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自译]10卷第八章

第八章 就这样,他们和她们的过去和未来交集,归于现在。


太阳彻底落下之后,气温下降了许多,风也变大了。从学校通往车站要经过公园,已经落叶的树木随着北风摇晃着。

我拉紧胸前的外套,用围巾包住脸的下半部分。走在我前面的是由比滨和三浦。今天放学后我们暂停社团活动,找三浦汇报她的委托,然后一起去庆功会。

三浦不顾她的格子围巾和引以为傲的卷发随风飘扬,低声自语道。

“是吗……。隼人,原来要去文科。”

“嗯。虽然只是大概,这样子。”

由比滨缺乏自信地戳着团子头。也对,她是听人转述的,而且转述的人作为信息来源,也没什么可信度。没信心也是理所当然的。

听到她暧昧的说辞,三浦用学生皮鞋用力踢了一下地面,然后呆呆地抬头仰望天空。

“那,我也选文吧——”

“这么简单地决定真的好吗?”

雪之下温柔的声音带着一丝责备。三浦没有转向雪之下的方向,仍然看着夜空走着,好像是在看着天上的星星。

“我又没什么理想。如果要报理科的话去补习班好好补习就可以了吧?”

我觉得,如果有叶山级别的成绩,这种做法才可行,不知道三浦的成绩怎么样呢?似乎认为她的想法太乐观的不止我一个。雪之下也是神情严肃。顺带一提由比滨嗯嗯地点着头。说起成绩,你才最让人担心好不好……。

不过,我的担心似乎是杞人忧天。

“高考还可以复读。……虽然这样不太好。”

三浦说着,停下脚步,像是伸懒腰一样踮起脚尖,两手交握在背后。从后方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我想她的眼神一定像冬日的晴空一样清澈。

“可是很辛苦的哦,对付那种人。”

“等等,小企!”

由比滨尴尬地用手肘戳我。然后,三浦转过头瞪我。

“哈?这还用得着比企雄你告诉我吗?”

“哦,哦……”

呜呜……三浦碳,好可怕……。三浦瞪了我一会,收回锐利的视线又走出去。也许是为了反驳我,她小声嘟囔道。

“这也,不算什么……就算,加上那些麻烦的部分,”

然后,她转了一个圈,面向我们。大衣的衣角和光滑的金发在空中飘舞。

“我还是觉得这样比较好。”

随着转圈弯下腰,她带点羞涩的微笑,如此说道。

她带着这么美好的笑容,对我这么说,我只有感动。原来也有这种简单的表达方式。武断,简洁,单纯,但因此才纯粹的憧憬。

我呆呆地看了一会她的笑容,三浦注意到我的视线,收起表情,不高兴地快步走出去。

“是吗……。这样,就可以了。原来更简单一点就好了……”

我听到低语声回头,看到由比滨拉紧了她胸口的外套。她身边的雪之下呆呆地,带着惊讶的表情看着三浦。

但是,也许这并不是那么值得吃惊的事。修学旅行的时候,三浦就弄明白了叶山的意图和海老名同学的意志。那么,即使是模糊的感情,也有变成真实之物的可能。……而且,三浦同学,还是老妈子体质呢!

注意到我们站在原地不动,三浦原路返回。

“结衣,谢谢。”

她走向由比滨,轻轻拍拍她的肩膀。然后转头瞥了我一眼。

“啊——还有比企雄。”

敷衍了事……。根本就是顺带的吧,而且我不叫比企雄。算了,无所谓。

“还有……雪之下同学?也是……。那个,怎么说呢……”

三浦的视线离开我,就这么看向雪之下。她扭扭捏捏,结巴了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正面看着雪之下。

“对不起。”

然后,三浦用力低下头。雪之下吓了一跳,眨眨眼,很快噗地笑出声,又用戴着连指手套的手拂去肩上的头发。

“我没有在意。倒不如说,你独自跑到我们这里直接对我出手,这份胆量我很中意。”

“哈?你这高高在上的态度是怎么回事。真是不爽……。白道歉了。”

虽然言辞听起来危险,但两个人的语气都很温柔。由比滨一直用坐立不安的表情看着两个人,但她似乎终于忍不住了,扑向三浦和雪之下。

“好!那么,大家一起去庆功会吧!”

“我就……”

雪之下一边拒绝,一边试图从由比滨的腕中挣脱,同样被由比滨抱住的三浦则斜眼看着她说。

“你也来吧?”

“……也好。那,我就打扰了。”

仅仅踌躇了一瞬。雪之下微笑着回答。三浦又把头扭向一边。

我们到了举行庆祝会的那家店,那是一家装修精美的英式酒馆。以叶山和一色为中心的同学们正在欢快地喧闹。

看来,与其说这是庆祝马拉松结束,不如说是庆祝叶山夺冠的庆功会。除了叶山一行人,还有一色和户冢,不知道为什么材木座也在。

走进店内,三浦立刻走向叶山,由比滨不知道该怎么办,烦恼了一会儿,雪之下对她点点头,于是她无奈地笑笑,追在三浦后面。

留下的我和雪之下很快点了饮料,在吧台的末端坐下。

“辛苦了。”

“嗯。”

身边的雪之下举起杯子,我也一同举杯。我和雪之下都不太擅长应付这种热闹的气氛。在一旁看着大家欢乐的样子对于大家的距离感正好。

有一阵子,我们都默默地看着大家,但叶山也许是注意到我们的视线,到处问候的他走向我们这里。主角要跟大家打招呼,好辛苦……。

“你们来了,……谢谢你们能来。”

于是雪之下摇摇头表示没什么,我也跟着点点头。我刚想着是不是跟他说一句祝贺优胜比较好的时候,叶山忽地低下头。

“对不起。很多事,……比如奇怪的谣言之类,让你添麻烦了。”

雪之下不知所措地失语。但是这也只是一瞬,她立刻就恢复了平时高傲的态度,说出了在活动室时说过的台词。

“没有什么麻烦的,跟那时候比起来没什么了不起。”

“那时候,吗。”

低语着的叶山,表情带着苦楚。看着他,雪之下的表情也带上了阴霾。

“……现在我有点明白了。大概还有比那时更好的方法。所以,我也给你添麻烦了。……对不起。”

这次雪之下微微低头。她抬起头,带着怀念遥远过去的眼神,接着说。

“不过,劳你为我费心,我很感激。”

叶山的表情满是诧异。他吃惊地上下打量着雪之下。

“……你稍微有点变了。”

“是这样吗?只是,现在与过去相比,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而已。”

说着,雪之下把视线投向由比滨,然后又看了我一眼。我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对话似的,坐立不安,不由得移开了视线。

雪之下发出微微的笑声,又面向叶山。

“我认为你也不要再被过去所束缚为好。……你没有必要勉强自己追赶某个人的背影。”

“……这也是我的一部分。”

叶山笑了。总觉得他的笑容带着自豪。

由比滨从叶山背后走来,户冢也跟在她背后。也许因为气氛的关系,由比滨兴致高昂地挽住雪之下的手臂。

“小雪,上菜了哦——!整只的烤鸡!超厉害的!”

“那只鸡可厉害了!八幡也过来吧!”

户冢灿烂地对我微笑。我本来呆在这就坐立不安,有人邀请我过去真是谢天谢地。“好!”我立刻精神十足地答应户冢,就要离开,叶山却用轻微的力道拉住了我。

“马上过去。……对吧?比企谷。”

他说着,对户冢和由比滨报以柔和的微笑,由比滨点点头。

“那我在那边等你们!”

然后她硬是拉走雪之下。户冢也轻轻对我摆摆手,回到座位上。啊……我好想跟着户冢和烤鸡一起走……。

目送着三人,叶山轻轻举杯。冰在杯子里发出嘎啦嘎啦的声音。

“她真的变了一点……。看起来,她已经不再追逐阳乃姐的影子了。”

叶山的视线追随着雪之下,眯着眼睛的视线变得锐利。接下来,他的声音有些黯然。

“……但是,也仅此而已。”

“这样不是很好吗?”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这对于雪之下来说,也算是一种成长吧。她大概从小到大都被人跟比她优秀的存在比较。追逐着那存在的影子,想要得到与阳乃不同的东西,就是她挣扎的证明。那么,我认为那是她足够引以为傲的事。

但,叶山茫然地看着我,神情苦楚地抿了一口杯子里的饮料,沉重地追问。

“……你没注意到吗?”

“什么?”

“没什么,你要是不明白就算了……”

“真是烦人的说法。”

“一直以来很多人都对我这么讲话,所以我自然会跟他们相像。”

叶山苦笑道。确实,这说法很像我认识的那个人。

由比滨她们坐下后,三浦和一色像是等得不耐烦了,开始对叶山挥手,是想让他早点过去吧。叶山轻轻招招手,就准备回去,但他啊地一声,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回身对我说话。

“对了。忘记对你说一件事。”

“啊?”

“就是你对我的说明。我不愿把文理分科告诉任何人的理由。我并不是想切断人际关系。升年级和升学不会让人际关系重置的。”

“不,完全会重置。”

“只有比企谷会这样吧。我跟你是不同的。”

“……啊,对。那么,为什么你不说?”

我耸耸肩,用玩笑的口气反问他。叶山喝了一口饮料,叹口气。然后用有些寂寞的表情,好像在扫墓似的,慢慢地开口。

“即使一个人选了让他不得不选的选项,也不能算是自己的选择吧。”

他这么说,终于让我理解了。叶山不是不想说自己的选择。

而是无法说。连不说这件事本身,也不是他自己的意志。

一直回应别人的期待和希望的结果,就是只能照此行事。无法做出最佳答案以外的回答。他对户部说如果不自己选择的话,会后悔,但其实,后悔的是叶山才对。这简直,如同忏悔一般。

叶山会一直回应别人的期待吧。今后以他自己的意志。

所以,只有我必须否定他。必须让他知道还有不会擅自对他施加期待的人。

因为,我认为一语中的的否定,一定才是真正的理解,冷淡的不加关心才是真正的温柔。不加理解的肯定,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脚镣而已。

“有一句话我也忘记说了。……我也讨厌你。”

我转过脸去看着旁边,说。叶山睁大了双眼,然后噗地笑了出来。

“是吗。当面对我这么说的,可能你是第一个人吧。”

他笑够了之后,满足地说。这次,叶山离开吧台,走出一步。

“即便如此……。我也不会选择,一切都不会。我相信这是最好的做法。”

这是自我满足哦,叶山微笑着补充,然后他回到自己所在的地方。

但是,我却笑不出来。

如果有人责备叶山隼人的做法是不诚实的,那么那人一定能拿出能够让人接受的答案才对。一定能作出与叶山隼人不同的解答才对。

我往杯中倒进手里的姜汁汽水,看向大家坐着的方向。

喉咙深处残留着火辣辣的刺痛。


 
评论
热度(11)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