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はやはち]春が来る(序)

未来捏造pa

丝毫没有能写完的自信,总之先把坑挖着(毫无底气


----------------------------------

春天。

季节对人的意义各有不同。譬如说,对于讨厌冬天的人来说,春天或许意味着解放,对于花粉症患者来说,春天则是意味着苦行。

对于学生来说,春天是新学年的开始,而对于他们中的一部分,春天则是意味着毕业。

这个春天是我的毕业季。


在经过漫长的,似乎永远不会完结的应试季之后,毕业来得实在太简单,以至于没有丝毫的真实感。现充总是很喜欢这样的活动,热闹地凑在一起合影和为了离别感伤哭泣都是他们青春的一环,我却对这种活动很不擅长。话说,现在扮得感情这么好,三个月之后这群人真的还会联络吗?

如果留在人多的地方,恐怕又会变成照相机器。这种时候我的选择是离开人群,寻找只属于我的回忆场所。

三年间都坐在同一个地方吃午饭的话,自然而然就会对那个地方产生感情,人类就是这么奇妙的生物。三月的天气还嫌凉,我捧着温暖的咖啡罐子,默默地俯视网球场。海风好像看懂了我们这些毕业生的感伤心情,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颊。我能赢了那场网球赛,也是多亏了这里的海风。

说起来,还有过那种事啊……

很多身处其中不觉得有什么的事,到了这种时候都变成了宝贵回忆。虽然对于我来说,不晓得该算作回忆还是黑历史。想到这里,我不由得苦笑。对于他们来说,那也是宝贵的回忆吗?还是说,在闪闪发光的青春中,根本算不了什么?

“哟,原来你在这里。”

不用回头,我也知道是谁的声音。

既温暖,又动听,好像太阳一样的声音。

亲口说过讨厌我的声音。

不是在叫我不是在叫我不是在叫我……我冷静地自我催眠。背后的人却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还呆在这没问题吗?典礼都快开始了。”

“你又是呆在这干嘛……”我忍不住吐槽。回头一看,叶山指指胸前,摆了一个嘘的手势。

啊,原来如此,这就是所谓现充的烦恼,真是让人不爽。我几乎可以想象围绕叶山胸前纽扣展开的壮烈争夺战,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即便如此你也太闲了……就不用做学生代表之类的吗?”

“那是雪之下同学的工作……”叶山苦笑。

“这样哦……那正巧,这里是失败者的特等席,我就特别分给你。”我拍拍身边的台阶。

我想我现在一定笑得让人看起来不爽,叶山却丝毫不在意地过来坐下,不愧是他,真是心胸宽广。

而我却落得被他讨厌的下场,一定是平时太不积德。

周围又陷入沉默,我低头啜饮咖啡。风穿过操场,摇动树枝发出唰啦唰啦的声音,这样的时光,我并不讨厌,然而余下的时光已经屈指可数。

“比企谷……”

叶山像是犹豫着什么,突然开了口。

“你现在还是觉得,毕业和升学会让人际关系重置吗?”

“那当然了?”

他的表情太复杂,我还以为是要问什么问题,结果原来是这种显而易见的事。

“不,我是想说……”

他说到一半,又停下斟酌措词,最后还是放弃了。

“对不起,果然还是没什么。”

又是闪烁其词。

“我就是不喜欢你这一点……”

我不禁抱怨。

“抱歉……”叶山的目光垂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他看起来真的很消沉。

校园偶像就不要露出这种忧郁的表情啊……

虽然不太确定,不过我想,如果在这里拍照放到拍卖网站上,八成能卖个高价。

不过我并不是那种把他人的不幸当作蜜糖的人。不,我是说,偶尔也会……好吧,不总是。

于是我模仿着叶山的语气说道:“只有叶山会那样吧,我和你又不一样。”

叶山惊讶地抬起头:“亏你还记得。”

“当然会记得了……”

我和现充说话的机会又不是很多。

我这么回答之后,叶山居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比企谷这点,我倒是并不讨厌……”

喂。一分钟前忧郁的样子到底去哪了?

我用目光表达自己的愤怒,但是叶山还是笑个不停。被这样笑下去,我真的会产生心理阴影……虽然我的心理阴影已经够多了。

“我要回去了。”我低声嘟囔道。声音接近自言自语,大概只有我自己听得到。不过,反正也不需要跟叶山太讲礼貌。说起来,很久以前,我连跟他视线相对都会紧张,简直就像笑话一样。

不过,他大概是听到了。因为,还没等我站起身,他就抓住我的手腕。

明明身高并没有比我高许多,手指看起来却比我长。好狡猾。指节发白。透过制服能感到指尖的温度。

“叶山?”我小心翼翼地问。

叶山是个礼数周到的人。也就是说,面对面说话的时候,他总是看着对方的眼睛。而我则喜欢目光游移。别人的视线总是让我感到难以应付。

而现在的情况,正好相反。我看着叶山。叶山试图看我。但是,视线在空中游移了一阵子,还是转向地面。到底是怎么了?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吗?生病了吗?我不由得紧张起来。

“拿着这个。”

声音沙哑。

我低头看到被塞到手里的东西,吓了一跳。学妹们赌上性命(其实并没有,我胡掰的)争夺的珍贵纽扣,就躺在我手里。

“为什么要把这种东西给我啊……就算你给了我,我也不知道拿它怎么办……”

我还不想死呢,这句话被我咽了下去。如果被一色之类的女生知道……光是想象这种事都要打寒战。

“如果你不想要的话,丢掉也没关系,就当是帮我处理掉就好……这种东西,我实在是没法给别人。”

给我就可以喔……

虽然这么说,我倒也不是不能理解。既然他决定不选择,就不能随随便便把这种东西给别人。

何况,如果我不收下,他一副不打算松手的样子。

“我知道了……只要拿着这个就好吧?我是无所谓啦……”

“谢谢你……帮了我大忙。”

叶山展颜一笑。

还是一如既往的杀伤力……但与此同时,我也模模糊糊地想道。

叶山和我独处的时候,好像并不爱笑啊。

“话说……这个能松开了么……”我提醒道,叶山似乎吓了一跳,赶紧松开手。

“对了,突然想起来有事,我先走了!”

“哦,哦……”

我回答的时候,叶山已经跑掉了。干什么,好像逃跑一样……而且是我先说要走的,这不算犯规吗?

我站在原地许久之后,才想起毕业典礼快迟到了。


在很久很久之后的某一天,我突然想起叶山说过的话。

直到那时我才意识到,叶山口中不会重置的人际关系,是不是也包含我在内?


第一章

 
评论(4)
热度(96)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