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自译]10卷第七章(下)

我气喘吁吁,好不容易追上叶山。

与他并排时,至今不曾回头一次的叶山,第一次看见我。叶山睁大眼睛,似乎有点吃惊。

“亏你能追上来……”

呼吸平稳的叶山说。而我则是断断续续地回答。

“还好吧。如果不考虑,体力分配,也不是追不上。”

叶山稍微偏头,疑惑地看我。他那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的表情,让我不由得笑出来。也怪喉咙干得快冒烟,呛得我咳了出来。等呛咳终于停止,我慢慢开口。

“因为没有人期待我跑到终点。就算在途中弃权也没关系。”

事实上,别说取得名次了,就连跑完全程也不在我计划之内。只要不被人妨碍,在刚过折返点的地方追上叶山隼人就好。我全力跑到这里。……但是,连追上有好好分配体力的叶山都是竭尽全力,这种绝望感真是非同一般。我简直差点放弃,但,折返地点已过。

在苦行坚持到一半的时候,人会怎么想呢。

有人会因为还有一半而绝望,有人会因为已经到了一半而安心。大多数人都是这二者中的一种。而无论哪一种感情,都会在人心中生出破绽。

那破绽,就会让人意识到自己的疲劳。证据就是我。说实话,心里想着终于完成一半,想要喘口气的时候,疲劳就会一口气涌上来,而想着还有一半,向下一看,两脚也会自然变得沉重。

这破绽和疲劳就是机会。人类在极限状态,就会吐露真心。就像我妹妹小町那样,想要倾诉盘桓在内心深处的纠结。

所以,我硬逼自己跑到这里。

如果在平时,无论我对他说什么,他一定都会用柔和的笑容蒙混过关。那么,只有在无可避免的状况下,夺走叶山的从容才行。

但是,叶山虽然对于我追上他这件事表达了惊奇,却还是拥有像平时一样的沉稳。虽然可能因为在跑步,表情比较严峻,但也丝毫没有动摇的样子。

为了动摇叶山的均衡,还需要最后一击。

必须用一句话确确实实地穿透叶山的核心。

我拼死压下加速的喘息,忍下胸口的刺痛,扭曲嘴角笑道:

“……接近三浦是为了方便你疏远女生吧?”

话音刚落,叶山就转头看我。尖锐的眼神直瞪着我,取代被咽下去的敌意,吐露出温热的呼吸。啊,没错。我想看的就是你这副表情。

叶山无言地瞥了我一眼,大概是决定无视我,稍微提高了速度。我拼命追上去,接着说:

“怎么样?管用吗?”

其实,我知道三浦心地不坏,了解过她无比率直的为人之后,说出这种话也让我有些心痛。

那么,听到这句话的人,心情大概是一样的。

“给我闭嘴。”

叶山不看我,声音带着烦躁。与平时沉稳的声音不同,他威压的态度差点让我退后一步。

但我集中精神,迈步向前。

“你这么说,我怎么可能闭嘴。……我可不是像你想的那么好的人。”

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某个人对我说的话原样照搬,卑屈地笑给他看。于是,叶山用无聊的眼神看我,嗤笑道。

“开什么玩笑,我什么时候以为你是好人了。”

都怪他说得实在太无情,我跑步的速度稍微下降了。一旦松懈会慢慢被拉开差距,所以我盯紧前方。

“讨厌的家伙……”

我不觉说出口。叶山浮现出带着嘲弄的微笑。

“不想被你这么说。”

真是的。我也快笑出来了。不过,我的努力有了回报,引出了叶山与平时不同的反应。那么,这就是最适合的时机了。

我为了不让声音断断续续,再度整理呼吸。

“你是选文还是选理?”

“不告诉你。”

“让我猜一猜。选理。”

我即刻回答。叶山像是对我的答案无语了,叹了口气。

“……双选问题,我怎么可能告诉你对错。”

“那就让我换个说法。”

说着,我稍微提高双腿迈出的速度。集中运动已经变得沉重的双腿,领先叶山几步。然后我回头对他说:

“选理吧。我不知道你选了什么,也不感兴趣。不过,如果还能改的话就请你改成选理。”

“哈?”

叶山露出以这个人来说十分稀有的呆脸,一瞬间差点栽倒。不过他马上恢复平衡,重新赶上我。

“……你还真是说出不得了的话啊。”

也许是因为有点发慌,就连叶山也加快了呼吸。

“没办法啊。虽然我得知道你的文理分科……。你又不告诉我,我又没法推测。……那么,就只好请你按我的希望来办了。”

叶山隼人的选项太多,无法排除。那么,硬是减少他的选项就好。如果他的文理分科由我来决定,那么就能完成三浦的委托。

“你这已经不止是本末倒置了吧……”

叶山发出干笑。也许他对我无语了吧。但是,我是不会说出毫无根据的话的。

“选理对你有好处。不如说,只有选理能满足你期望的条件。”

“条件?”

叶山露出惊讶的表情。于是,他的跑步速度也减慢了一点。我也配合他的速度。

“你不是说让我停止这种烦人的事吗。……也就是说,你不想做大家期待中的叶山隼人。”

叶山的脚步突然停下。发现这点的我也跟着停步。

立刻我感到浑身冒汗。可能是因为之前都迎着风跑,没能留意到。我用运动服的袖子擦擦汗,面对叶山。

叶山呆呆地看着我,明明跑到现在他应该并不太疲劳,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叶山像是催促我一样,瞥了我一眼,开始步行。我也跟在他身后。

“没什么。只是考虑了你可能会选择舍弃什么。选择文理的时候,放弃不擅长的科目和不想做的事是常用手段。”

如果单纯考虑高考的话,叶山的能力不会轻易被学校的教学影响。上一上补习班之类的就足够补上差距了。所以,应试和志愿这种与高考相关的因素没什么意义。

剩下的就是高三时的学校生活,换言之人际关系了。

“说实话,只要搞定高考,文理分科无论选什么都无所谓。但是,你却不愿对任何人透露。也就是说,你不说,代表着你想要舍弃什么吧?”

叶山仍然沉默,不予回答。只是默默地步行。但,我明白这沉默是在催促我说下去。

“理科的人比较少,女生也少。可以跟烦到你的问题保持距离。而且,如果志愿不同,大家也会表示理解,与你保持距离,自动疏远,既不会伤害任何人,也不会背叛任何人的期待。”

也许是因为喉咙太渴,我的声音开始嘶哑。但我尽量寻找措词,挤出了最后一句。

“你期望的条件只有这样才能满足。”

叶山大概是留意到出汗,把头发向上拢起擦了擦汗,望着大海。

然后,低声自语。

“果然还是没办法跟你成为好友吧……”

“啊?”

我反问的时候,背后传来轻快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已经有几个第二集团的人逼近我们。他们大概是看到叶山开始走路,认为这是个好机会,追上来了吧。

我和叶山都目送他们超过我们而去。

看着远去的后背,叶山开口。

“不,……你好厉害。”

“怎么了,理科是正确答案吗?”

“错了。你真是扭曲。”

叶山这么说着,摇摇头。既然告诉我二者择一的问题是错误答案,那么剩下的答案就是正确的。那么是文科?我刚想这么问,叶山柔和冷静的声音就盖住了我。

“我讨厌你。”

“哦,哦……”

完全无视我而唐突地说出的话语让我就此失声。我虽然不是讨人喜欢的类型,却也没有被这么直接,并且这么爽朗地说过。叶山似乎完全不在乎我的反应,仍然看着遥远的前方,淡然地继续说道。

“我感觉自己不如你,这种想法让我十分难受。所以,希望你与我是同一级别的人。所以可能我只是想抬高你而已。为了肯定输给你的自己。”

“……是吗”

我一定也是一样的。把叶山抬高成特别的存在,为了让自己舒适,而把谎言强加在他身上。即是,叶山隼人是毫无疑问的,绝对的好人。

也许这次我毫无意义的应答被他听见了,叶山转身看我。然后,露出无比爽朗,而又挑衅的笑容。

“所以我不要照你说的做。”

“是吗。”

我点点头,叶山也以点头回应。

大概,对于叶山隼人来说,文理分科的选择根本无所谓,无论选哪一边对他来说都没有太大区别。

所以,问到这些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三浦的委托也可以解决了。本来我就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来。接下来的事已经在我的责任范畴之外。

“咱们该走了。”

叶山说着,轻快地开始跑步。混账,我都已经跑不动了。我这么想着,好不容易追上叶山。

因为我还有一件想问的事。

我强迫不愿动弹的双腿抬起,幸运的是,多亏了刚才的休息,只有呼吸变得顺畅了一些。虽然心跳仍然十分剧烈,但我为了抑制心跳进行深呼吸。

“……选文科是因为家里的问题吗?那个,为了配合之类的。”

“家里?我有对你说过我家里的事吗?”

这点速度,大概对于叶山来说就像是慢跑,现在他的脚步和声音都很轻快。

“这个嘛,不是啦,无意中听说……”

由于出汗而发冷的身体,迎上了更加冰冷的海风。快被冻僵的寒冷加上身上发黏的不快感,以及莫名其妙降临的沉默让我颤抖。

这时,又有一个人超过了我们。

但是,叶山好像已经不关心排名,兴趣浓厚地看向我,像是在想着什么。然后,他突然开口。

“你是不是在意那个传言?”

“哈啊?没有,也没有啦……。就是,那个,怎么说呢。……有点”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明,张口结舌,这时叶山笑出声来。明明刚才跑步的姿势那么完美,现在上半身却笑得发抖。

“……哪里好笑了。”

我问他。叶山故作姿态地擦擦眼角。

“没事,抱歉。你不用担心那件事。我会好好解决。”

“啊——你要是能帮忙解决的话自然最好。待在气氛紧张的社团活动室里我会受不了的。”

正在我们说着的时候,又有一个人追了上来,能听到他的呼吸声。我回头一望,又看向前方。跟刚才超过我们的学生们,大概也已经拉开很大差距了。

我的双腿好像灌了铅,已经不愿按照我的意思动弹了。

“已经被超过这么多了……。就慢慢跑吧。抱歉,阻止你卫冕。”

我提出建议,但叶山摇摇头。他像是活动肌肉一样摇摇手,然后咧嘴一笑。

“……不,我会赢。……那才是我。"

胜利,回应大家的期待,完美地把叶山隼人演到最后,才是自己,他这么说。

叶山慢慢加速,领先拖拖拉拉的我几步,然后回头。

“而且,我不想输给你。”

叶山留下这句话,跑了出去。

留下我,跑向更远,更远的远方。

我已经没有追赶他背影的余力,只能目送他。做出了我无法做出的解答,梦想着我无法相信的未来,叶山隼人就这样远去。

可恶,这不是很帅气吗。

说不定,他也是个不服输的人吧……我怀着这种傻傻的感想跑着,不小心右脚绊到了左腿。

我无法恢复平衡,就这样倒地。然后翻身仰躺,看着天空。

我白色的叹息,溶化在冬日晴朗无云的湛蓝天空中。

            ※            ※            ※

结果,不管我摔倒还是躺下,马拉松大会都不会发生任何改变,严肃地进行着。 

我摔倒之后,就这样仰卧了一会,户冢虽然过来扶我起来,但是不能再给他添麻烦,我让他先走,而我独自一人拖着扭伤的脚好不容易跑到终点。

虽然不是最后一名,但冲刺时混在末尾集团里,跑到终点的瞬间真的拼了老命。终点的瞬间我已经想着“这真的是终点了吧……?”不由自主地问了周围的人。顺带一提回答我的只有最后一起跑的材木座。

长跑结束之后两腿不住发抖,这下真的是niconiconi……(我才不是LL病人,我才不知道这是捏什么的= =)

倒在地上确认自己的情况,真是凄惨。

膝盖和小腿擦伤,短裤沾满泥泞,屁股抽筋,侧腹一直作痛,身上疼的地方比不疼的地方多。我本来就是很痛(注:这里表示中二病等令人难堪的情况)的孩子了,这次学到了还可以变得更痛(好痛)。

半路上,如果自己没有对自己“加油❤加油❤”的话,我的生命已经是归零状态了。

当然,不会有人等我冲过终点。

话说回来,终点附近勉强只有一名体育教师,据说别人都在公园广场。

我到那边去看了看,正好是表彰仪式进行到一半的时候。

本来,区区马拉松大会没有什么表彰仪式,但从台上的主持人是一色来看,大概是学生会临时策划的。她比想象中能干嘛。一色伊吕波,非同一般。

“那么~,成绩也已经公布了~,请获奖选手说几句吧!”

一色握着大概是从学生会拿来的麦克风,高高兴兴地说着,声音不时走调。每次声音变调都去调节扩音器的副会长,看起来有点超现实。

环顾四周,看来不论是一二年级或是男生女生,大多数学生都聚集在这处公园广场上了。其中包括由比滨和三浦、海老名同学、还有户部和户冢,我的同班同学都在。

我在远处望着主席台,一色把获奖选手叫过来。

“取得第一名的叶山隼人同学,请你到台上来吧~!”

被点到名字的叶山戴着桂冠,走到台上。于是,观众沸腾了。话说,那家伙,还真赢了哦……。

“叶山学长,恭喜~!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赢的~”

“谢谢。”

对一色充满偏心的问候,叶山带着沉稳的微笑答道。

“那么,请说几句吧。”

叶山接过麦克风,于是,鼓掌和口哨声,以及HA·YA·TO的口号声此起彼伏。户部的喝彩声让人十分心烦。

叶山羞涩地笑着摆摆手,开始讲话。

“虽然中途遇到了比较不妙的场面,但多亏了好对手和大家的支持,我跑到了最后。谢谢大家。”

叶山流利地说着,又停了一会。然后,他找到观众中三浦的身影,对她挥挥手。

“特别是优美子和伊吕波……,谢谢你们。”

于是,又掀起了欢呼声。大冈吹着口哨,大和用力鼓掌。

当事人三浦和一色,都因为被叫到名字而愣住了,然后渐渐害羞地扭来扭去,或者羞红着脸低头。由比滨轻轻拍拍三浦的肩。

看着叶山温柔的目光和两个人的反应,观众变得稍稍有些嘈杂。原来如此,就是这么解决的啊。

冠军的发言还在继续。

“接下来我想集中在社团活动上,为了我们最后的大型比赛做准备。……还有,足球社今天成绩不佳的家伙有不少,所以我想让他们加强锻炼,就这样。”

叶山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户部等人,户部发出悲鸣,向后倒去。

“隼人君——,不带这样的吧——!你倒是事先说啊——!”

户部发出不输于扩音器的喊声后,大家哈哈哈地笑了出来。真是温柔的世界……。

“好的,谢谢大家~。以上就是冠军叶山隼人同学的发言~。好,鼓掌~。……第二名以下就不用了吧?”

在大家响亮的鼓掌声中,一色对副会长询问的一句话不小心收进了麦克风中。她都在想什么呢……。

一色努力弥补自己失言的时候,从台上走下来的叶山在与三浦谈笑。

他们之间最近一段时间的距离感消失了。不仅如此,三浦还由于周围的视线而害羞地躲在由比滨和海老名同学的身后。

我看到他们的样子,就离开了公园广场。

叶山隼人所表演的叶山隼人,我已经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就算这是为了回应别人期待而特意制作的,自私自利的小丑,但他表演得那么完美,让我连一句抱怨也说不出来。

离开广场的时候,我撞到了一同解散的人流。他们和她们互相聊着杂七杂八的事。

“果然传闻只是传闻”啦,“叶山同学和三浦同学真的很要好”啦,我斜视着他们闲聊这些事的样子,拖着受伤的腿走向学校的保健室。



            ※            ※            ※

 

(后面一小段有宅男翻先行,我就不翻了吧(。)


 
评论
热度(9)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