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はやはち]春が来る(一)

序章


(一)


毕业之后,就是各奔东西。

雪之下在经过认真考虑之后,没有选择阳乃就读的理科学校,也没有选择文科,而是直接出国留学。

我和由比滨知道她能做出这样的选择,到底经历了多少艰辛,因此都打从心底祝福她。

至于我和由比滨,则都顺利考入了学力范围内的理想大学。

由比滨去了东京。“有很多朋友在那边,而且离这边也不是很远……啊,等放假回来我可以给小企带土产。”她笑着说。

不过我知道,她留在这里的朋友也有很多。不是随波逐流,而是做出自己的选择,这也是她的成长。

而我则是留在千叶。要问为什么?古语有云,小町在,不远游。有这么可爱的妹妹,哥哥哪里放心丢下她一个人?不,是我错了,怕被丢下的是我。就像兔子一样,哥哥也是会因为寂寞死掉的生物。

话说回来,听说叶山的选择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他选择与阳乃读同一所学校的医科。并且,在录取之前,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


单纯的男生,在小学时会期待在中学交到女朋友,在中学时则会认为在高中一定能交到女朋友。证据就是我。不过,到了大学,就算是我,也变得稍微成熟了一点。没错,交到女朋友这种事并不是最终的目标,我的梦想是成为家庭主夫。因此,那些脑子看起来不太好的社团和联谊,我统统不感兴趣。

结果就是我的大学生活过得极为平静。平时住在家里所以不可能有什么公寓隔壁的偶遇,而除了家以外,出没地点基本就只剩教室和图书馆。话说,期待在图书馆偶遇的家伙到底是怎样的笨蛋?难道不知道图书馆的情侣有多扰人吗?

就是在这样偶尔感叹“说起来高中的时候还真的很忙啊……和平万岁”的日子中,第一学期和暑假的日子悄悄过去。

在天气渐渐转凉的时节,我的平静生活被一通电话打破了。


“学长~~~不好了~~~学长~~~”

在听筒里听到似曾相识的声音,我吓得差点弄掉手机。会给我打电话的人实在太少,所以我经常不看手机屏幕的来电通知。该不会是骚扰电话吧,我看了看手机屏幕。

来电:比企谷小町

真的假的啊?我揉揉眼睛再三确认。

来电:比企谷小町

“学长你倒是说话啊……”

“你想拿我妹妹怎样!”我对着话筒大叫道。

“诶?这是什么新玩法?我配合一下比较好吗?“对面清清嗓子,”你妹妹在我手上,想要见她就明天来总武高中学生会室……”

“真是的,麻烦死了……”我听到对面另一个人的声音,然后窸窸窣窣了一阵。

“喂?哥哥啊,这里是小町。”

“小町?你还好吗?有没有被怎么样……”

“哥哥闭嘴。”

亏人家还这么担心她,真是令人伤心。

在经过一番混乱后,一色重新接过电话。总结一下她们的意思,似乎是一年一度的总武高中学园祭又进入了筹备期,而今年的学生会打算在学园祭上出一期校刊。这是个看上去很美好的企划,结果等正式开始制作,一色她们发现根本找不到有能力制作校刊的人。

“所以拜托了,学长。”一色说。

“所以你个头啊!”

你们这些人,不要凑巧认识一个读国文专业的人就随随便便让他写文章。说到底,国文专业学习的不是如何制造文学,而是如何制造文学的评论……

“那就随便评论也好,什么都好,只要把天窗填满。”

呜哇这人性格超级糟糕。 

虽说保持平静生活是我的信条,可是被她们轮流软磨硬泡,我根本不可能拒绝。如果一色或小町各自是可怕,那么这两个女生加在一起就是可怕的三次方。早知如此,我拼死也要阻止小町加入什么学生会。

“最后一个问题,”我说,“小町你干嘛要把自己的手机给一色打电话呀?你这么不重视个人信息的安全,早晚有一天……”

“哈啊?”小町说,“难道哥哥要小町把你的电话号码给一色学姐吗?这才是个人信息泄露吧。”

妹妹大人你说得对是哥哥输了。


如果说穿着高中制服,我还可以勉强伪装一下未来充满希望的高中生的话,那么现在的我就是看起来毫无希望的废柴大学生。小町抱怨看到我会让后辈们努力考入大学的动力破灭,要你管。这么脆弱的理想就让它破灭好了。

于是第二天放学后,我也是一如往常,没精打采地回到母校。文化祭期间的总武高中还是像前几年那么忙碌,勾起了我的怀念之情。只要工作的不是我,这幅景象看起来就十分美好。现在的我倒也不是不懂喜欢歌颂校园生活和文化祭的人。因为工作的不是他们嘛!

我按照事先的约定,走进文执会议室,寻找一色和小町的身影。意料之中地,会议室里满是忙碌的人群,而且全都是不认识的人,有点可怕。其实人少的话,在各种意义上更可怕,不过那些不愉快的回忆就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吧。

“呀哈喽!”随着打招呼的声音,我被重重拍了一下肩,吓得几乎叫出声来。战战兢兢地转过身,阳乃正在冲着我笑。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出现……”我丝毫不掩饰厌烦的眼神,但是阳乃看起来一点也不介意。

一瞬间我并没有反应过来,阳乃出现在这里代表着什么意思。但是在她身后不远处,熟悉的身影就站在那里,而我,也没能阻止自己的视线在他身上定格。

他背对着我,正在和几个女生谈笑,虽然看不见表情,但是似乎聊得很开心,不时发出克制的笑声。 而女孩子们看着他的表情,一点都没变,好像他从未离开这里,也从未毕业,一直都是这所学校的大众情人,属于任何人,又不属于任何人。

“比企谷君来了啊。”阳乃加重了比企谷三个字。专心应付女生的他,听到阳乃的声音,却好像条件反射似的,立即回了头,与我四目相对。不知该作何反应,我呆立在原地,他回头向那几个女生道了歉,向我走来。


要是刚才逃走就好了。

我垂下眼帘想。


“比企谷……”

叶山才开了一个头,就被阳乃打断。

“老同学重逢的感想如何?”她用手肘捅捅我。

“还能怎样……”我若无其事地躲远。

“诶?”阳乃说,“怎么一副没精神的样子,高兴一点嘛!说起来,比企谷君知道隼人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这种事我怎么知道……”

反正无非是被一色拜托了吧?

“咦……原来不知道啊……”

阳乃退后一步,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要不要姐姐告诉你?”

“阳乃姐!”

叶山突然出了声。房间里的喧闹,盖住了一大半他的声音,可是我还是被吓一跳。我抬头看他,他也是一副被自己吓到的表情。

“那个……抱歉。”叶山移开视线,尴尬的沉默笼罩了周围。

阳乃眯细了眼睛,然后噗嗤一声笑出来。

“哈哈哈抱歉抱歉,是姐姐不该逗比企谷君玩儿才对。差点把不能说的话说出来了,对吧隼人?姐姐我还是退散去找小静玩儿好了,免得打扰你们叙旧。”

阳乃说着,上前一步拍拍叶山的肩。在她经过叶山身边的时候,我听到她小声地,然而清楚地说:

“真是无聊。”


“抱歉……好像把你卷进来了。”叶山苦笑。

“反正我又不是第一次被你卷入。”我开了个玩笑。

叶山的表情显得有点惊讶,但很快苦笑道:“你说的也是……”

“然后呢?”我说,“难道你也被一色抓壮丁?”

“也被……你还真是被拜托都不会拒绝。”

“唯独不想被你说……”

“其实是这样的。”叶山解释,“前几年毕业生表演的节目很受好评,所以打算把它变成保留节目……”

“哦。”我说,“所以你是陪雪之下家的大小姐来的?”

叶山不置可否地笑笑。

“你也不容易啊……”我感叹。

以前我总以为,像他和阳乃这样的人,生活如此顺利,必定没有任何烦恼,如今我已经知道并非如此。


“大家注意了哦!稍微迟到了一点抱歉,现在要开始开会了哦!”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会议室里出现的一色拍着手说。光是听她的声音我就知道她没半点歉意,但是大家居然都听话地停下手上的工作和闲聊,真是不得了。

“大家可能已经认识了,不过今天有几个新加入的成员,所以我还是介绍一下,这边是今年的文执委员比企谷小町。”

怪不得这丫头这么热心……

“大家好,这里是瞄准今年学生会长之位的小町~”

“讨厌啦小町同学,学生会长可不是什么人人都想干的工作哦?要我交给你也可以,但是你要得到大家的认可。”一色摆着手说。

“所以小町才会先当上文执委员,借以笼络人心啊!一色学姐平时这么了解我,却连这种事也不知道吗?”

小町俏皮地吐吐舌头,引起周围一片笑声。

你们什么时候关系变这么好啦?话说,这是哪门子的兄债妹还。

然后一色分别介绍了我和叶山。介绍我的时候只有礼貌的掌声,介绍叶山的时候则是全场激动地拍手。有几个女生手都拍红了。前言撤回,帅哥生存起来就是比较简单。

介绍完毕之后,小町开始分配工作。看到妹妹如此熟练地指使别人,哥哥有点小受伤。不,我可绝对不是抱着“能被小町指使的人只有我”这种不纯的心思哦?

结果正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工作就落到我头上。

“制作在文化祭上的展示内容和校刊需要参考资料……校史可以在图书室查阅,不过……糟了,大家手上都有工作……”小町烦恼地咬起笔杆。

“不如就我去查吧,我又没有别的事情干。”一直作壁上观的叶山举手说。

“咦!”小町意外地瞪大眼睛。“但是让学长……那多不好意思……”

“没什么,我是陪阳乃姐来的,演出的事主要是她在管……”叶山微微一笑,“再说,能帮上一点后辈们的忙,我也很高兴。”

来了,THE ZONE。女生们集体发出感动的叹息。

“唔……”小町还是很烦恼。“不过要查的资料很多,要得又急,学长一个人似乎有点困难。”

“那就让你哥哥陪我一起去,反正他也很闲。”

谁很闲啊?真是失礼的家伙。

不过他说得没错,没有资料,我这边的工作也没法进行。于是我点点头表示同意。


以前在没有事情做的时候,我也会跑到图书室来消磨时间,因此对这里很熟悉,不过校史都摆在无人问津的角落,查阅起来还是颇费一番功夫。我和叶山分配好各自查阅的范围,开始从书架上往下搬沉重的书本。工作内容很简单,翻阅资料,找到需要的内容做好标记,然后拿去复印。看起来轻松,但是抱着大部头跑来跑去意外是个体力活。

在工作的时候,叶山的话很少。还好搭档是他,不必找话题闲聊,我也比较舒服。不知不觉,我想起很久以前一色的意见:“跟叶山学长比较适合在图书馆约会!”搞不好会很无聊哦,一色学妹。

不过,如果是跟一色在一起的话,叶山一定会看气氛找一些合适的话题,让她开心吧。想到这里,我才意识到,这到底是叶山真实的样子,还是仅仅照顾到我的心情才有的表现?

工作的时候不要胡思乱想,这种前人的教诲非常有道理,至少我很快领会到这句话的正确性。把某本厚厚的精装书塞进比我高的书架的时候,我没拿稳,书砸下来。

糟了,我想。但是来不及躲,我只好闭上眼迎接冲击。

“小心点啊。”

没有被砸到头的感触,取而代之的是能听到叶山的声音。我小心翼翼地睁开眼,发现叶山冷静地接住了那本书,正把它塞进书架。可怕的反射神经。话说,该多注意我才能留意到这件事啊?难道你喜欢我吗?我真的会心动。

开玩笑的。

在那一天接下来的工作中,我一直留意着叶山,但是丝毫没有感受到他的视线。


校刊是学生会的企划,所以主要由一色管理。我和她商量好大致的构成,然后拜托一色把大部分写稿任务分配出去,毕竟我一个人不可能负责全部稿件。本来到了这一步,理论上我是可以回家赶稿的,不过一色以需要前辈指导为由,还是要我经常来母校报道。明明知道我不擅长跟陌生人交流还这样使唤人,真是过分的学妹。

不过,虽然一色把她的手下形容得很没用,实际打起交道来,那些后辈居然能力都不错,至少我交代的工作都有好好地完成。连手下的实力都不能好好掌握,作为学生会长不太好吧?我这点对一色能力的怀疑,在目击到她如何对付找借口逃避工作的委员时烟消云散。

“学姐啊,我班上的工作很忙,可不可以早走一会……”

“好啊?”一色微笑,“以后也不用来就是了。”

眼睛没有在笑,眼睛没有在笑啦。

“我可以拜托你的班主任,给我换一位不用忙于班上工作的委员来。”

你是对使唤孤零零有什么特殊爱好啊。

一色似乎越来越不在乎她的拟态,不过如果这也是拟态的话,那还真是可怕的成长,简直是女大十八变。

不过还好一色的注意力马上被转移,那个来请假的男生立刻落荒而逃。

“老师,这里禁烟哦!”她对着门口喊。

“知道了,我就是来看一下情况……哟,这不是比企谷家的哥哥吗。”

平冢老师掐掉手里的烟。


放着正在和电脑表格作斗争的一色不管,老师和我到一边闲谈。

“怎么了,难道是特意来看望老师吗,老师真是感动……最近的学生一旦毕业就人间蒸发,都是宽松教育的错。”

这种把一切归咎于宽松教育的思考方式又算什么。话说,老师的年龄到底……

由于知道不小心说出这些话会有什么后果,我努力克制自己。

“才,才不是特意……只是被你的学生抓来干活而已。不过我真的没预料到能见到老师,还以为老师早就嫁人……这是善意的祝福,祝福啦!”

我被老师锐利的视线吓得险些说不出话,还以为自己真的要死了。

“算了,你现在不是我的学生,我也不好对你施加爱的教育……”

也就是如果是学生就要被教育的意思吗?

“话说回来。”平冢老师说,“你是来帮忙文化祭的事?原来需要那么多外援吗?”

“对啊。”我说,“一色说她们没有人会做杂志。”

“是吗?我还以为他们能搞定,才批准申请的啊,一开始确定做不了的话就不该做嘛……而且这种一有事就依赖学长的行为也不太好,看来下次要让她注意。”

我没有出声,因为察觉到小小的违和感。

一色也许并不是如此紧迫地需要我帮忙,而是有什么其他不得不叫我来的理由。


夕阳把校园染成一片橙色,校园里已经没有几个人了。我选好时机,敲开学生会室的门,果然一色独自在那里正准备回家。

“咦,学长。”一色整理好书包抬起头,“小町都回家了,你怎么还在,现在还不回家会被当成可疑人物的哦。”

……学长的HP,负3000点。这样下去我到底还能不能平安活过这次文化祭啊!

“嘛,那个。”我被一色的气势震慑,开始找起借口,“我想让你看看排版的样本……”

“诶,不要。”一色干脆地说,“我可没有敬业到都到了放学时间还硬要留下工作啊!”

这么直接地说出来这种话,没问题吗这个人……

看来拐弯抹角是不会奏效的,我只好选择直球。

“为什么一定要我来帮忙文化祭?其实没有我也可以吧?”

“怎么了,学长的负面思考又开始了吗?好烦哦你就是想太多了才会这样……”一色温柔地说。等一等你刚才说了好烦对不对。

“这才不是负面思考,而是对你们能力的赞扬。明明你们有自己做好的能力,为什么一定要我来?”我说。

一色思考了一会,然后叹了口气。

“就算告诉你也没关系,不过你不要说是我说的……其实叶山学长说,只有你来帮忙,他才会参加文化祭。”

“他叫你怎么干你就怎么干啊……”

“也不是啊!毕竟学长很好利用……我是说很能干,有你在我也比较放心,还可以让叶山学长欠我人情,这么一石二鸟的方法,我怎么可能拒绝。”一色拎起书包,“好了,学长,我们可以回家了吗?”


老实说,这并不是一个非常意外的答案,甚至在听到回答的那一刻,我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不过那天晚上,我还是失眠,原因一定是喝了太多咖啡。

光是躺在床上也没有用,我干脆起来赶稿。计划中要拖到截稿日为止的文章,居然被我写完,在吓了一跳的同时,我发现天色已经亮了。

身为一个普通的废柴大学生,并不是不习惯熬夜。不过天气降温实在太快,第二天我打起了喷嚏。本想打电话跟一色请假,但是想到早一天做完就可以早一天摆脱工作,上完课后我还是照例去母校报道。为了摆脱工作而工作,这是哪门子的悖论啊?习惯了工作,就会不知不觉变成社畜,教训就是我。所以结论就是最好不要工作。

一旦坐到座位上,早晨还没有缠上我的睡魔就一并向我袭来。算了,反正有事的时候叫我就好,怀着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我趴在面前的桌子上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是梦境还是现实,我模模糊糊地听到几个人的声音。

“哥哥不要在这里睡啦……咦好烫”

“是感冒了吗?真是的所以说学长……”

“我带他去保健室吧,你们快回去忙。”

“啊,真的吗,麻烦学长照顾这个废柴哥哥,小町好感激……”

谁是废柴哥哥啊?

这是我唯一的想法。


我睁开眼睛,眼前是不认识的天花板。

不,我开玩笑的,无数次逃课跑来睡觉的保健室,我怎么可能不认识。

那么,问题就剩下,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把视线转向窗边,叶山就站在那里,靠在窗框上望着窗外的操场,表情带点怀念又带点寂寞。明明时值文化祭,体育社团根本不可能训练,他看着窗外的眼神,却好像是看着过去的伙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也许是感觉到这边的视线,他慢慢看向这边。

“你醒了啊?”他露出一个微笑。

我愣了一会,才想起回答。

“……哦,算是吧。”


“是你把我带来这里的吗?麻烦你了……”

我坐起身,按住还在发痛的头,这才想起跟叶山道谢。他睁大眼睛,摆摆手说:“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道谢的事……”这种标准的优等生回答,反而让我烦躁。似乎有很多问题堵在喉咙口,又不知该从何说起,最终,我还是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

“叶山,你为什么要这么关心我?”

这是个没头没尾,极为突兀的问题,叶山表现得有些吃惊,也是理所当然。我静静地等他回答,最后,他露出那个我经常看到的,带点苦楚的微笑,说:

“是啊,如果有一天能告诉比企谷就好了……”

如果他肯定对我的好意,我会委婉地表示对他的拒绝吧。如果他否认有这么一回事,我会随便开一开玩笑蒙混过关吧。然而他做出这样暧昧不明的回答,我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第一章

 
评论(7)
热度(107)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