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黄黑][翻译]白色情人节

paper.25oclock.jp/kuro/kuro31.htm


天气回暖了。天空晴朗,正适合散步的星期六午后,“怎么这么伤心,有什么事让你这么消沉吗”,黑子啪地一声把降温贴拍在黄濑的额头上。对不起,黄濑说。

“你在对什么道歉”

“白色情人节,被我浪费了”

黑子捏住黄濑的脸颊。“只有你自己在期待吧。”黄濑因为发烧本来就透着水气的瞳孔一下子蒙上了雾。

“对不起”

“看来我不该用这种说法”

黄濑那双简直就快掉下眼泪的眼睛比平时还要纯洁而没有防备。明明这个人内心并没有那么可爱,黑子却觉得自己好像在欺负无辜的小狗一样,只好补充道。

“我并没有让你为了我弄坏自己的身体”

这个自认加公认的热爱黑子八嘎,正如水滴石穿的格言一般,成了黑子的恋人。不消说在一起的时间增多,就使他飘飘欲仙,从黑子那里收到情人节巧克力更是令他踩在云上一般,好像从情人节当天就开始制定白色情人节的还礼计划了。因为太过拼命,定下白色情人节约会的同时,就在黑子面前突然倒下。高烧39度。据说直到倒下都没注意到这件事。前来探望的黑子,不仅从这个事实,还从房间到处散落的杂志明白,黄濑的还礼是打算三倍奉还,由此又加深了对黄濑的认识。

“但是,我想让小黑子开心嘛”

“电影,商店,游乐园,旅馆和餐厅?到底是多古老的完美组合啊。太豪华了。不用做这么特别的事情也可以”

只要黄濑在我身边,像平时那样笑着,

“小黑子?”

“没事”

本打算低声说出来,但是这句台词似乎甜得过分了,黑子只好又在黄濑的额头上贴上一张降温贴。

“是什么嘛”

“快点痊愈吧。就算白色情人节什么也不给我,我也不会消失的。”

“真的吗?”

黄濑的声音显得特别无力。他从被子里伸出并不是因为生病而显得软弱的手,紧紧扣住黑子的十指。

“就算醒了,也不会不见?”

“不会的。回去的时候我会好好地叫醒你。”

“真的?说好了哦?”

“你当我是什么啊。我是人类哦”

“嗯,我已经,知道了,但是……”

黄濑有种对待黑子过于理想化的倾向。虽然这并不是一件坏事,但是黑子不希望黄濑这样。不知道有多少次,他要黄濑更多地面对自己,然后只能收获烦躁。黄濑无法正确地理解黑子的心情,迷惑到最后只能露出哭泣的表情。

虽然表面上是黄濑主动,但黑子想要的不仅仅是黄濑希望的待在黑子身边,黑子想要更加靠近黄濑,到最后就变成这个样子。

即便如此,虽然黄濑比起以前能更多地直视黑子,但是一不小心就变得过分重视,过分尊敬。又不是独角兽,用不着什么处女信仰啊。互相倾吐不敢大白于天下的真实愿望,才算是朋友以及恋人吧。

“黄濑君,没事的”

黑子吻了黄濑的手指。黄濑缩了缩肩膀。紧紧盯着黄濑,他就像是被操纵了似的,缩回握着黑子的手,把黑子拉向自己身边。然后,轻轻碰触了嘴唇。

“果然还是,不行”

黄濑轻声说,抱住了黑子。温热的气息碰触了脖子。

“感冒,会传染的”

“不会的”

黑子陷入焦躁,挣脱了黄濑的手腕,在他的嘴唇上落下亲吻。黄濑的脸更红了,呻吟着拉住被子盖住嘴唇。

“被我亲了”

“是你被我亲了,在此纠正”

“这,这么做,不好啊”

干脆把这人推倒算了。

“不,不要这样。我会,变得奇怪”

“……不会奇怪啊”

倒不如说你变得奇怪才正合我意呢,要不要告诉你啊。

这个废柴男太重视黑子,交往已经半年,只要一个只有碰触的亲吻就满足了。黑子也是人类。是男人。黄濑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对待他呢。

“小黑子不明白”

“黄濑君才不明白”

黄濑又伸出手,抚摸黑子的脸颊。然后,嘴唇彼此重合。好热。

不明白的,到底,到底是谁呢。

 
评论
热度(1)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