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自翻】【尊礼】Stern(P2)

作者大大标的尊礼(大概)要说私心我想标个出礼(喂

原文: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1837394#2

--

“稀客稀客。”

宗像板着脸,看着挪揄着他的酒保。关上一直开着的门,风铃当啷一声,清脆地响了。

“并不是稀客吧。听说淡岛君常常蒙你的照顾……话说回来,叫我出来的不是你么。”

宗像叹了口气,眯眼看着草薙。这种把人当成笨蛋的视线,看起来似乎跟淡岛和伏见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这群人还真像啊,草薙苦笑着想。淡岛的确常常来这间店。前几天,她还一边喝着红豆马丁尼,一边抱怨着对宗像的担心。虽然并不是这个原因——草薙拜托了淡岛,让她叫宗像到这间店里。

“不要坐吧台,坐这边吧。”

“哈?”

对走近吧台的宗像,草薙走过他身边,指着店里窗边的沙发说。宗像只问了一句为什么,就盯着沙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了。这简直就是他的现状啊,草薙这么想着,打开店门,把牌子从OPEN换成了CLOSE。叮铃铃,随着风铃的响声他关上了门。

“那里是尊的指定位置”

“……,”

草薙对迷惑的宗像笑着说道。宗像微微眯起眼,看着回到吧台准备酒和小菜的草薙,叹口气。

“喝Wild Turkey(注:一种威士忌)行么?”

“…,…嗯,”

听到酒名,宗像微微地震了一下,低声答应着,走近草薙刚才指给他的沙发,脱下外套坐下。草薙只见过身为青王的宗像,而这并非身为Scepter4所属的宗像礼司刚才的反应意外地可爱,草薙不禁笑了出来。

“然后呢,今天是有什么贵干?”

“没什么,”

对着在桌上摆开杯子、酒瓶、冰块和小吃的草薙,宗像职业病地问,草薙微笑地否定了。他恐怕是以为,吠舞罗的参谋草薙出云对Scepter4的室长宗像礼司有什么事,才来到这里的吧。很遗憾,这是错的。不过,这也算是在预想之内吧。宗像像是询问草薙的真意一般,面无表情地看着草薙。

“实在硬要我说的话,那就是要办的事已经办完了。来,喝酒吧。”

对着满脸笑容坐在身边的草薙,宗像扶扶眼镜叹口气。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他伸手去拿杯子,这就是答案。感觉这种行为方式比起讲话清楚明白的淡岛,更接近于伏见。说起来,周防也偶尔会接近伏见。

“呃……难不成,我是被讨厌了啊……”

Scepter4的宗像礼司原来是这样的么。不,今天是以个人身份叫宗像礼司过来,虽说如此。草薙撑着下巴,打量着宗像沉默又冷淡的侧脸。加了冰的杯子中,冰块发出清脆的声音,碰撞着杯子。怎么办呢,虽然不记得有做过被讨厌的事。话说回来,别说聊天了,以前连像这样私下见面都没有过。宗像无视草薙的动摇,喝了一口酒。然后,终于瞄了一眼草薙。

“我经常听到周防提起你的事。”

“……,”

啊,原来如此。不高兴的理由就是这呀,草薙苦笑着想。看来自己是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惹得人家嫉妒了呀。真是孩子气的表现方式,草薙想着,取出香烟来吸。宗像看着香烟,一下子眯了眼,在草薙点火之前,抢了下来。

“啊……不喜欢烟?”

“我不喜欢这种烟的味道。”

“啊,啊哈哈……”

啊,这一定也跟周防有什么关系吧。草薙想起他偶尔吸烟的样子,只好心想真是的,都是你害的,叹了一口气。把宗像还回来的烟放在一边。现在还是先不要吸了吧。

“你露出这种表情,还真是像他。”

“……,”

草薙吃着奶酪,挪揄地笑道。这种表情,是指板着脸,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吗。宗像想着,叹了口气。

“……比起我,伏见君的态度更像周防吧。”

“啊……”

不高兴的表情,没有干劲的样子,憋闷的内心。想起身处吠舞罗之中,不知道该把得到的力量往何处使的伏见,草薙愣了一会才发出声音。确实,他们是有相似的地方吧。说不定,这也是十束为什么用奇怪的方式搭理伏见的原因之一吧。

“啊。难不成,你是因为这个才中意伏见的?”

“……”

本想开个玩笑缓解气氛,但是看来是提到不能提的事了。空气一下子冻住,糟了说错话了呀,草薙在心中反省。然而宗像对着这样的草薙叹了口气。

“当然没这回事。伏见君和周防是不一样的。”

“嗯,说的也是……”

草薙想起那个虽然一边抱怨着,一边还是老老实实地听草薙他们的话的小弟,草薙把杯子贴近嘴唇。那种一板一眼的地方,或者说可爱的地方,周防是没有的。

“坐在这里的他,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草薙想起不知道有没有在听别人讲话,一副麻烦死了的表情,在这里闷闷地吸烟的周防。

“总是看着天边的云彩……明明坐在一起,却觉得他很遥远。”

草薙苦笑道。宗像看着他,微微皱眉。不知怎地,感觉有点被刺中痛处了。Scepter4的队员们,和草薙也许也有着一样的心情吧,宗像叹了气。草薙忽地站起来,去吧台调起了鸡尾酒。大概是喝威士忌喝腻了吧。准备了好几样酒,草薙回到宗像身边。

“但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尊的话可就多了。他很高兴的样子,吓到我了。那一定是他的本来面目吧……”

“……”

宗像看着草薙感慨地微笑着、羡慕地说着话的侧脸。对作为氏族的他们,与作为王的宗像,周防的态度和摆在心中的位置,当然是不同的。没有人只有一种心境,这种平面的人是不存在的。就像人有各种各样的外貌,心也是有许多个方面的。

“听说雄狮……”

宗像端起草薙拿来的新杯子,低声说。就像是在查字典、讲课一般的公务性声音。

“平时,把狩猎交给雌狮,自己无所事事。能让他露出牙齿的——是他的领地被侵犯的时候。”

还有狩猎大型动物时,需要帮忙的时候。因为每次争夺领地的时候都会受伤,雄狮的寿命很短。和他一模一样,宗像说,然后停顿了一下。

“……”

看着宗像的侧脸,草薙也把他的话和周防的样子重叠起来。

“所以,无论哪一边,一定都是周防尊的真面目吧。因为那个人就像野兽一样。”

“敌不过你啊……”

草薙呆呆地苦笑道。但是,这应该是我的台词吧,宗像不知不觉中想道,我和草薙彼此都追求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啊。

“你们今后打算怎么办?”

“这个吗……总之,解散吠舞罗吧。”

“……”

宗像盯着自嘲地倒酒的草薙,好像他别有用心似的。这真是太干脆,太决绝了。草薙注意到宗像的疑问,靠在沙发上。

“你知道盐津先生吧?还有上一代Scepter4解散的那件事。”

“嗯,算是知道。”

“没有王的组织将会变成什么样,这已经有先例了。有秩序的青王组织也变成那样。即使让吠舞罗存续下去,只能是一时之计,绝不会长久的。”

倒不如说,像那样还能保持10年,很了不起了。是时候到了吧。草薙想起盐津。那时候盐津说的话,盐津对自己的要求,自己真的把它实现了么。事实上,阻止尊的不是自己,而是身边的宗像。

“那个。我知道我这么说,很任性,不负责。让你背负杀王的负担的,就是我们。但是,希望你……不要变成尊那样。”

宗像盯着径直看着自己的视线,喝干了杯子里的酒。他呵呵一笑,把冰冷的杯子放回桌上。

“不必你这么说——我也是这个打算。”

宗像平静地说。但是,他在心中茫然地想。周防啊,你曾经也是这种心情吗。在心中向早已不在的他说着,宗像又笑了。向新杯子伸手的时候,视线变得摇摇晃晃。

“哎呀,没事吗?”

“没事……”

背靠上了沙发。在疲劳的时候又喝得太多,所以比平时醉得快吗。宗像这么想着,眯眼看着桌子。

“想睡的话,就睡吧。”

“……”

啊,这人是故意的。

在逐渐朦胧的思考中,宗像不知不觉地想。他一定是听了淡岛的话,主动来帮她的忙吧。也许是从周防那里听说过,宗像喝了这么多酒会想睡吧。途中增加酒的种类就是这个目的吧。双眼由于睡意而抬不起来的时候,宗像想。

“……过分的人。”

宗像用手背盖住眼睛,自嘲地低声说。草薙的手臂撑在沙发靠背上支撑着下巴,在身边看着宗像落入梦乡。

“晚安。”

耳边响起温柔的声音。宗像明白更多的抵抗是无意义的。放松了力气。这样一来,压迫而来的睡魔就浸透、融化了宗像的意识。明天见到淡岛君的时候该说说她。半梦半醒之间这么想着,宗像慢慢地失去了意识。

“……”

草薙默认了宗像的话,叹了口气。等他睡得再深一点,就把他搬到周防睡觉的地方去吧。草薙这么想着,摸摸宗像的头,用终端拨了淡岛的号码,告诉她明天早上来接人。


 
评论
热度(2)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