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闪之轨迹][卢法斯&尤西斯]Noble

卢法斯头一次见尤西斯的时候,才十九岁,已经不算是小孩子的年纪,却也还没有被人当做成年人。在这样的时候,被安排了照看小孩子的任务,公爵说是安排给嫡子的考验。当然,善于察言观色的卢法斯,并不是看不出来,公爵很不情愿应付他那个私生子。尽管周遭的人都大松了一口气,因为公爵已经到了这个年纪,继承者却只有一人,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公爵家的血脉可就令人担心,对此卢法斯也深表理解。

当异母弟弟真正站在自己面前时,卢法斯却也有点不知从何下手。他所知的贵族家小孩,要么是骄横跋扈的,要么就是不谙世事,然而眼前的这个孩子是局促的,站在公爵家金碧辉煌的房间里,眼睛不知道该往哪摆。在这之前,卢法斯已经听说这孩子从一出生就过的是平民生活,到了这个年纪来投奔公爵家,想当然尔,家里是出了什么变故。虽然卢法斯未曾多加关心,心里倒也不是猜不出一二。

他蹲下,柔声说:“你妈妈呢?”

“死了。”

小小的声音听起来却格外刺耳。贵族是不会直说“死了”这样粗俗的词的,一定要“过世”“不在了”这样委婉地说。卢法斯视线余光瞄到站在一旁的女仆皱了皱眉,他决定视而不见。

“我是卢法斯·阿尔巴雷亚,你可以叫我兄长。”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你从今天开始,也姓阿尔巴雷亚了。”

所谓真正的贵族,并不是指血脉,人生而为贵族,便有义务,然而帝国立国千余年,大帝为褒赏战功册封的贵族们主要活动早已变成了交际与沙龙。今时今世,若是有人还把贵族义务挂在嘴上,即使大家表面不提,背地里免不了有人笑话。

与其关心什么贵族义务,不如想办法压榨自己的领地,好增加那已经足够繁重的税收。阿尔巴雷亚家领主公爵大人也算是其中一员。卢法斯对此并不打算发表什么意见,但他这个弟弟是太自律了。看到贫苦的平民,他倒好像比那贫苦的本人还要难受。卢法斯起先以为,那是尤西斯过了太久平民生活的关系。他旁敲侧击地告诉尤西斯,身为贵族,平民的生计并非是时常应当担心的事情,除非影响到领地的忠诚。然而,尤西斯的问题却让他愣了一愣。

“兄长,真正的贵族是什么样的,怎么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贵族?”

这真是个难题。

如果要问卢法斯的真心话,他并不觉得如今还有多少真正的贵族,甚至贵族本身都已经成了阻碍帝国发展的障碍。这是危险的想法,他不会在任何人面前提起。不过,他略一沉思,便反问道:“你为什么想做一个真正的贵族呢?”

尤西斯睁大双眼,然后犹豫了一阵子。卢法斯耐心等着他说,经过了不长不短的一阵沉默,尤西斯终于慢慢地开口。

“妈妈她说……”

“嗯。”

“妈妈她说,我爸爸……父亲大人他,是个真正的贵族。我是他的孩子,所以她也想要我成为一个真正的贵族。兄长,父亲大人为什么不愿意见我?是因为不喜欢我吗?是因为我还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贵族吗?”

这孩子是对人心太敏感了。卢法斯想。

这并不是一件坏事,然而加上过度的善良,就容易变成捆绑自己的锁链。若是平民,或许能度过幸福的一生,但是作为贵族,等待着他的将是一条荆棘之路。

“成为真正的贵族啊……”卢法斯蹲下,直视着弟弟的眼睛。“你知道这是一件很难的事吗?”

“我知道了。”尤西斯点点头。

“也许会被欺骗,也许会被背叛,也许会因为自己无能为力的事而痛苦。”

“真正的贵族也会有无能为力的事吗?”

“谁都会有的。”卢法斯笑了。

“那……我明白了。这样也没关系。”

“好孩子。”卢法斯说,“我向你保证,只要把我教给你的一切学会,你一定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贵族。”

卢法斯辞行去做克洛斯贝尔总督前,特意抽出时间,去托利斯塔见了尤西斯一面。见面谈的无非是移交领主管理权的琐碎问题,尤西斯成熟了许多,对领主的事务了然于胸,同时对卢法斯的态度也带上了生疏。

“兄长移交给我这样的重任,我十分惶恐。”最后他说。

卢法斯看着这样的尤西斯,笑了。他说:“没关系,你已经是一个不输于任何人的贵族了。”

尤西斯愣了一愣,眼神里似有千言万语划过,然而最终没有问出任何一句,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说:“这都是多亏了兄长的栽培。”

卢法斯当然知道,尤西斯想要的并不是做一个完美的贵族,从一开始他就能猜得到,尤西斯想要的东西,也是他最难得到的东西。

他想起第一次见到弟弟的那个午后,小小的手紧紧地牵着他,怯生生地问:“他们都说妈妈死了,死了是什么意思,就是再也见不到了的意思吗?”

那时的卢法斯叹了一口气,让十九岁的他回答这个问题是过于难了。他回忆起做礼拜时主教和修女说过的话,用最柔和的声音回答:“能见到的,只要尤西斯做一个好孩子,上天堂的时候就能见到了……”

“那我要努力做一个好孩子才行……”。

卢法斯记得那时弟弟握得更紧的手,也记得那率直的眼神,然而他也明白,那样的日子是再也不会有了。

 
评论(5)
热度(20)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