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自翻】【礼猿礼】Stern(1)

原文: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1837394


遥望着幽暗的夜空。冬季的天空星星清晰明亮,如同不知道地上的喧嚣一般,留在原处毫无变化。雪虽然停了,却仍看不见月亮。天上仍然残留着云,只有散落的星星在云间争辉,发着白色、青色、红色的光。青色的星星寿命很短,红色的星星不是爆发,就是等待着变成白色逐渐浑浊消失。宗像逃避现实地想着这些事情,擦擦蒙上了白气的眼镜,重新戴好。

“……”

白色的星星无法进化,只能渐渐冷却,但是有时候会变成超新星。超新星,并不是新出现的星星。那只是白色和红色的星星连在一起,短暂地重新发光而已。

“真是的,不要到处乱跑。”

又不是小孩子。宗像听见身后不高兴的脚步声一边抱怨一边走上石阶。现场的事后处理大致结束,大多数人都离开之后,这座岛安静得怕人。感觉那场骚乱简直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一样,这算是现实逃避吧。但是地面上不祥的陨石坑,不容许人躲进梦幻。陨石坑,即是天体撞击地面导致的地形。说来,那四支剑漂浮的地方正是这里。

“……”

赤王的剑落下、消失,也是在这里。伏见这么想着,像是模仿宗像一般,也抬头仰望天空。不知道地上人间疾苦的明亮星星,简直如同任性的王们一般。即便如此,伏见看着排列在一起的红色和青色的星星想,要是他们不用互相杀戮就好了。如果不是一直做好最坏打算的话,不安的心就会希望不要变成那样。事实上,先代青王也不是与赤王同归于尽,而是在第二次掉剑之前被善条斩杀的。

那时候,宗像对善条说,你做得对,现在宗像能对自己这么说吗。

“……在哭吗?”

伏见对宗像不曾回头的背影低声说。宗像摇摇头,肩膀因为发笑而震动起来。

“呵呵,怎么可能。”

宗像好像是要说没这回事一般,缓缓地回头,虽然姿势仍然优美,却不像平时那么有生气。伏见盯了一会儿那脸上露出的笑容,移开视线。

“那么……你也想变成他们那样吗?”

像周防尊一样。像先代青王一样。想变成那样吗?伏见如此问道,宗像垂下眼帘低声回答。

“……怎么可能。”

能杀死王的只有王。所以即使宗像再三要周防尊退位,周防尊也没有听从。但是宗像想,自己是身为一个王来杀死周防尊的么。自己做的事并不是履行青王的职责那种崇高的事,而是与善条所做的事差不多的,不是吗。对,宗像瞬间想起那位剑鬼的身姿。不觉抬头仰望天空。挂在夜空中的青色星星,总有一天也会变成红巨星。

“……”

现在的他十分不安定,伏见想。指挥车中情报员们记录了在场王们的怀斯曼偏差资料,伏见已经全部看过了。即使是不懂数值的人,只要看到周防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知道杀王是多么沉重的负担了。在喷涌而出的赤之力消失后,在远方也能看到剑崩溃的样子。伏见想起这些,皱起眉。感觉已经消失的印记略微发痛。即便如此。宗像了解这些,却没有选择退位,而是选择尽责,这的确是他的风格。也许如果他不沉浸在工作中,就无法维持自我吧。伏见自己也记得那种感觉,他看着仰望天空的宗像的侧脸,无意识地把手伸向自己的伤口。然后,在触摸到肌肤时一下子停住了。那里已经没有和他一样的印记了。这个摆在眼前的事实,让伏见皱眉。喉咙非常干渴。真是够了,每个人都是这么任性。只做自己想做的事,这不是太狡猾了吗。

“伏见君……”

“……”

宗像仰望着天空,低声说。伏见把视线转向他。宗像安静地微笑着,转头看向伏见。

“你怎么看周防?”

宗像平静地问,伏见叹了口气。

“没什么看法。”

伏见用毫无兴趣的语气看着别处说。偷偷瞄了一眼宗像,他还是静谥地微笑着,伏见小声地啧了一声。

第一次相遇的时候,美咲是被那个人的魅力迷住了吧。伏见并不像美咲那样,加入吠舞罗时那么有热情。只是觉得,很像啊。那个人也拥有难懂而又过多的弥漫的感情,追寻着能够让他发泄这种感情的地方。美咲加入吠舞罗,得到了发泄郁结的地方,伏见却在心中一直累积着另一种不满。伏见想起在游乐园坐在自己身边的周防泰然自若的样子,皱起眉。明明他们同样拥有无法尽情燃烧的心情,为什么会如此不同。他们这个样子怎么过得下去,伏见因为看不下去而烦躁。伏见讨厌他们的这种地方。周防和宗像都讨厌。明明讨厌他们,他们却随自己高兴,把伏见置于自己的庇护之下,对伏见说话,向伏见伸出手。

“……”

在发现夹在自贩机中的安娜时也是一样。伏见想起那时候的辛苦和自己的难为情,又皱了眉。如果得到像草薙那么强的身体能力的话,或许会是不同的结果吧。抬起视线,能看到宗像背后辽阔的星空。

“……”

像自己这样的人,说到底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小行星或卫星一类的东西。不过是反射恒星的光辉发亮的东西。不论承受恒星多少恩惠,多么感激恒星,对于恒星来说也只不过是附属物,无论如何恒星都不会在意自己。恒星擅自发光,又擅自消亡。虽然像自己这样的人到底是不能理解恒星的,但是恒星早已放弃被理解了,所以就更讨厌了。那就是自己与被石板选中之人的差距吗。

伏见想起被镰本扛起来时镰本说的话,又想起淡岛对自己说的话。眉间的皱纹更深了。

“……与对室长的心情是,一样的”

对笑着等待伏见回答的宗像,伏见把手插进衣袋,一边咋舌一边说。然而宗像就好像听到了预料之外的台词似的,眨了眨长长的睫毛,慢慢偏了头。

“和我……一样?”

对于伏见君来说,周防与我是一样的。那是一样可怕的意思吗,宗像想。虽然以为他对自己没有恐怖感或紧张感,那是自己想太多,太瞧得起自己了吗。因为自己与周防相同的部分,除了这个,宗像只能想到不知不觉的行动模式和对酒的兴趣了。

伏见看着宗像的样子,感到了麻烦,叹了口气。啊,这人果然不明白。是因为太理所当然而不明白呢,还是已经明白了,却故意装出不明白的样子呢。

“……我讨厌你们那种总是俯视别人的地方。”

伏见气冲冲地说,宗像睁大眼睛,眨了眨。然后慢慢地笑了出来。原来他真的不明白啊。然而那样的表情,对于伏见来说,也是俯视别人的人才有的从容。伏见紧紧握住拳头,又开了口。

“你还记不记得?你回来的时候,队员们因为你平安归来,多么安心,多么高兴?”

他一定只想着周防的事情,露出喜色的Scepter4队员对于他来说,只是泛泛的,在远处的人吧。伏见这么想着,被油然而生的焦躁推动着,继续说道。

“你把那些家伙……把我们,当成什么了?大家都那么仰慕你,你却……你们却……”

不仅是宗像,周防也是一样。为什么他们总是露出独自一人的表情,露出只有与他们居于同样位置的人才能互相理解的表情,在遥远的上方看着人们呢。这并不是因为什么有器量,有胸怀。只是因为他们不在意而已。也可以说是没有兴趣,随便怎样都好。像自己这样的人,对于他们就只有这种程度。

“伏见君也”

“……”

宗像低声说。声音中带着一点点微弱的意外。伏见停了下来,看向宗像。宗像被这么看着,垂下眼帘,就像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一般,露出微笑。

“也仰慕着我吗”

“……”

除了美咲以外的一切都随便怎样都好,与自己无关,没有兴趣。伏见总以为,自己才是这样。淡岛对自己说“想回老窝了吗”的时候,伏见回答“你觉得我看起来是要回去吗”。那是因为回去的条件还不够呢,还是因为本来就不想回去呢。

“……噗。是啊,大概是你说的这样没错。”

宗像被善条评价为深不可测的笑容,现在微微地混入了悲哀的颜色。认为自己不可能被理解,对恐惧着自己的人放弃了理解。即便如此,也守护着仰慕自己的人,在遥远的地方看着他们。宗像想起这样的周防。也许是他自己选择独自一人的。但王之为王,必然是孤高的吧。周防不害怕自己。自己也不害怕周防。原以为是与周防独自二人的这个世界,如今真的变成了独自一人。啊啊,但是。

“……”

自己不是一直都是如此吗。

“伏见君……”

“……”

伏见皱皱眉,看着宗像。宗像微笑着接受这份视线,像是告诫一般地眯起眼睛。

“不要变成我们这样啊。”

如果为此,他离开Scepter4,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宗像这么想着,慢慢地眨眼。他离开自己身边是很可惜,但是并不想让他们走到自己和周防的老路上。从上方俯视着的下面的人,对于宗像来说很遥远,但是却很可爱,很珍惜。周防也是这样吧。

“哈?你是说,让青组和赤组搞好关系?……哈,……你们都做不到的事,能不能请你不要塞给下面的人?”

自己没能实现的事情交给孩子们啦,下一代啦,这真是太蠢了,伏见缓慢地用烦躁的声音回答。然而宗像听到伏见的话,意外地眨眨眼。啊,那个人原来也有这样的表情,伏见心不在焉地想着,重新打量宗像。但伏见的视线前方,宗像却好像难为情,又像是很好笑一般,噗地一声笑了出来,然后低下头开始笑得发抖。

“……算什么啊,这种反应。”

看到宗像的样子,伏见啧了一声。真是的,这次又是怎么回事。完全搞不懂。是不是累得脑子坏掉了啊。伏见在心中抱怨。应该让他早早睡觉。但是,他会睡吗。他能睡着吗。感觉他一定会拿工作当理由,再清醒一阵子。不如说——恐怕他是睡不着的。

“不,……没什么。”

刚才伏见的回答。并不是离开Scepter4与八田美咲在一起,而是以八田美咲作为赤色的氏族,他作为青色的氏族,互相接近为前提。所以,宗像略微有一点吃惊。大概,伏见并没有真正理解宗像说出的话。所以才会认为是把自己做不到的事硬塞给他。宗像明白了这一点,对伏见刚才说的那句话很高兴。

“……差不多该回去了吧。大家一定像伏见君一样担心着我。”

“什么,”

对平静地微笑着的宗像,伏见条件反射地提高了声音。

“我才……,才没有……,……”

“……,噗”

伏见是说才没有担心你吧。宗像明白了这种掩饰害羞的心情,回以微笑,伏见移开视线小声咋舌。然后,两手插进衣袋转身走开。宗像跟着那瘦弱的背影迈开脚步,看了一眼余光瞄到的陨石坑,又抬头仰望夜空。

“……”

……周防。

在心中低声呼唤。

“……,”

然而,接下来应该说些什么周到的话,却完全想不出来。宗像想起从前自己与周防曾有过的对话,注视了一会红色的光芒消失之处,转身离开。

 
评论
热度(16)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