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猿礼]孤独的价值(3)

我真是越来越烦(……

我真的想写严肃剧情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


“副长您让我……去室长房间?到底什么事……”伏见挤出最后一点责任心问。话一出口他才想起来有点不对:如果室长想叫自己的话,直接叫就好了,为什么还要经过副长。

“室长他病倒了,你过去看着点儿他。”
“哈啊?”伏见数不清这是他今天第几次脑筋转不过弯来。
“我倒是想留下照顾他,可是我再怎么说也是女性,深更半夜单独留在他房间里实在不合适,正好你不值班,帮忙去照顾他吧。”
伏见硬生生咽下了对副长性别的吐槽。他有预感,要是忍不住说出来,就不是被塞两座红豆山能了事的了。
你说我不值班,可是我刚下班啊……能申请加班费吗……
伏见对加入青组时承诺的出勤时间产生了深刻的怀疑。合同上并没有写还要照顾病人啊!
话说回来,那个远看起来即使餐风饮露也不奇怪的青王居然会病倒,伏见还是对胆敢袭击室长的病毒产生了几分好奇。而且淡岛的声音听起来真的很困扰,虽然伏见的宗旨是少管闲事,但是如果看到别人真的遇到麻烦,他还是会心软的。
于是伏见重新摸出用来值班时看的文库本,就往室长的房间去了。
伏见推开门的时候宗像已经睡下了,淡岛还没走,跟伏见交代了一大通诸如药的用法用量,冰袋多久一换,记得给室长多喝水之类的琐事,过度保护的样子让伏见差点笑出来,结果被淡岛瞪了一眼,只得保持严肃。交代完这些事淡岛就走了,留下伏见一个人和睡着的宗像在一起,伏见突然觉得这屋子怪空旷的。
该干的事淡岛暂且都干完了,伏见也没什么事干。虽然说是感冒了,宗像倒是睡得挺安静,说起来伏见还没见过宗像的睡姿。仔细一看,一动不动的睫毛比副长的还长,眼镜被摘下来放在一边,睡着的样子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小一两岁。如果宗像不说话也不动,睡在那里,看起来就跟普通的男青年没两样。

这么说好像有点不对。

是跟普通的长得比较好看的男青年没两样。

…………真是火大。

虽然想在那张脸上画点什么以泄私愤,但是想想万一被副长看见的后果,伏见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再说伏见觉得自己已经不是搞那种白痴恶作剧的岁数了。就算是个未成年。

随便找了个毯子披着,伏见窝在沙发上开始看书。但是这一天实在太疲劳(主要是精神上的),伏见翻了几页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伏见被窸窸窣窣的声音惊醒。他好不容易睁开眼睛,看见宗像已经坐起来了,正在身边摸来摸去。

室长在干嘛——伏见用不太清醒的脑筋用力想着——哦对了是在找眼镜。

“室长您坐着吧想要什么我来——”伏见说着就要起身,结果睡姿太别扭压得腿麻了,一下没站起来,又倒在沙发上。

“……室长拜托您稍等一会。”伏见咬着牙挤出这几个字,抬头看见宗像意味深长地对着他笑。

………………火大!


TBC


---

绝对不是因为我感冒就让室长感冒的我保证绝对不是故意的这个梗很早以前就在想了……这么说来这是报应吗(……

 
评论(2)
热度(13)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