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自译]10卷三手札

嗯重点是注解。

据说贴吧有人翻但是没看到,总之还是自己动手翻翻。


=======================


第一手札  也许,这并非任何人的独白。


我的一生在无数耻辱中度过。(注1)

不经意地,这句话进入了我的视线。

那是年关将至,我正在大扫除时发生的事。整理藏书时,我不由得拿起书本。

在许许多多的藏书中,我竟特意拿起这本书,想必是因为这仅仅四字的标题令我觉得,我与这标题有着奇妙的联系。

人间失格。

我上次阅读这本书,应该是在升上中学的时候。

正值第二手记读到一半之时,我拼命地合上了书本,此后就再也没能读下去。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本书过于难解,身为中学生读来又有些无聊。况且除此之外有趣的事还有很多,我并没那么缺乏娱乐,到了非要自作聪明硬去读高深读物的程度。

因此,我合上了这本书。

因为,那本书简直就像自己,而且是一直一直拼命隐藏起来不让别人发现的自己的本性被大白于天下一般。

我感到,恐怕连中学时我故意不去读这本书的理由,也被记载在了那本书里。

虽说如此,如今我还是打开这本书,是因为我一直以为这本书已经被我丢弃了。由于过度吃惊,我才拿起了这本书。

然而,仔细想来,我是不可能丢掉这本书的。

有人说,书架可以显现主人的性格。

那么,这一定是我的本性。所以我还是无法舍弃这本书,仅仅把它收藏起来,装作视而不见。

而如今,我却再度拿起了这本书。

天启,或是命运。

我并不是相信这一类说法的人,但激动地否定反而像是肯定一般,也不合我意。

拂去积在文库本上的尘埃,我就这样沉入沙发之中。

接下来的故事。那时,我没能读下去的故事。

这次,我大概是不得不读下去了吧。


第二手札  或许,这也会是任何人的独白。


读着读着,我不由得留意到一件事。

正确说来,我还是在原地打转。

这本小说的描写的确与我十分相似。我甚至觉得,这本书揭露了我的本性,或者说是我恶劣的癖性。

然而,还是不同。

我不曾放弃,也不曾厌倦,反复不断地拿起不同的书寻找。《人间失格》和《跑吧梅勒斯》都被我反复读过无数遍。

然而,还是有着决定性的不同。

即使是那位文豪,那些名著,也没能使我感到共鸣。

向我交谈,表达共鸣的人,却是与我丝毫不同的存在,这只能使我感到绝望。

正是因为有着相似的共通点,不同之处才令人更加在意。更加显眼。正因为如此相似,才无法忍受那些不同。

无法原谅像这样期待过的自己,以为理解了的自己,以为被理解了的自己。

我一定是比《人间失格》所描绘的,更加卑微而庸俗不堪的存在。太宰对这样的我也会不屑一顾,令我烦扰的,是更加不值一提的问题。

那么,我岂不是比人间失格更低级的存在吗。岂不是比奸智暴虐之王更加孤独,更加多疑的存在吗。(注2)

并且。竟然为了寻找极其私人的问题的答案,因为这种极其自私利己的理由而去利用作为权威的文学,我厌恶这样的自己。多么浅薄、愚蠢、丑陋啊。我打开这本书的理由,既不是为了忏悔自身的罪过,也不是为了提高自身的修养。

仅仅是,我希望自己被“真实”兴师问罪而已。希望假借为对方好的理由而实际自私自利的小丑被看穿真面目而已。

被从外界看着这里的眼睛。

所以,我期待了。

如果是这本书的话。或者,如果是对邪恶比寻常人敏感一倍的那个人的话。也许能找到真正的我。也许能看穿真正的我。

然而,那个人明明已经看到了如此接近的地方,明明其他的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却惟独不愿看我。

那是比起被人责备,比起被人轻蔑,比一切都更痛苦的事。


第三手札  既然如此,这是属于谁的独白呢。


已经不知读过多少次。

从前,我认为与村中的牧人有着共鸣。

正义、真实(信实)、爱,仔细想来,这些事极其无聊。一切都那么荒唐可笑。(注3)

每当我这么想时,就不由得察觉到。

我是被信赖着的。我是被信赖着的。(注4)

对于我来说,这句话才是魔鬼的低语。留心听着这甜美的句子之时,我不知不觉变成了信赖的魔物。在心中胡言乱语说,绝对不可以背叛。

一旦害了自信的癖性,就只能拼命地敷衍搪塞过去。掩盖的结果,是虚伪的样子在他人眼中变成真实的姿态,终于一切都变成理所当然,虚伪变为真实。

一旦开始怀疑事情还不仅如此,怀疑就永无止境。自己已经完全无法判断。

所以,一定有人能看穿我吧,我开始一心一意等待那个人的出现。

而在等待之时,终于发现,自己对其拥有共鸣的,其实是奸智暴虐之王。

无法相信别人,这一点。

但,故事的结局众所周知。

然而。

真正的结局又是如何呢。

王说。人的心不可相信。

奸智暴虐之王,难道不是仍然无法相信所谓“真实”的存在吗。

难道不是即使考验过也无法确信,即使事实摆在眼前也无法相信,所以想要成为亲近的人再次考验,想要破坏他们的关系吗。(注5)

如果疑心的惩罚是耳光,那么最应该被惩罚的是谁呢。(注6)

我合上书本,眺望窗外。

太阳已经慢慢西沉,连最后的一片残光都消失在地平线之下。(注7)

信实。或是真实。

“那并不是空虚的妄想”,为什么能说得那么肯定呢。


真实之物,真的存在吗。



注1:出自《人间失格

注2:《跑吧梅勒斯》的角色

注3:出自《跑吧梅勒斯》

正义、真实(信实)、爱,仔细想来,这些事极其无聊。杀死别人让自己活下去,这不正是人世间的法则吗?啊……一切都那么荒唐可笑。我是丑陋的背叛者。随便你们拿我怎么办吧。我不干了。

注4:出自《跑吧梅勒斯》

我是被信赖着的。我是被信赖着的。刚才,那些恶魔的低语,那些是梦。噩梦。忘了它吧。

注5:出自《跑吧梅勒斯》

暴君迪奥尼斯在众人的背后注视着二人,然后他安静地走近二人,红着脸说:

“你们的愿望实现了。你们战胜了我的心。真实(信实)绝对不是空虚的妄想。请让我也加入你们吧。请听一听我的愿望,让我成为你们的伙伴吧。”

注6:出自《跑吧梅勒斯》

“梅勒斯,打我吧。用同样的响声打我耳光吧。我在这三天之中,仅有那么一次,我怀疑了你。从出生以来,第一次怀疑了你。如果你不打我,我就无法跟你拥抱。”

注7:出自《跑吧梅勒斯》

太阳已经西沉,就在最后的一片残光即将消失在地平线下之时,梅勒斯如同疾风一般冲进刑场。赶上了。

 
评论
热度(11)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