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猿礼]孤独的价值(6)

我做到了!我写完了!


---


在那之后又过了几天,伏见特意选了一个日子早早出门——才不是因为日高早晨值日扫除呢,绝对不是。

早上的空气还很冷,从宿舍走到办公室,庭院是必经之路,日高就站在那里扫地。伏见停下,想着该怎么开口讲话比较好,日高却先回了头,说早上好啊伏见先生。

我果然不擅长对付这种类型啊,伏见想。

时间还早,日高停下手里的活儿,跟伏见一起坐在围廊边。日高开了口,伏见默默地听着。

“你刚从情报课调过来的时候我看你很不顺眼——是真的很不顺眼。那时候楠原刚殉职,啊,对不起,你跟楠原不熟吧,他是个很好的人,又年轻,又努力,很好相处,我不是说伏见先生不好相处……”

就算你真的说我不好相处也没问题,伏见想,这点自觉我还是有的。

“那么好的一个人因为救室长死了,室长说他死得有价值,有没有价值什么的我不懂,我只知道他死了我很难受。你就在那种时候正好调过来,正好安排在室长身边,工作做得又好,虽然这么说很没有道理,因为你这么优秀,才更让人生气……”

“谢谢……”伏见不自在地说。

“所以,楠原是不是为了把你安排过来……之类的,我知道这么想不对,但是无论如何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相处,所以……对不起。”

如果这一切都是室长安排的,那么室长一定是一个很厉害,很可怕的人。伏见想。但是,在看过了宗像生病的样子之后,伏见并不觉得室长是一个那么料事如神的人。

否则怎么会露出那么寂寞的表情。

“是你太高看我了。”伏见开口说,“我并不是一个那么厉害的人,而且我觉得室长也并没有厉害到那种程度……”

“是啊。”日高笑了。“我觉得你是个不错的家伙,有时候跟那家伙还蛮像的,今后请多关照了。”

说着他伸出手。

室长也是,日高也是,为什么都喜欢这么擅自地评价别人呢,什么安不安心的,什么像不像的,这不是让人很困扰吗。但是伏见又觉得室长像个普通人一样,也是有认识的局限的啊,这让他松了一口气。

伏见不自然地伸出手回握,传来的温度让他不习惯,但是他突然觉得,这样也不错。

虽然有难缠的上司,头疼的手下,偶尔还要因为人际关系烦恼,但是在那天,伏见第一次想,如果能把这份工作做久一点就好了。


FIN

 
评论
热度(15)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