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春物九卷节(tiao ye shan)译

♢♢♢♢♢♢♢♢♢♢♢♢♢♢♢♢♢♢♢♢♢♢♢♢♢♢♢♢♢♢♢♢♢♢♢♢♢♢♢♢♢♢♢♢♢♢♢♢♢♢♢♢♢♢♢♢♢♢♢♢♢♢♢♢♢♢♢♢♢♢♢♢♢♢♢♢♢♢♢♢♢♢♢♢♢♢♢♢♢♢♢♢♢♢♢♢♢♢♢♢♢♢♢♢♢♢♢♢♢♢♢♢♢♢♢♢♢♢♢♢♢♢♢♢♢♢♢♢♢♢♢♢♢♢♢♢♢♢♢♢♢♢♢♢♢♢♢♢♢♢♢♢♢♢♢♢♢♢♢♢♢♢♢♢♢♢♢♢♢♢♢♢♢♢♢♢♢♢♢♢♢♢♢♢♢♢♢♢♢♢♢♢♢♢♢♢♢♢♢♢♢♢♢♢♢♢♢♢♢♢♢♢♢♢♢♢♢♢♢♢♢♢♢♢♢♢♢♢♢♢♢♢♢♢♢♢♢♢♢♢♢♢♢♢♢♢♢♢♢♢♢♢♢♢♢♢♢♢♢♢♢♢♢♢♢♢♢♢♢♢♢♢♢♢♢♢♢♢♢♢♢♢♢♢♢♢♢♢♢♢♢♢♢♢♢♢♢♢♢♢♢♢♢♢♢♢♢♢♢♢♢♢♢♢♢


注:这里把一色いろは翻成一色伊吕波


Part 1


“……有空吗?”

回头我看到他。

叶山扯下挂在脖子上的毛巾,一边把毛巾轻巧地折起来,一边开口。

“你那边好像挺麻烦的。”

我不知道他具体是指什么,歪头询问他的意思。也许是看明白了我的表情,叶山露出微笑。

“你在处理学生会的委托对吧?伊吕波就麻烦你照顾了。”

“怎么,原来你知道啊。”

我还以为一色没有对叶山提起这次的事。

叶山苦笑。

“是啊。虽然她没有提起在做什么,但是能看得出来她最近很忙。”

原来如此。虽然不想给叶山添麻烦,但却想让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真是复杂的小女生思考。我懂,不,懂才怪。

我不懂的还有叶山的态度。

“话说,既然你知道,就来帮忙啊。”

本来一色跟叶山就比跟我熟悉得多。虽然一色说了她不去找叶山帮忙的理由,但我印象中的叶山,应该在察觉到一色很忙的时候,就会去跟她说一句要不要我帮忙才对。

然而,眯眼微笑的叶山却说出了意外的话。

“她又没有拜托我。被拜托的是你吧。”

“只是被使唤而已吧。”

“谁让别人拜托你,你都不会拒绝呢。”

温柔响起的声音简直像是含着佩服之意一般。但这句话越动听,在我听起来就越像是对我的讽刺。拜他所赐,我的话里也带了刺。

“我的社团活动就是干这个的,而且也没有什么该拒绝的理由。又不像你,我闲得很。”

“就因为这个?”

“……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试探一样的问法让我火大。

叶山却没有回答我的反问,他脸上的微笑也纹丝不动。安静似乎让其他社团活动的声音变得更热闹。但是,又觉得那喧嚣离我和叶山十分遥远。

寂静让耳朵变得难受,为了打破沉默,我开了口。

“……就算是你,也不会拒绝吧?她跟你又是同一个社团的社友。”

“这就难说了……”

叶山把视线从我身上移开,望向西边的夕阳。

天边的流云正开始渐渐染红。

叶山像是正想着什么,闭口不言。他回头看我,不可思议的是,他的表情虽然映着快要落山的夕阳,我却从那里感觉不到温度。

“……我并不是像你所认为的,那么好的人。”

叶山咬着牙说。他寒冷彻骨的眼睛静静地盯着我。

我不发一语。

沉静却暗含着苛烈的声音。我曾经在某个暑假听过这样的声音。在那个夜晚的黑暗中,他的表情是不是也像现在这样?

我没有回答,叶山也没有继续。

交错的只有视线,恐怕这是我们唯一的交流。就像时光就此停止。只有社团活动的喊声不停响起,提醒着时间的流逝。

而那些声音之一显得特别响亮。

“隼人君,继续啦——”

“我这就来。”

听到球场中心的户部大声叫他,叶山猛然回神。回答户部之后,他对我抬抬手,走回球场。

“再见……”

“……嗯,打扰你了,不好意思。”

我没有目送远离的叶山,骑上自行车。不知不觉,蹬车的腿变得用力。

叶山像是在质问我真正的意思一样的态度让我产生的厌恶感,以及让我感到自己似乎没能察觉到什么东西的违和感。这两者缠绕在我胸中,让我感到胸闷。

叶山的态度让我难以释怀。

我对叶山隼人这个人的认知是不是哪里出了错?

我认为他是个好人,也明白他不是等闲之辈。为了大家和睦相处这个目的,有时候他会故意做出冷酷的表情。我认为那就是叶山隼人。

但是,刚才的笑容并不太一样。和气温柔的微笑表面上十分完美。然而,正因为完美得毫无破绽,才让人看不透,感到背后发凉。

我曾经在某处见过类似的表情。


Part 2


失去了仰望的念头时,在烟花下明暗交织的视野中,我看到熟悉的背影。

叶山和一色站在离我们稍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看着烟花。

每当一明一暗,两个人的距离就接近一点。那简直犹如剪影一般,回过神来,我一直盯着那里。

而最后,金色花雨洒满夜空。

在恢复明亮的广场上,叶山身边的一色低着头慢慢离开。留下的叶山也看着天空,向与一色相反的方向走去。

音乐停止,路灯又恢复了显眼、引人的明亮。

在到场顾客满意的叹息之中,一色伊吕波独自一人,捂嘴像是强忍着什么,快步跑过我们的身边。

“小,小伊!”

然而,一色没有回头,就这样消失在人群中。

“我,我去找她!”

户部慌忙跑出去。看到这个样子,三浦应该也明白了,她用手指卷着自己的头发,深深叹口气。

“唉……我也去。”

“那我也去!”

海老名同学跟着三浦。由比滨也举起手。

“我,我也去!”

但是,三浦阻止了她。

“结衣,还有……雪之下同学?能不能留在这里?我们可能会回来。还有,如果我找到她,会给你们打电话,拜托你们联系户部和海老名。”

三浦嫌麻烦地拨了拨头发,对由比滨和雪之下说道。虽然她看起来不情不愿,指示却很合理。

“啊,嗯。”

由比滨回答之后,三浦点点头,快步走出去。

目送远离的三浦,雪之下迷惑地问。

“发生什么了?”

也难怪,雪之下一直在看烟花……。

如果我的预想正确,这种情况只能导出一种结论。

圣诞节的迪斯尼乐园,游行之后的烟花,在白色城堡前,故意制造的二人世界,以及,户部的态度。

集齐这些条件,就是大满贯了。一色是对叶山告白了吧。我想不出别的可能。

“……那么,我也去找。”

“嗯,我知道了。”

由比滨回答。雪之下仍然诧异地偏着头。

然而,我要去找的不是一色伊吕波。一色大概三浦可以应付得了。比让我去要合适得多。

只是,另一个人那里非我去不可。

一色离开后,叶山没有回到我们这边。也就是说,他一定在等着。

我回想着在那剪影的世界见到的光景,穿过小路。

然后,在离白色城堡稍远的暗处,我看见了叶山。

在大家注意力都被一色吸引的时候,叶山沿着小路来到这里。

叶山大概是注意到我,露出悲哀的微笑。

“……来啦。”

“嗯。”

坐在广场的栏杆上,叶山微微叹气。

“……我做了对不起伊吕波的事。”

“矫情。既然这么有罪恶感,干脆不要拒绝,跟她交往如何。”

听到我这句话,叶山困扰地笑了。

“不可能啊。你明明知道不可能还对我这么说,性格真是差劲。”

“这倒是。”

对于这一点我可是有自信的。不知不觉我嘴角弯曲,露出惹人厌的笑容。

即便如此叶山也没有生气,他微带忧郁的眼睛看向我。

“……你知道吗?为什么伊吕波会向我告白。”

“我怎么可能知道。”

“是这样……”

只是,叶山这样的说法,就好像他一直在为了避免一色对他告白而努力一样。

“你以前就知道吗?一色的……那个,她的心意。”

“……嗯。”

回答我的声音低沉而忧郁。没有骄傲也没有自恋。声音流露出的唯有后悔。原来如此……。

叶山如果不故意对别人的好感表现得迟钝,就无法保持现在的关系。如果人无法实现自己的恋情,就会离开喜欢的对象。这件事本身并不是叶山的错,但叶山为了避免这种结果,就得回避这些好感本身。

这一点,在修学旅行时就很清楚了。那时,我对这种想法产生了共鸣。表示了理解。没有指出这观点的错误。然而,现在我已经知道,回避本身也能变成伤害别人的手段。

“你既然察觉到了,那么就得做好今天的心理准备不是么。”

叶山缓缓地摇头。

“……不。伊吕波有这样的心意,我很高兴。但是并非如此。大概,应该,不是我……”

叶山断断续续的言语表达得含混不清。然而即使我再怎么等,也没有等到他的继续。叶山转换了话题。

“……你很厉害。就这么改变着身边的人。……也许,伊吕波也是被改变的人之一……”

“哈啊?你突然夸我是什么意思。”

叶山发出干笑。

“哈哈,不是的。……我说过吧。我不是像你所认为的那么好的人。”

叶山重复了那天在操场上说过的话。然后,他低头发出深深的叹息。

“夸奖你……是为了我自己。”

“为什么……”

我诧异地看着叶山,叶山微微眯眼看着我。

“大概,跟你认定我是个好人是一样的理由。”

“……我哪有什么理由。只是说出我看到的而已。”

“真的吗?”

叶山反问的声音冰冷。

——是啊,事实并非如此。我早就明白了。叶山隼人,绝不是什么单纯的老好人。他冷淡的微笑就是最好的证明。

叶山收起这样的微笑,从坐着的栏杆上站起身。

“我先走了。你跟大家说一声吧。”

“你自己发个短信不行么。”

“……也对。那就这样。”

叶山露出微微的苦笑,轻轻抬起手。

然后,叶山隼人没有回头,就这样消失在黑暗之中。


 
评论(8)
热度(10)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