被盯得发了毛,红着脸叫道“医生!”医生讪讪地笑。

最后藤丸还是被拉到医生房间里,脖子上围了一条毛巾,头发洗过了,也吹过了。长这么大从未在理发店之外的地方剪过头,想起那些“给我剪短一点点,对,就一点点”最后怎么看都不是一点点的惨痛经历,藤丸对医生实在也没太大信心,反正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心一横想想最多不过是跟玛修情侣头,居然感觉也不坏。

看着心情忐忑的藤丸,医生苦笑着说:“至少在这种时候相信我一下啊!”相信自然是相信的,在这种时候就让人心中打鼓。也许这倒激起了医生的斗志,他扳正藤丸的头,说:“要开始了喔!”像是要让藤丸安心,又像是给自己打气。

等真正操作起来,医生看起来倒也意外地有模有样,藤丸稍稍放下心来,抬头问:“医生是在哪里学的理发呢?”

“哎呀小立香不要动……”医生慌乱地叫出来,于是藤丸闭了嘴。稍事喘息之后医生说:“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变成由我来带孩子……所以不得不学的。“他没再说,藤丸也没再问。可以想见要带的孩子包括玛修,更多的她不该好奇。

很快就剪完了。医生小心地解开藤丸脖子上的毛巾,把她推到镜子前。或许是怕抱怨,医生剪得小心翼翼,跟藤丸来迦勒底之前没什么两样,藤丸有点放心又有点失望,用自己能想到的最热烈的词语赞扬了医生。医生挠着脸颊发出难为情的笑声,然后补充说,不要告诉别人他会剪头,否则就没时间工作了。

藤丸相信医生,毕竟他是一个不擅长拒绝的人,不过医生提醒了她这一点,让她想到一个多留一会的借口,毕竟跟医生独处的机会如此难得。

“你看这里的刘海还有点长……”藤丸小心翼翼地说。医生端详了一会,点点头,取来理发用的剪刀,递到藤丸手上。

为什么递给我?难道不是你来剪吗?看着不知所措的藤丸,医生解释说:“来教教你怎么剪刘海吧,毕竟女孩子连这都不会可不行呢!”说完不由分说地摆出手把手的姿势,藤丸感觉自己给自己挖了坑。握住自己的手,隔着手套仍然能传来体温,从耳后传来的呼吸发烫。藤丸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剪完的,满心想着的只有不要让医生听到她的心跳,医生教给她的一点也没有学会,不知道是赚了还是吃了亏。藤丸心一横,向医生提出一个要求。


※ ※ ※


医生死后迦勒底举行了小小的告别仪式。对外的原因是研究事故,什么也没留下来,骨灰盒里是制服烧成的灰烬。玛修红着眼眶抓住藤丸的衣角,藤丸拍拍她的肩。医生的人望不是假的, 所有人都低着头,从背后传来抽泣声。

藤丸想起有一个护身符被珍而重之地收在贴身的衣兜里,自己在七个特异点奔走还能平安无事不知有没有它的功劳。2015年初,藤丸鬼迷心窍去神社参拜,又冲动消费买下一只平安符,后来被劝诱至迦勒底,再后来里面多了一绺金红色的头发,是藤丸费尽心机跟医生求来的。

“头发有魔力?你们东方的习俗还真是奇怪。”医生虽然半信半疑,还是经不住小姑娘卖萌撒娇与装可怜并用的哄骗,从头发内侧剪了一绺下来。如今这是医生在世上仅存的部分,在离藤丸最近的地方。

摸一摸护身符的位置,从指尖传来一阵直至心脏的剧痛。藤丸想起迦勒底员工活动的电影鉴赏会,医生哭湿了一包纸巾,自己还笑话过他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因为给小女孩看的动画哭成这样。那是个关于头发有魔力的故事,失去头发的女孩用眼泪挽回了死去的恋人。如果能让罗曼活过来的话即使哭瞎双眼也无所谓,此时藤丸却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评论(1)
热度(69)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