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雷克特&库洛]三次相遇

理论上是打算写雷克特X库洛但是写到一半发现没有一毛钱CP感

闪1闪2剧透,闪2未通关

含有空轨3rd和碧轨剧情捏他

大量捏造


=====


雷克特抽空造访士官学院是在冬日的一个清晨,他对这里谈不上熟悉,倒也并非一无所知。五年前克蕾雅还在校时他来参观过一次学园祭,那时这里充满祭典的热烈气氛,与现在安静的校园截然不同。

 “请问您是在找什么?我有什么能帮助您的吗?”

 站在正门四处打量校园的时候雷克特听见背后传来一个轻快的声音。这里的学生都这么乐于助人吗?雷克特想着,回了头,看见背后站着一个白发的学生,穿着绿色的校服,据他所知,这表示这名学生是平民出身。

 “没关系,我是要去校长室……”

 也许是自己发呆太久了吧,雷克特正想礼貌而委婉地谢绝学生的帮助,就被对方热情地打断了。

 “啊,对不起,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库洛·安布斯特,现在正在帮学生会做事,不是什么可疑的人。”

 怎么看都是自己比较可疑吧……

 不过雷克特意识到大清早的,一个像自己这么可疑的男人站在高等学校的大门口张望,的确不妥,会有人上来搭话也是理所当然的。

 并且,学生会这三个字莫名亲切。

 所以他出示证件,表明了一下自己的身份(当然是书记官),然后说:

 “那么,就麻烦你带我过去吧,好久没来了,我对这里不太熟。”

 从学校门口到校长室并不是一段很长的距离,不过不说话的话,气氛会很尴尬,所以雷克特漫不经心地寻找着话题。

 学园祭是在温和的秋天,如今席卷校园的却是扎人的北风。帝国苦寒,当年在气候温和的利贝尔他时常想念这里干燥的气候,如今已经离开校园几年,却又开始怀念那里温柔的海风。

 “说起来,离开家上学很不容易吧。你出身是哪里?”

 一个不起眼的问题,雷克特却留意到学生的神色瞬间变得阴沉,但这也只是一瞬,他的神色转眼变得开朗,答道:

 “我倒是觉得没什么,毕竟我才一年级,离家也没有多久……况且年底假期快到了。”

 不愿意回答吗?雷克特漫不经心地想。

 算了,反正与我无关。

 这次造访士官学院,是为了向校长提出旧校舍的调查申请。虽然传说这所学校地下埋着什么古老的遗物,但是没有丝毫证据,雷克特也不觉得校长会轻易同意。

 果然,校长盯了半天雷克特在前一天晚上赶出来的报告书,只表示会考虑考虑。

 因为人手不足,校长补充道。

 不过,雷克特此行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这样一来,如果真的发生问题的时候铁道宪兵队来接管,也不会有人异议了吧。

 那时雷克特自然没有想到,几个月后校长会派几个学生调查。

 这在雷克特的工作中也不算多么重要,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雷克特几乎忘了这件事。

 ※


 ——真是忧郁。

 暑气正在悄然退去,但天气仍然算得上闷热,雷克特毫无仪态地脱下外套,挂在校园的长椅上,用衬衫给自己扇风。

 本来今天是给米莉亚姆办入学手续的日子,可是那个小鬼坚持要自己飞过来,表示这样比较快,结果就是雷克特一个人无所事事地在校园里等。

 非要在炎热和寒冷中选一样的话,他还是宁愿选择寒冷。身上的正装此刻显得尤其累赘,如果是在克洛斯贝尔出差,他就可以换上中意的短袖衬衫和短裤,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

 “真忧郁啊……”他低声自言自语道。

 “哟。”

 这时身边传来一个似乎听过又似乎没听过的声音。

 “又见面了啊。”

 雷克特抬起头,试图寻找声音的来源,于是他看见一个白发的学生走过来,自顾自地在他身边坐下。

 “咦这位同学咱们在哪见过吗?”

 “你猜?”

 “托比。”

 “不对。”

 “杰克。”

 “错了。”

 “格伦。”

 “你很爱看小说吗?”

 “是比较喜欢,怎么了?”

 学生叹了一口气。

 “是期待亚兰道尔先生记性的我不对。”

 “玩笑玩笑。”雷克特咧嘴一笑,“你记性不错嘛,要不要考虑来干我这行?库洛君。”

 “请容我郑重拒绝。”

 “怎么从刚才开始感觉库洛君就对我特别严厉……是错觉?”

 “请反省一下自己平时的行为。”

 “这可糟了,做过的坏事太多根本不记得是哪一件……”雷克特夸张地耸耸肩表示无奈,“——然后呢?是又在帮学生会做事吗?巡视校园以赶走像我这样的可疑人士?”

 “学生会?”

 库洛显然没想到雷克特会突然提起学生会的事,隔了一秒钟才突然回答。

 “哦,你是说那个呀?我早就不干啦,推给后辈了。”

 “这么说来,你也升到二年级啦?有能干的后辈真好啊,我上学的时候也经常这么干……”

 “亚兰道尔先生,太差劲了。”

 “多谢夸奖。”雷克特回答之后,自顾自地笑了起来,笑了半天,丝毫不顾身边鄙视的眼神。

 等笑够了,雷克特擦擦眼角笑出的眼泪,说:“要好好珍惜那些后辈呀,不然说不定会被追杀到天涯海角,不得安宁……”

“你都对后辈做了什么啊……不要看我突然出现,看起来又很闲,就拿未成年人逗着玩儿呀……”库洛斜眼看着雷克特。

“原来你也知道你看起来很闲……”

雷克特说的不全是真话,倒也不都是假话。有时候他觉得他经常出差的这份工作也蛮麻烦的,不然他怎么会在毕业好几年,天各一方之后还在遥远的异国他乡遇到露西呢?老实说看到露西的时候他真的吓坏了,不知道她会揍自己几拳,然而在露西当场掉下眼泪来的时候,他真心觉得倒还不如挨上几拳来得舒服。

“所以要珍惜学生时代,不要像我一样中途退学。”雷克特抬头看着天空总结道。

“你这话在快留级的人听起来很像是挖苦……”

“……你平时又是都在干什么呀……”

听到雷克特的吐槽,库洛露出诡异的微笑,掏出一副纸牌。

“你知道blade吗?”

“……真是一场壮烈的战斗……”

“算你厉害……”

“你也不差……”

“结果基本上不都是你在赢吗!”库洛愤怒地指出。

“能赢我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呀!我上学的时候可是赌遍全校无敌手。”雷克特无辜地说。

“算了……”库洛低下头,“好想让你领教一下我亲封的blade大师的实力……”

“我倒是也很想,但是我很忙。”雷克特说,“那个臭小鬼怎么还不来……”

话音刚落米莉亚姆就从天而降,用她最喜欢的,呃,两腿夹着脖子的姿势,骑到雷克特身上。

“好像有点迟到真是对不起呢雷克特!”她没有丝毫歉意地说。

“勒死了勒死了再不松开小心你犯下帝国一级谋杀罪……”

“雷克特真是喜欢逗我玩儿。”米莉亚姆说,“那么容易就死了还是雷克特吗,我会怀疑你是假冒的。”

“承您吉言……但是赶紧把我松开……”

雷克特狼狈地从米莉亚姆的束缚(爱是很沉重的,米莉亚姆说)中挣脱的时候,四处环顾一下,除了他和米莉亚姆以外已经没有别人了。

“咦,刚才这儿还有一个学生呢,白头发的,你看见了吗。”雷克特问。

“哦,刚才那个人呀。”米莉亚姆回答,“他表情复杂地看了看你,说了句祝你们玩得开心就走了。”

“其实刚才这还有好几个人,但现在都跑光了。”她接着说,“要我把他们叫回来吗?”

“不必了不必了不必了……”雷克特只好开始整理自己的发型。和衬衫。

雷克特坐在这里的时候还是下午,现在却已近黄昏,操场上传来遥远的喊声,除此之外校园非常安静,简直像是空无一人。

“走吧。”他拍拍米莉亚姆的头站起身,“你还要在这里呆上好久呢,现在就先不要东张西望了,再不去办手续天就要黑了……”

“雷克特。”米莉亚姆问,“上学好玩吗?”

“是的,好玩,很好玩,我倒是担心你闹着不肯回来呢。”雷克特拉起米莉亚姆的手。他想起好几年以前,老爹也是像这样带着他走进王立学院的教学楼,但是他很快摇了摇头,把回忆赶走了。


最近雷克特忙得一塌糊涂。

从通商会议的大小工作到压下军事演习的“事故”——其实理论上有很多不是他分内的工作,但是谁让遇刺的是宰相,他亲爱的老爹,事后的全盘动向都要向他汇报,因此情报部连续加了一个月的班,忙得焦头烂额。

其实雷克特倒是没什么意见,他也不讨厌加班,但是在走廊上撞见克蕾雅的时候可把她吓了一大跳。虽然雷克特再三表示自己毫无问题,还撑得住,克蕾雅却不由分说地给他写了一礼拜请假条拉去找老爹签字。

“不行。”克蕾雅说,“你再不去休息的话我下次就只能去医院探望你了。”

然后老爹瞄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签了字。

“最近士官学院要办学园祭吧。”老爹补充,“米莉亚姆问有没有人去看看她的节目。就你去吧。”

老爹就是有本事把这种事也交代得像任务一样。

所以雷克特现在坐在托里斯塔的公园里,单手拿着啤酒,百无聊赖。学园祭还在准备期间,米莉亚姆忙着排练她的节目,校园里满是杂乱的布置,周边的小旅馆却早早地全部客满,人声鼎沸。雷克特并不是讨厌热闹,但是这种时期,哪怕随便碰到一位大叔大妈,最后话题却都会拐到炫耀他们的孩子上去。

简而言之雷克特想一个人静一静。

雷克特并不讨厌加班。忙着工作的时候,什么都可以忘记,比如碰到自己以前的学妹,打招呼不知道说什么,不打招呼又尴尬,想着说几句不正经的话蒙混过去,却被反将一军,搞得自己无言以对。

但是比如,像这样夜幕降临,独自一人坐在公园,年轻的面容匆匆地在眼前来来去去,就只好想起从前,自己装做人生经验丰富的前辈,大半夜找小姑娘谈心,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如果能回到过去,他倒是想抓住那个十八岁的自己的领子,好好地教训一通,免得每当回想到那时候,自己都想钻进地缝里呆上好几天不要出来。假如自己不是那么多管闲事,那个认真过头的学妹或许就不会变得这么难对付了吧。不,也许还是一样难对付也说不定,也许会更难对付也说不定。

总是会成长的,在他看不到的地方。

“哟,这不是亚兰道尔先生嘛。”

雷克特抬起头,正看到库洛毫不客气地坐到他身边,把手上拎着的袋子随意地放在地上,里面露出彩纸和各式各样的装饰。

“哟,你这是换了七组的制服呀。”雷克特故作惊讶地说。

“亚兰道尔先生真会拿我开玩笑。上次出去实习咱们不是还在火车站碰面了嘛,没跟我打招呼我可是很伤心。”

“你教官不是说你只加入七组三个月?还是几个月来着?就这几天还订制校服,士官学园真大方。”

“亚兰道尔先生还真是什么都知道。”库洛一笑。

“又来。你还是别叫我亚兰道尔先生,也不要用敬语了,听着怪别扭的。”

“请容我郑重拒绝。”

“你还真是一点也没变……”

然后两个人一起笑出声。

“米莉亚姆经常提起你。”库洛说,“她过得很开心。”

“是吗……那孩子蒙你们照顾了。”

只要开心就好。雷克特想。

“那,库洛君呢?开心吗?”

“问我开不开心啊……”库洛困扰地笑了。“这个嘛……嗯……亚兰道尔先生你上学的时候又是开不开心啊?”

库洛的表情一下子得意起来,看着雷克特。

“你们这些小鬼怎么还挺难缠的。”雷克特说,“我上学的时候后辈要老实多了。”

“嗯。”

“我倒是每天都在逃课所以不太清楚正常的校园生活该是什么样。

“做你后辈还真辛苦。”

“学生会基本也是用逃的。”

“是哦,想想都是。”

“要不就是被后辈抓起来赶文件。真是悲惨的学生时代。”

“理所当然的吧!”

库洛大声吐槽。

“问我开不开心,我并不是很清楚……”雷克特低头摩挲着手里的易拉罐。

“嗯。”

“不过,也许是装久了猫就会变成猫吧?那样的日子,给了自己力量也说不定吧。”

“是什么力量呢?”库洛安静地问。

“谁知道呢?”雷克特笑了起来,“也许是让自己努力活久一点,不要太早死的力量吧。”

如果有同学会,他是真的很想去参加,所以要尽量活得久一点。

库洛沉默下来。

“那个袋子里是学园祭用的东西吧?”雷克特站起身,伸手用力揉揉库洛的头。“你呀,好好享受吧!”

“不要拿我当小孩子……”

库洛伸手去挡的时候,雷克特已经走开几步,抬手告别。

克蕾雅说得对,雷克特想。他应该回去好好睡一觉,陪米莉亚姆那个小鬼逛街可是很费体力,她有一整个校园的小吃摊子要逛,还在定期联络的时候跟自己念叨了很久的七班演唱会……

走进旅馆大门的时候他感到一阵违和感。明明应该是喧闹的旅馆,如今却寂静无声,所有人停下手上的动作,安静地看着收音机。

那里正在播送紧急新闻。

“……克洛斯贝尔自治州在今天宣布独立……”


库洛有自信,校园里来了什么陌生人,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不过跟亚兰道尔相遇,则是纯属巧合。此刻他还对自己一无所知,冷静而生分地跟自己讲话,没关系,库洛想,总有一天你会记住我这张脸,一辈子都不会忘。这是前奏曲。

他不太明白凯恩公爵为什么总喜欢拿他和亚兰道尔比较,然后在最后补一句是你的话一定能赢过他。那目光怀着无言的压力,库洛除了回答一句定然不负公爵的厚意,倒是也没什么别的办法。

然而越增加交流,他就越不明白,公爵为何会觉得他们相似。或许只是看起来相似,其实全然不同,比如亚兰道尔对学校生活的评价。

他承认或许在有的时候,他也感受到了快乐,也知道这就叫做讴歌青春,但是友谊、欢笑,他固执地认为那些都不属于他,即使也许有一时看起来好像是拥有,但终究不会长久,而且是由他主动,以一种他期望的姿态结束,因为他跟那些人——跟那些人不一样。只要没有那些牵挂,他就可以天下无敌。

库洛并没想到,在后夜祭里恩会放弃难得陪妹妹的机会走到他身边。也许是扮演不正经的角色扮太久的关系,他不擅长说正经话。亚兰道尔说扮久了猫就会变成猫,库洛这时才痛感这句话的正确性。但是不知为何,气氛却让他感到,非要说一些正经话不可。你要好好珍惜朋友呀,朋友是你一生的财富呀,连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然而后辈的眼睛闪闪发亮,好像在听什么了不得的人生箴言。饶了我吧,为什么我会在这种地方,我该做的事明明……正当库洛开始这么想的时候,就被后辈反问了。

“那你呢?库洛不是我的朋友吗?”

这孩子到底都在对自己期待什么东西呢?库洛在心里默默地叹气,但是比起这个,会因为听到这句话感到高兴的自己让他的胸中产生了微微的痛楚。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库洛,他悄悄地想。

友谊不能给他力量,能给他力量的唯有憎恨。


fin

 
评论(2)
热度(28)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