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自翻】【礼猿礼】归于雪白(P2)

CP复制过来:礼猿礼(互攻),淡→礼,尊礼,美猿美(。

P1只有repo诶嘿(。):

http://sumuzline.lofter.com/post/d531a_3bac34


这篇完了之后m大大就没什么好repo的了,都repo完了,感谢大家的收看,感谢大家忍受我刷屏(……)

repo真方便啊(拖走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1867819#2



被许多人环绕着却还是感到孤独,我觉得没有比那种人更可怜的人了。像我这样,大家都认为我孤独,我自己却并不感到那么辛苦,比那种人要轻松得多了。

美咲也是那种人。开朗又爱耍蠢的美咲身边总有人围着。别人都认为他没有烦恼,很快乐。但是他内心深处养着和我一样的东西。

美咲对我说,你的表情好像很无聊的样子。我忘不了美咲说那句话时的表情。那家伙背负着人群中的孤独。

室长也是一样。许多部下追随他,身边有值得信赖的美人心腹,他挥一挥剑就能看到别人激动的感叹,大家都尊敬他,连喝茶的样子都是公认的美。但是,那个人比谁都孤独。

你寂寞吗,我对室长说。于是室长缓缓地笑了,说“能安慰我吗?”。失去周防尊之后的室长就像一具空壳。像我这种人只能对他提供一种安慰方式。和对美咲一样的安慰方式。

每次碰触他,都感觉那个人快消失了。他说,伏见君的脸颊冰冷得像雪。虽然他说这种诗一样的话,但是我觉得那个人才更遥远更脆弱,好像要消失了一样。

我和室长半吊子的玩乐拖拖拉拉地,懒散地持续着。有时候他在上边,有时候我在上边。慢慢地摸他左腿的大腿内侧,大概是很舒服吧,他会不停地颤抖。这让我兴奋。

但是那天晚上被淡岛副长看到了。我想,一切都结束了。又想,这应该结束,不结束不行。

 

我打开偷偷溜进来过很多次的室长室门。那个人坐在毫无变化的座位里。带着日渐憔悴的神色。

“哎呀伏见君。今天你可以早下班。”

那视线默默地说今天没有约你。也对,昨天刚做过嘛。

“给你带了便当。你身体垮掉就麻烦了。”

我把便当放在桌上,发现那里有一个一样的便当了。

“这是……”

“淡岛君给我的。她带来的便当。”

“怎么连菜色都是一样的……”

里面放着汉堡肉便当和年糕小豆汤。真是没有色气的品位。有色气的就只有胸部吗。

“我真是个没用的上司……让部下担心成这样。”

“……在引诱我吗?”

“你觉得像吗?”

“我以为是说,我是个没用的上司,所以请安慰我。”

“我并没那个意思。”

室长在整理文件。不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整理那堆文件了么。只是把文件排齐能算是整理么。一个字也看不进去吧。

“闭一下眼。”

室长听话地闭上眼。像是小孩子一样。苍白透明的眼睑上能看到细细的血管。漆黑的睫毛像什么生物的羽毛一样。我碰触他细腻的脸颊,吻了他的额头。他睁开眼。

“这是什么方式?”

“讨厌吗?”

“有违和感……”

虽然他说得清楚,表情却混进了复杂的东西。

“周防尊也这么做过?”

“……”

“哈,你怎么虚弱得都不会顶回来了……”

像人偶一样无机质的表情还是不开口。他不说话的话,我会觉得不安。

“说话啊。”

“……能不能不要提起那个男人的名字。”

“……混账!”

我拉起他的衣襟,强吻他。室长的身体像骸骨一样,软弱无力,随着我的动作。这种无机质感让我焦躁。

“够了,快点接受现实吧!宗像!”

“……”

“不在的人就是不在了!”

“……你真好啊。你喜欢的人还活着。”

冰冷的视线贯穿了我。冰一样的感触。但是说出来的话像个小孩子。

“你在说美咲吗?”

“谁知道呢。”

“我喜欢美咲,我现在也在对他执着,但是我也需要你。”

“你在说什么呢……”

“我想支撑现在的你。”

眼镜后的眼睛睁大了。我紧盯着那双眼睛。

“我想作为scepter 4的伏见猿比古支撑你……嗯……!”

室长刚才软弱无力的身体突然有了力气,咬住了我的嘴唇。舔着我的口腔。

“嗯,嗯……哈啊……”

“嗯……”

室长很擅长接吻。从头顶到腰都要软下去了。虽然心里想着怎么能被这种事蒙混过关,身体却止不住颤抖。

“不可以继续说下去了。”

眼镜撞到了。

“没有比爱上痴恋着死者的人更滑稽的事了。”

“……我这辈子已经是第二次被甩了。而且两个人都喜欢着同一个人,很好笑吧……”

“是吗?也许你只是还没有注意到而已。”

室长摘掉眼镜,用桌布擦了擦。摘掉眼镜的他比平时看起来年纪更小,更加无依无靠。

“只要还活着,什么事都是有可能的。”

像雪一样的室长变得太白了,简直像变成了白骨一般,我想。


 
评论(4)
热度(6)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