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那么,明天见(上低音号官网短篇翻译)

摸个鱼(喂

我真的是秀久美党(强调

原地址:ttp://tkj.jp/info/euphonium/#news

==========

太阳慢慢西沉,消失在山的另一边。丽奈眯细眼睛,安静地叹了一口气。她走过站台,通过检票口。身边有很多学生的身影,但是并没有一个认识的人。

因为考试临近,今天社团停止活动。拎着沉重的书包,丽奈漫不经心地走在平时的回家路上。因为早上下雨,自行车被她留在家里。厚重的云彩已经在午后消失无踪,天空的夜色中到处闪着小小的星星。

“丽奈,”

听见喊自己的声音,丽奈立刻回了头。她看到气喘吁吁的久美子正在跑向这边。白皙的手挥来挥去。每跑动一次,黑色的裙子都上下翻飞。

“怎么了?跑这么快。”

“没什么,刚才在站台看到丽奈,就想跟你一起回去。”

说着,久美子有点害羞地挠挠头。是吗,丽奈冷淡地回答。看到这样的反应,可能是退缩了吧,久美子尴尬地窥探着丽奈的表情。

“不,不行吗?”

“我没有说不行。”

“是吗——,太好了。”

久美子好像是松了一口气,发出安心的叹息。感觉好像被搅乱了步调,丽奈无意义地撩起自己的头发别到耳朵上。

京都大会结束之后,久美子和丽奈就经常一起回家。好像是为了压制喘息一样,久美子按住自己的胸口。夏季用的水手服以白色为基调,胸口与裙子同色的蝴蝶结摇晃着。

“接下来就是关西大会了。”

站在人行横道前,久美子对丽奈说。丽奈看向穿梭的车辆,漫不经心地点点头。

“接下来就要拼命特训了呢。”

“像大阪那些地方,超强的。”

“得赢过那边的超强校才行,光靠以前的练习量是不够的。”

“嗯,得更努力。”

说着,久美子握紧了拳头。丽奈无意识地翘起嘴角。

丽奈明白自己不是擅长社交的人。这并不是从最近才开始的事,从记事起自己就是这样的人了。即使知道自己的意见会让有些人不开心,但是如果认为那意见是正确的,自己就无法把它表达成扭曲的方式。如果丽奈能像眼前笑着的久美子那样,圆滑地待人接物的话,就一定不会得罪人,能够度过平静的学校生活吧。虽然明白这个道理,但她无论如何就是无法压抑自己。无法忍受随波逐流。很多人对丽奈这样的性格失去了耐心。不,也许丽奈根本就没有过交往到失去耐心这个程度的朋友。虽然在小学或中学她也可以普通地跟朋友说话,但基本上没有和特定的某个人经常玩在一起过。仅仅是因为不愿独自一人这种理由,和并不怎么喜欢的人在一起,她还没有这么成熟。

“说起来,下次料理实习课我们班要烤饼干。丽奈你们要做什么?”

“我们班,要做的好像是年轮蛋糕……”

“年轮蛋糕?那个真的能做?”

久美子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走过茶屋,路上的人一下子少了许多。听着宇治川流过的声音,丽奈耸耸肩。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们班上的女生很起劲。听说是一边转着一边烤的。”

“诶,好厉害,好想看看。”

“要是在同一个班就可以给你看了。”

“丽奈是提高班的嘛。”

说着,久美子遗憾地垂下眉梢。入学时是提高班的丽奈和普通班的久美子绝对不可能分到同一班。丽奈虽然也很喜欢现在班上的同学,不过如果可能的话,还是很想和久美子她们分到一班。

“年轮蛋糕,如果烤得好的话就给久美子。”

“真的?那我烤的饼干也给丽奈吧。交换。”

“嗯。”

好期待啊,久美子笑着说,丽奈垂下眼帘。久美子是个很好很好的女孩子,又温柔,又会照顾别人的心情,不像自己。她不会说其他女生的坏话,跟她在一起总是很安心。而且,久美子明明有很多朋友,却还是会像这样特意跑到丽奈身边坦率地跟自己说话。对于丽奈来说,跟久美子在一起的时间非常珍贵,就好像是闪闪发亮的宝物一样,不过对久美子来说,又是怎样的呢。虽然想着这样的疑问,但丽奈绝对不会问出口。虽然别人怎样想自己都无所谓,但了解久美子的真心话,对于丽奈来说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唯独绝对不希望被她讨厌。因为她是唯一一个,能接受丽奈原原本本的自己的人。

“咦,说起来不小心走到这边了,丽奈的家不是在反方向吗?”

站在宇治神社前,久美子突然吓了一跳,看向丽奈的脸。做出若无其事的表情,丽奈冷静地回答。

“没关系,从这边也可以回去。爬上这边的台阶,回到平时回家的路上就行。”

“咦,原来是这样啊。”

“是啊是啊。”

其实,只是因为想和久美子多说说话,才多绕了一点路。为了丝毫不让对方察觉自己这样的想法,丽奈用平时一本正经的表情回望着久美子。久美子似乎对自己的台词没有任何疑问。

“那,我走这边。”

指着漆成红色的桥,久美子挥挥手。嗯,丽奈点点头,也向她挥手。

“那么,明天见。”

“嗯,再见。”

道了别,久美子轻巧地走上台阶。丽奈呆呆地站在原地,直到看不见她的背影。右手拎着的书包与夜晚的空气融为一体。水波的声音静静地响起,好像是为了盖住它似的,能听到孩子们遥远的笑声。

“……回家吧。”

丽奈伸了个懒腰,走上台阶。茶色的皮鞋笃笃作响。回头能看见久美子刚才走过的朝雾桥。红漆的鲜艳栏杆也已经完全融入了夜色。冷静想想,久美子平时是走宇治桥回家的。那么,她到底为什么要这么走呢。那理由,恐怕和丽奈是一样的。

“……原来她也想着一样的事啊。”

像平时一样冷淡地低声自语着,丽奈安静地走出去。她的表情还是像平时一样平静,但是她的脚步比起平时变得少许轻快了一点。


 
评论(5)
热度(9)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