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ALL ABOUT 渚カヲル》贞本义行访谈

——这次我想从薰的诞生秘话问起。

嗯。关于薰呢,昨天小卷(鹤卷和哉)正好在,我就问他“是怎么一回事来着”,重温了一下那时候的事情。其实,第一次设计薰已经是16、7年前的事了……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诶诶!?希望您尽量回想一下。

好的(笑)。呃,第一次设计他的时候,他的设定应该还不是最后的使徒。当时给我的信息是,薰是TV版最终阶段出现的人形使徒。不过,使徒有各种各样的外形和习性,慢慢地进化成接近人的东西,这个版本的设定在那时已经有了。然后,企划书阶段的小标题是“猫与转学生”。我猜庵野先生是想向《杰克·奥特曼(帰ってきたウルトラマン)》的33话《怪兽使者与少年(怪獣使いと少年)》致敬。一个叫姆尔祈(ムルチ)的怪兽是在那一回出场的。

——《猫与转学生》这个标题倒是很适合漫画版。

现在看来是这样没错。不过,在TV版最初企划时的点子是抱着猫的少年走进NERV,真嗣一行人得知他是使徒,一边感到疑惑一边开始战斗的。但是事实上少年只是被使徒操纵了身体,其实真正的使徒是猫……这一类的故事。那时候的人设也比现在的薰头身比更低,看起来差不多是个小学生的少年。不过不仅仅是薰,那时候还有真嗣等孩子也不是14岁,而是年纪更小的设定。

——是谁为薰起名的呢?

这也是昨天从小卷那里听说的(笑)。从结论来说,应该是萨川昭夫先生吧。写作“渚”,可以读作“シ者”,这应该是边写着脚本边想出来的吧。“这就是萨川先生的品位啊”。这一话很厉害,萨川先生展开了他的世界,这应该叫做JUNE风格吧……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让薰作为耽美系的角色暴走了。最初版本完全就是耽美系的,听说还有在夕阳之中让薰和真嗣两个人在河里裸泳的情节呢。

——大家都说那是幻之初稿。

对对。然后被庵野先生改成了公共浴池。萨川先生先制造出印象,然后庵野先生再把它扩展到独特的方向去,结果薰就变成了现在这种有点颓废的形象。EVA的脚本总是写得很长,每一话都是这样的。如果全部拍出来可以拍2话长。然后庵野先生再把这种长度的脚本删到成形为止。所以,薰被删除的戏份也有很多。

——在设计角色的外型时,有参考模特吗?

唔——,并没有。不过,我想过把最后出现的使徒设定成像是使徒接触过的人类的集大成,这样如何。所以,薰就成了有些地方像真嗣,有些地方像丽,有些地方像明日香的样子。然后还想让他色气一点,所以就注意在锁骨和腰之类的地方画得有少年特有的诱人气息。虽然他很瘦,骨架却很结实。大方向是不能与真嗣重叠、更帅气的男孩子的路线。服装只是学生制服而已,所以很难制造特征。如果像东治那种运动服还明显一点,像这种标准的服装,能与真嗣制造区别的,就只有T恤了。虽然我感觉一般初中男孩子也会穿,不过橙色算是比较有个性吧。

——运动鞋是高帮的,很像匡威那种。把裤脚塞进鞋子是薰的穿法。

因为很想加入一点城市化的时髦打扮。其实像是《王立宇宙军》啦,《娜迪亚》啦,感觉我画的男角色总是有点废柴的部分……。真嗣我觉得虽然很努力,但是结果还是比较废柴对吧?所以这么一看,薰就是很稀有的类型了。他这个角色从头到脚都很帅,在此之前Gainax从未让我设计过这样的角色。像是线条清晰的下巴啦,眼神和嘴角……硬要说的话,就是杰尼斯(J家)之类的吧(笑)。虽然不是具体地特别像谁,不过总体的印象很像J家的人。TV版放映的时候我接触过一次J家的孩子们,他们皮肤真的很好,非常可爱。脸长得像女孩子一样,手和腿又细又长又直。因为我记得那时候想,哦,长大成人之前的少年原来是这样的啊。

——贞本先生是TV24话的主要工作人员吗?

我在途中开始连载漫画,所以并没有过多参与TV制作,不过我帮忙制作了24话后半的layout。那时候制作现场包含摩砂雪在内都非常慌张,“只剩○○周了!!”我在这片慌乱中心想要填满分镜才行,于是投入了工作。

——第一次观看做好的24话时有何感想呢?

哎呀,吓一跳(笑)。第一句话会说什么呢?我正这么想的时候,薰说了那句话。第一句话是“音乐很不错啊”,我个人觉得这句话很像大叔说的“泡澡很不错啊”的感觉。当然现在看的话,是不会这么想,但不知道当时自己在期待什么呢。那时候我可能擅自以为薰应该是更加少年的声音吧。结果来说,我算是被石田先生的声音带跑了吧,感觉这种不平衡感也变成了薰的魅力。剧本也是,TV本篇的薰就是个靠名言集构筑起来的角色,这个印象已经无法摆脱了呀。总之,凭直觉就能知道,这个人不是人类,因为他有种让人无法理解的气质。不过我觉得他变成了一个相当奇怪的家伙了(笑)。

——而漫画版的薰则变成了更有血有肉的存在。应该说薰更人性化了吧……

是啊。不过,我觉得与其说是更人性化,倒不如说我想把他描绘成不完全的人类。使徒慢慢地接近、干涉人的心,排在薰前面的子宫使徒和更前面的鸟天使也是如此。薰则是使徒的最终形态,终于变成了人类的外貌。虽说如此,但是基本上他并不了解人类,所以好奇心十分旺盛,对“人类为什么要做这种事”饶有兴趣。我认为,薰总是基于原始(primitive)而纯粹的情绪来行动的。

——薰的出场,一开始猫那里就令人震惊。

虽然常常有人说那里的薰很残忍,但这并不是我的本意。这并非儿童特有的残忍,而是正如薰本人所说,真的是为那只猫着想才那么做的。因为觉得它很可怜,才杀了它。当然,在真嗣看来这就只是残忍而已,他一定觉得“难以置信!”吧。漫画版是考虑着本来的设定,再思考孩子气的薰应该是什么样子的,结合这二者而塑造出来的。因为天真无邪的薰留在我心中的印象更加强烈。我打算把薰与真嗣的关系描绘成小学、中学男生之间常有的关系。有时男人比起憧憬女孩,更憧憬成熟的男性朋友。例如模仿他们的举止之类,我也有过这种经历。我上小学5年级的时候从东京来了个转学生。那时我虽然心想“这个东京佬”,但还是感觉他看起来很潇洒。他会说“だからさー”,虽然我嘴上说这个“さー”好恶心哦,但是会心想有点帅气(笑)。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这又不能算是恋情……。应该是在微妙的年纪才有的微妙的感情吧。

——不过,这两个人在对子宫天使战后,也发生了变化。

是通过丽这个角色而变化的吧。丽是与薰相似的存在,又与真嗣有深厚的关系。在对子宫天使一战中,丽在自己将死时第一次发现自己对真嗣的恋慕之情,同时她这份恋慕也流进了薰之中。接触到丽的感情,薰对真嗣的兴趣就更深了。“人类喜欢上人类,是什么样的感觉?”

——真嗣的态度也在逐渐变化。

真嗣失去了丽,明日香也成了废人,所以无意识地需求着他人……他在这种情况下渐渐地接近薰,但是一听说丽还活着,就立刻跑到丽那里去了(笑),好吧,这真是够现实的。对于真嗣来说,如果有东治那样的伙伴是最好的,但是东治也已经等同于死在自己手里,所以他已经无法率直地去交朋友了。所以他嘴上说着“我已经不需要朋友了”。而薰则是被丽的心流入自己的状态,所以他的行为有一半是被丽的感情牵着走的。但是由于丽的心,他又会嫉妒第三名丽,这样事情就变得有点复杂。奇怪的三角关系。

——薰和真嗣的接吻场面是否也是由于这种复杂的心情而生的呢?

这里也有明知故犯的部分啦(笑)。基本上来说就算画接吻也不能画成纯粹的接吻,所以才产生这种剧情的。我在哪里看过,这种嘴对嘴的方法可以用来处理过呼吸。所以一直在想这应该可以用在接吻剧情上。不过还是很不好意思,所以几乎没打草稿就画出来了(笑)然后用修正液修正的时候原稿上全是白色的痕迹。之后薰的态度也是为了掩饰害羞。大声喊“治好了治好了”也是。那既是薰在掩饰害羞,也是我在掩饰害羞(笑)。

——薰的直率和纯真无邪和丽想碰触真嗣的心情混在一起才产生了这种行动。

嗯,事实上真嗣和丽,以及明日香也是,他们的关系就仅止于牵手而已。每次碰到手的意义都不同,这也是EVA的一个有趣之处……。所以,不能想象大胆地让适格者们的关系更进一步。所以反过来,薰是唯一越过这条界线的不规则存在。然后,在设定上是不会同时袭来两个使徒的,但是这就不对劲了啊!?像这种地方也是薰的特殊之处(笑)。……不,我心中也准备了借口哦?因为这家伙在使徒中也是特殊的,之类。


——使徒的数量也和TV版不一样。

确实是变少了,也有漫画版篇幅不够的原因。编号都是我在分镜的时候一边数一边定下来的。可能也有数错的时候。

——诶诶诶(笑)。

希望不要对那种地方过多追究(笑)。因为我这个人对SF设定之类的东西没什么兴趣……。

——但是相反地,漫画版角色的感情历程,或者说戏剧的部分描写得非常细致。让人可以顺利地代入感情,投入故事中去。

谢谢。但是,虽说如此,如果问我漫画版是否是TV版的说明,我的答案可是否定的哦。漫画只是我自己想着“应该是这样吧?”思考出来的故事,,这只是解释的一种,因为并没有正确答案。可能我的表现手法比较简明易懂,看起来会比较容易理解。但是,我并不知道易懂对于EVA来说是不是好事……。我不喜欢用过于微妙的表达手法,让想表达的东西表达不出来,所以到了我手里一定会变得易懂。不过经常会想起来“但是这是少年漫画嘛!”,我就释然了(笑)。

——在漫画版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场面?

我喜欢在浴室的那个场面。我把庵野先生的压轴好戏浴池改成了淋浴。因为我感觉在这种情境之下应该能创造出有趣的情节。走进别人最没有防备的私人领域,在狭小的空间中逼近真嗣,我觉得这件事非常有薰的风格。另外,薰在废墟中弹钢琴的神秘感,以及真嗣过来住的时候薰絮絮叨叨的态度我也很喜欢。先说“随你便吧”,然后又说“床分你一半”,这种有点温柔的地方不是很可爱吗。

——说起房间,薰经常在自己房间里看书和杂志,其中我看到他在读《PEN》(注:男性向流行杂志),这也是薰在学习社会生活吗?

不,没有这么深的意义(笑)。我就是拜托助手帮我画杂志封面的时候对他说“schola(スコラ)(注:男性向写真杂志)貌似不太一样,那就这本吧”,随手给了他一本。喝的依云矿泉水也是这种,我让人去便利店帮我买瓶水,依云或者富维克都可以,结果买回来的是依云,所以就画成依云了。其实只要让人看出来是瓶装水就行。

——话说回来,让在TV只登场了1话的薰增加了这么多戏份,贞本先生果然是很重视薰这个角色吧?

怎么说呢。虽然我没有特别偏爱某个角色,但是薰的故事是从那只猫开始,再从那只猫结束,这是事先决定好的。所以感觉就是向着那个终点一直画下来的。反过来说,也可以说是一边考虑着如何到达那个终点,一边构筑起中间的部分的。在画到结束之前都被人说只是个单纯的杀猫者嘛(笑),终于到达终点的时候我自己也很开心。真的很漫长。我没想到居然会花上整整3卷。

——TV24话最后,初号机单手握着薰的画面持续了60多秒,这个场面给人印象深刻,而漫画版则改成了慢慢用两手握紧。

我有一瞬间想过,要不要把漫画画成像TV版那样,翻了好几页都是同样EVA握着薰的画面(笑),不过大概会有点搞笑,就放弃了。结果,我考虑出来的如何描绘出能与24话相匹敌的场面,就是现在这样。真嗣过去曾经激烈地责备过杀死了猫的薰,但最后真嗣也对薰做了同样的事。用自己的两只手,像祈祷一样地,握紧……这样一来,在最后,真嗣可能是头一次有点理解了薰……。

——动画版的薰作为使徒,他的愿望是自由地死,而漫画版的薰则是要求真嗣证明对自己的喜欢。

是“如果你喜欢我的话就杀了我”这句话吧。简而言之,薰的心情很简单,就是想要真嗣对他说喜欢,了解他,不想真嗣忘了他。但是,真嗣到最后也没有明确地对他说出来(苦笑)。不过,我觉得真嗣最后对薰做的事,会一直盘桓在真嗣心中,让他无法彻底接受。

——就像薰问“就算你不愿意,也无法忘了我吧?”真嗣回答说“一定是这样”。

嗯,不管怎么考虑,做出什么样的决断,“但是……”的想法也会一直留在心中。薰杀死猫的情节也是这样的,薰做的是好事还是坏事,到最后也不明白对吧。人生就像这样,充满了各种各样的选择和价值观,有无数的事情没有正确答案。虽然理智知道没有正确答案,但是这样的事情却会一直留在脑海里,让人不停地思考,对吧?每次遇到这种事,我都会把它作为主题。在画EVA这部漫画之前,我就一直在思考这样的事。没有答案这种事虽然非常地不安定,但是我觉得没有道理才是人生的道理,所以总会把这种事的要素放进作品里。比如——我一直养着两只猫。有一只去世的话就再去找一只……这种的。以前有过一只猫,虽然一直都是家猫,但是渐渐地就会去外边玩了。一开始的时候在院子里很快乐地玩,后来就走得更远了。然后有一天,它在家门口被车撞到了。我抱着呼吸微弱、渐渐僵硬的那孩子,心想“这孩子过得幸福吗?”,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让它出去是件好事还是坏事。“就当作它过得幸福吧,但是……”脑子里一直重复地想着这类事情。明明没有答案,却会不由自主地一直思考……不,正因为没有答案才会一直思考,大概这种苦闷才是人类特有的东西吧。

——并不是忘了说“既然没有答案,就算思考也是没用的”……

嗯。我觉得一直留在心里不断地思考,这大概就证明了“感情”的强烈。

——薰死后,漫画版将会如何进行呢?

薰是最后的使徒,所以今后就会变成人类之间的战争。从戏剧的角度说,这个故事终于回到了“为什么会开始”的部分。也就是说,EVA的开始,是少年被父亲叫出来战斗的故事。被父亲期待,好像被父亲期待了却又没有被期待,少年就这样在意着父亲的同时,作为一个人类活下去。我想应该会接着描绘这样的故事。大概会跟旧剧场版的发展相同,但与此同时……这是庵野先生的作品。制造这部作品的时代和人都不同了。动画版EVA,说到底就是庵野先生自己做出来的“我是一个这样的人”,名片或个人资料一样的东西。就像个人简历一样。用一句话概括出来就是把“请你明白,我是一个这样的人”,这句话做到极致(笑)。虽然我觉得创作作品或多或少都是这种东西,但是特别是庵野先生,他绝对不说谎,他一直只描绘“现状”。我认为他一直都真挚地表达着“我是这样的。现状是这样的。我知道的就是这些”。

——漫画版是否同样反映了贞本先生自身呢?

不,我并没有经历庵野先生这种值得对他人讲述的人生(笑)。我想漫画应该不会走到把自己和盘托出的方向上去……不过,我也不能把庵野先生的作品原样照搬,我只能自己考虑自己的主题,画得接近原作又不同于原作。虽说EVA已经有了各种各样的结局,但这次应该也会不一样吧。比起作为作品,娱乐作品作为兴奋物的特性更为强烈,所以做成与以前一样的东西也是不好的。不过话虽如此,如果我做出完全不同的东西,就不能称为是EVA了,所以不能太近,也不能太远。这次的新剧场版也是一样的立场。

——TV版、漫画版、新剧场版的薰放在一起看,各有各的个性。

我想也有时代特性的因素在里面吧。不过的确是发生了变化。我在《序》里担任了薰出场部分的原画,可能因为这个,新剧场版的薰发型和气质都与漫画版比较接近。后面的头发更翘,再加上冷酷的感觉。啊,还有,我可能还加入了《穿越时空的少女》的千昭的特征(笑)。千昭是高中生,所以下巴等线条更加硬朗,气质就又不一样了。

——如果现实中有薰这样的朋友的话,您是什么感觉呢?

我觉得,如果有对自己这么感兴趣的朋友的话,是很幸福的。但是,如果太粘人又会觉得烦吧(笑)。因为我认为,即使长时间不联络,一旦见面还是能像以前一样热烈地交谈,这才是理想的朋友关系。我在与动画业界毫无联系的老同学见面时也很开心。不过,刚才我也说过,如果在小学时代遇到像薰这样的人的话,应该会憧憬他吧!说起来,薰在小男孩中间的人气似乎很高……。有个熟人的儿子,他是个胖乎乎的小学男生,向我要签绘,于是我就问他“想让我画谁?”他就让我画薰。“因为很帅”。我见过那孩子三次左右,他每次都要我画薰。我想,他真的很喜欢薰啊,这让我很开心,不过又心想,男孩子竟然会这么憧憬一个男孩。

——最后,我想问问薰在新剧场版将会如何活跃。他又会用全新的方式接近真嗣吗?

这个嘛,说的也是。毕竟薰从《序》开始的行为举止就已经像是有什么含义在里面了。当然在《破》也是……。现在我只能请大家期待,非常抱歉,不过今后也请多多关照薰。

 


 
评论
热度(169)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