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猿礼]孤独的价值(4)

有了生病加成再怎么ooc都有借口了我真开心(别


时间离天亮还早,伏见手忙脚乱地倒了水,看着宗像慢慢地喝。大概是习惯茶道了,宗像端玻璃杯用的是跟端茶杯一样的姿势,喝完了捧在手里转来转去,像小孩子一样,有点可爱。

“室长。”伏见叫了一声,宗像好像是在发呆想事情,顿了一秒钟才意识到伏见是在叫他,忙抬起头。

伏见心想这样的宗像还真是新鲜……看来这人真是感冒了。

“……这是退热药这是消炎药您先吃着,如果明天没有起色的话就去看医生,不许不去也不许找借口,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在这您随时叫我。”伏见公事公办地说了一大堆,其实基本上都是淡岛教他说的。

“没想到醒过来看见的是伏见君。”宗像突然说。

讲了这么半天回我这么一句……看来完全没在听嘛。伏见默默地啧了一声,又不好跟病人较真,只好说:“不是副长还真是对不起啊,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很想拜托她啊,我实在不会照顾人,拜托天亮之前室长就凑合一下。”

“哪里的话。”宗像笑笑,“其实醒过来看到伏见君,我有点安心。”

安心?伏见吓了一跳,以为宗像把平时对副长那套用到他身上来了,但是宗像若有所思看着远方的样子,实在是没有一点开玩笑的影子。

“如果是淡岛君的话,我也许会不知所措,所以还是伏见君比较好。”

伏见实在是不明白自己有什么令人安心的要素。不过既然比照的对象是副长,恐怕比起红豆沙病号饭,还是伏见让人松一口气吧。

“也有这个原因。”宗像又笑了,“但是就算除了淡岛君以外,我也有不擅长应付的人。”

“室长也有不擅长应付的人?”伏见吃惊地看着宗像,宗像却垂下眼帘,灯光昏黄,看不见他的表情。

“有啊——我害怕像楠原君那样的人。以及别的——与我相距甚远的人。”他抬起头。“而与伏见君在一起,则让我安心。你不会太过热情,也不会轻易为别人牺牲。这份温度差我很喜欢。”

虽然说着伏见的事,宗像却似乎看着并不在眼前的某个地方。那眼睛里好像模模糊糊地带着几分寂寥,但是又像只是灯光造成的错觉。

伏见听过楠原这个名字。想起宗像若无其事地对善条和伏见解释楠原死的价值时的样子,伏见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宗像。

但是伏见想,等宗像的感冒好了,或许就在明天,室长就会变回平时的室长,现在的样子找不到一点踪影。

伏见突然觉得这件事比起室长从前做过的任何事都让他火大。


TBC

 
评论
热度(10)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