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猿礼猿小段子

“所以说伏见君还是小孩子啊。”

“室长,如果您有消遣我的功夫,不如把您手上的拼图收起来帮我把这几个章盖了。”

伏见记不清楚宗像第几次对他说这句话,刚来青组的时候,他还会随口回应一下对啊室长吩咐得是,后来渐渐地,不知道是因为混熟了还是因为本性露出来了,伏见也习惯于顶上两句,宗像也并不生气。

“哪里,我这是羡慕。”

平时只是笑而不语的宗像今天突然接了伏见的话,这倒是令伏见有点意外。

“羡慕?我?Scepter4的室长大人在说什么啊……”

像他这种人,居然也有羡慕这种感情?而且羡慕我?像我这种人,到底有什么好羡慕的,又懦弱,又胆小,什么也做不了,只会独自焦躁独自不安,伏见想。

“我有什么可羡慕的。室长真是个有意思的人……”

“不要这么说。”宗像认真地说,“如果你长到我这个岁数,也许也会羡慕现在的自己。”

伏见在内心默默地啧了一声,才24岁的人不要摆出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说教,伏见想。

“这么说来室长也羡慕过去的自己?真是看不出来……”伏见把后半句咽了下去。

真是看不出来,这个人有值得怀念的青春……

“是啊。”宗像温柔地一笑,好像看穿了伏见的心思似的,“别看我这样,其实也……”

他说到一半,停了下来,伏见突然觉得,那么温柔的笑容好像不是对着自己,他是在看着更遥远的什么地方,某个人,某段时光,而让他笑得这么耀眼的事物,每一样自己都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更别提了解。伏见看到了他不知道的宗像礼司,而不是他认识的Scepter4室长,这个事实让他焦躁不已,意识到自己为了这件事而焦躁,更加让他焦躁不已。


 
评论(1)
热度(12)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