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猿礼]孤独的价值

CP感被我吃了。

因为监督访谈爆的梗(……………………

别看这么点字儿我写了三天呢(……………………

如果我有能耐编下去的话应该会有续(极度怀疑………………



刚加入secpter4的时候伏见除了工作以外不太喜欢跟人说话,下班就窝在宿舍里,倒也乐得清静。与吠舞罗不同,在secpter4只要工作做得好就没人来烦你。虽然像吠舞罗那种一群人聚在一起犯傻的小团体倒也不是没有,但伏见是个新人,没什么人来找他搭讪,自然也跟小团体之类的毫无关系。日子长了伏见看起来就好像被排挤了似的。要说被排挤,伏见倒是有这种心理准备,年纪轻轻一加入secpter4就成了室长的左右手,领导一群比自己大好几岁的前辈,不被传出一些奇怪的谣言就算好的了。但是大多数人际关系对他来说都只不过是烦恼之源一类的东西而已,所以伏见反而觉得这样比较轻松。 

伏见没想到第一个对他这种生活方式提出意见的人会是他的上司。某天只有室长和他两个人在办公室的时候,室长突然说伏见君你太孤僻了要多跟人交流交流。看着平时喜欢一个人闷在办公室拼拼图的室长,伏见不禁默默地吐槽了一句你倒是有资格说别人吗。不过那时候伏见加入青组的日子还不够久,没发现他上司可以随便被他顶嘴也不在乎,于是伏见哈哈哈干笑了两声说室长您别拿我消遣了。
对于伏见来说,宗像礼司这个人平时倒不是非常难对付。唯一让他头疼的是,分不清这个人是认真还是开玩笑的。事实上不用说伏见,就算是secpter4的其他人也很难分清宗像什么时候认真,什么时候开玩笑。看着总是顶着一张捉摸不透的笑脸今天又把副长玩儿得晕晕乎乎的室长,伏见唯一的愿望就是赶紧让我干完工作好让我跟这人保持距离。
“消遣?怎么是消遣呢。”
一听到这话伏见就知道又完了。宗像兴趣盎然地看着伏见,伏见心想快来个什么人救救我吧好想回家啊……
“室长,再怎么说,这也是我的私人生活……”伏见谨慎地挑选用词,“我记得加入S4的时候您告诉我只要做好工作一切不拘……”
宗像笑了出来:“你误会了呀,伏见君。这并非命令,只是我身为年长者对你的建议而已。”
不用你多管闲事再说你比我长几岁……伏见自然没敢说出口。
“啊,是吗……”他干巴巴地说。“让您操心了,属下诚惶诚恐……”
伏见故意把操心两个字咬得特别重。不过他觉得八成宗像听不懂,这么说也是白说。
“只要你听进去了就好。”宗像点点头,“伏见君是我中意的下属,自然对你的生活有所关心。年纪轻轻跟同事打成一片才好。”
啊,果然白说了。看着一本正经的宗像,伏见连吐槽的力气也没有了。
回去伏见琢磨着怎么应付室长。琢磨着琢磨着,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心想船到桥头自然直吧……

第二天他就发现他错了。本来利用职务之便,他自己排好的轮值表是他单独值勤。早上起来一看,不知道被谁改成双人值勤,排在一起的是日高。

想也知道是谁干的,伏见想回到过去打醒那个因为申请到单人宿舍就以为室长好对付的自己。


TBC……?


 
评论(6)
热度(17)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