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はやはち]春が来る(二)

谢谢大家之前的评论,挨个回谢谢好像也有点奇怪……总之就在这里一起谢谢了


===

序章

第一章


我在家里躺了三天,完美地错过了文化祭。其实也并没有严重到那种程度,只不过一旦有了逃避现实的借口,就想逃避得更久一点,所以谁来养我吧。

“锵锵锵,小町带手信回来了哦!”大概是去参加庆功宴了吧,天黑后小町才吵吵闹闹地推开门。我家是双职工,父母经常不在,所以门禁也不太严格,想想还真是令人担心。

“怎么样,还顺利吗?”我顺手去翻装手信的袋子,被小町挡住:“还有雪洞的份呢。”人不如猫,真是可悲的格差社会。我只好做出幽怨的眼神,看着小町用章鱼烧喂猫。话说,就算是猫,超重也会影响健康吧?

“哥哥真是太小看小町了。”小町摸着雪洞说,“这点小事你妹妹怎么可能失败。”

也对,加上一个那么可怕的学生会长,我也很难想象会出什么问题,让表演人员拖时间那种严重的事情更是不可能发生。

“是说虎兄无犬妹的意思吗?”

“是说哥哥太废材,妹妹不得不努力变得能干的意思。”小町白了我一眼。

我乖乖等小町许可,总算吃到宝贵的手信,可惜吃过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失策。

因为感冒,吃起来并没有什么味道。


我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无疾而终,接下来就能回到自己平静的生活,不过事实告诉我,这种想法实在太天真了。


我喜欢在市民图书馆赶论文,这是在升上大学之后才养成的习惯。国文专业不像别的专业,要交的论文太多,要查的资料自然也多。如果在家里念书,就不得不背一堆沉重的参考书回家,对于喜欢偷懒的我来说自然不算最佳选择,所以离家近的这处图书馆就成了最好的去处。

于是今天,我也怀着早点糊弄好论文……我是说好好学习的心思来到图书馆。但是似乎哪里有点不对?

“你在这里干嘛?”在忍受了半天违和感之后,我终于向对面的人问出了这个问题。对于社交恐惧的我来说这真是一个可喜的进步,不过重点不是这个。

“学习。”叶山眼皮也不抬地说。

这人真是让人火大。

“拜托你找一个别的地方好不好,这里的空位多得是。”

“为什么?”叶山抬起头,“明明认识却不坐在一起不是很奇怪吗?”

在你的世界才奇怪啦,在我的世界叫做常识。

“我是说,”我尽量保持耐心,“你太显眼了,跟你坐在一起我会很困扰。”

“虽然是会比较显眼没错,但也不是我自己愿意的。”

这人真是超级让人火大。

“长得帅的人最讨厌了……”我不由得吐露心声。

“你这只是单纯的抱怨吧?”

“那又怎样,你怎么知道我是在说你。”

“其实也不全是好处哦?如果可以我倒是希望分给你一点。”叶山完全无视我的回答。

“莫非你是在拐弯抹角地说我丑……”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这么说……”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性格超级差劲?”我忍无可忍地说。

“有啊。”

呜哇那个人是谁我要跟他结成心之友。

“就坐在我对面。”叶山一脸无辜地说。

我早该知道。


我本想继续理论,但是管理员姐姐已经向我投来严厉的目光,我只好闭嘴。话说,为什么被瞪的只有我?我又不是罪魁祸首。

于是,第二天在同一个位置见到叶山,实在是一点也不令我感到意外。如果在这里退缩,总觉得在气势上输了,于是我默默地回到习惯的位置。

“你又是为什么坐这里?”

明明没见叶山抬头,他是怎么知道我来了的?

“学习。”我丝毫不掩饰声音里的怨念。

“你不是很困扰吗,跟我坐一起。”

“啰嗦,我可是很喜欢这个座位的通风和光线,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放弃。”

“啊,原来如此……”叶山的声音带上了笑意。

“怎么了……”

“没什么……我还以为,比企谷今天不会愿意坐在这里了。”

“你自我感觉太良好了,我还不至于要特意躲着你。啊,对了,像阳乃那种就另当别论,她真的好可怕。”

其实这是刻意转移话题。我偷看一眼叶山,他露出我熟悉的苦笑。

“是啊,真的好可怕……难得跟你意见一致。”

于是座位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


我相当中意我的专业。大多数功课,就是阅读指定书籍,再把感想写成论文。似乎也有些人认为这样的任务相当痛苦,但我喜欢读书,所以这种功课对我来说还算轻松。虽然我经常到图书馆报道,不过功课其实完成得很快,剩余的时间就被我用来阅读老师的推荐书目以及轻小说。最近的图书馆意外地收集了很多轻小说,真是方便。

不过,对于叶山来说,大学的功课似乎就没那么轻松。基本上我能见到他的时候,他都是神情险恶地和大部头教科书作战,那上面还画满了各种记号。出于好奇,我也翻过两页他的课本,结果一个字也看不懂。不,不是分开来看能懂,合在一起就看不懂,他的课本远没有这么亲切,是真的一个字也看不懂,因为书里都是看起来离奇诡异的片假名。这书的意识也太高了吧?似乎还有布满了拉丁字母的课本,出于君子不近危墙的心理,我连碰也没敢碰。简直不想考虑那到底是哪一国的文字。

叶山本来选了文科,却考进理科学校,想必已经很辛苦,结果专业又是医学,这跟一直活在应考季有什么区别?想象一下整个大学时代活得像高三一样,我八成坚持不下来。不对,不是坚持不坚持的问题,是会不会死的问题。我绝对会死。

我盯着叶山的课本陷入沉思,叶山似乎察觉到我的视线,抬头向我投以疑惑的眼神。

“不,那个……”我说,“学医难道不会很累吗……”

叶山愣了愣,然后咧嘴一笑。

“既然选了这条路,就只好全力以赴了。”

不不,不用在这里发挥帅哥power也可以的。.

为什么总是见到你选这种难走的路,话说,你果然是M吗……


人的适应性真是可怕。没过多久,叶山的存在对于我来说就变成了很自然的事。虽然有时女生的视线让人比较在意,不过反正又不是冲着我来的,所以没关系。话说,亏叶山能在这种环境中专心学习。果然是因为已经习惯了吗?人的适应性真是可怕。

“你来啦。”“哦,哦……”

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会互相打招呼的关系。

“这个你喝吗?”叶山丢过来一罐MAX咖啡。

还被投食了!

“等等……为什么要给我啊,无功不受禄……”

“没办法啊,”叶山无奈地说,“一不小心按到了,这个太甜。”他指指面前的黑咖啡。

“噗……”我不由得笑出声。

“为什么要笑啊……”叶山满脸不爽。

“没有啦,就是……”我笑了一会,接着说,“我也干过类似的事啊,想买MAX咖啡结果买到黑咖啡之类的……哈哈哈……原来你也会干这种事。”

这倒是让叶山有点意外。不过他很快就低头去翻他的书。

“别笑了……”他小声说。

能看到叶山做出这种脱线的事,和这样闹别扭的表情,总觉得有点赚到。我低下头掩饰上翘的嘴角。


小町最近回家总是很晚,天又黑得越来越早。虽然我知道她因为学生会的事每天都很忙,但总觉得最近兄妹交流是不是越来越少了!?真是女大不中留……

怀着这样寂寞的心情,我有气无力地趴在客厅的桌子上。雪洞不凑巧在这种时候跑到我面前。算你撞到枪口上,我抓住雪洞一通乱揉。雪洞喵喵地发出强烈抗议,吵死了,让我排解一下被妹妹冷落的寂寞又不会怎样。

“我回来了……”正揉着雪洞的时候,从玄关传来有气无力的声音。小町没精打采地出现在我面前,似乎完全无视我的存在。

“小町你没事吧……”看到小町被工作压垮的样子,我胸口一紧。不要在这里倒下!哥哥的未来还寄托在你身上呢!

“什么嘛原来是哥哥啊……”

小町这才作出反应。她把书包甩到一旁,走到我面前一把抢过雪洞。雪洞叫得更大声,没用的,谁让这家人累积了这么多压力,身为家猫理应帮主人分忧啊。

“完全不会没事啊……”小町忧愁地说。她的目光似乎看着某处十分遥远的地方,搞得我完全不敢问发生了什么。反正就是那样吧,只要是工作,总会有一两次变成这种燃尽状态,所以还是被人养最好了。

“要不要喝咖啡?”身为训练有素的哥哥,我即刻作出贴心的对应。

“要喝!”她的声音立刻变得精神百倍,女孩子真是神秘。


我端着咖啡回来,小町还在玩猫。趁她端起咖啡的功夫,雪洞一溜烟地逃跑,辛苦你了。

“真是的……”小町鼓起嘴。她抬头看我,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抓住刚才丢到一边的书包翻起来。

“对了,看到哥哥的脸想起来了……”

原来刚才没有在看啊,真是失礼,爸妈有没有教育你说话的时候要看别人的眼睛?虽然我也没有在看就是了。

掏了半天,小町拿出一张优惠券一样的东西。

“这个给你好了。”

“这是什么?”

“电影票的双人兑换券。最近举办的活动似乎让合作商家很高兴,所以学生会就拿到很多这种兑换券。每个人都有份哦。”

“是吗?倒是也挺不错的,小町你什么时候有空,下次一起去看……”

“哥哥。”

“嗯。”

“身为花样年华的大学生,邀请看电影的对象只有妹妹,小町认为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嗯,嗯。”

“其实小町也很想跟哥哥一起去看啊,但是小町忙着学生会和补习班的事,实在是没有时间……”小町做出一个擦眼泪的动作,“对了,刚才的小町分数很高。”

“不,就算你这么说,我也找不到人陪我一起去看啊。”我冷静地指出。

“真的?那小町就留着自己去看了,让小町想一想有没有合适的男生……”

“哥哥想要这张票超想要请给我吧拜托了!”


于是现在的我,就不得不对着这张电影票烦恼。真是的,小町又不是不知道我的为人,这是要让哥哥怎么办……

不过,稍微想象了一下小町和别的男生出门的样子,我就浑身发冷。危险一定要扼杀在摇篮之中!哪怕送给别人也好,绝对要把这张票用掉。

“说起来,”我问坐在对面的叶山,“你最近有空没有?”

“诶?”他抬起头,表情像是吓了一跳。反应不用这么大吧……

“我这里有张双人的电影券……你要是有空的话就随便找谁去看看吧。”

“比企谷还真是坏心眼。”叶山苦笑道,“我怎么可能随便找谁去看。”

“这个,你说得也是。”我尴尬地回答,“也不用非得找女生去,找男生去看也可以嘛。”

“那比企谷就跟我一起去看吧。”

他直视着我的眼睛。我本能地躲开他的视线。

“跟我一起看又没什么有趣的……”

“我又没有在你身上抱什么有趣的期待……”

“你这样说反而让人不爽……”

我瞪他一眼。

“只是想和你一起去看而已。”他苦笑道,“不行吗?”

我叹了一口气。

“倒是没什么不行的……”

叶山瞪大眼睛,然后噗地一声笑出来。

“又怎么了啊……”我不高兴地说。

“没什么……只是想起来第一次约你出去的时候你一下子就拒绝我。”

现在不会拒绝我了啊,他笑着补充道。于是我向他指出,票的主人是我,我随时都可以反悔。

“抱歉抱歉……”他一边笑一边没有丝毫歉意地说。

我沉默地看向一边。

其实我不太想回忆起那些过去。所谓过去这种东西,充斥着自己大量的不成熟和黑历史,特别是像我这种过去基本都是黑历史的人,更是想把过去封印起来不让任何一个人知道。

所以不愿意想起,就算偶尔不得不想起,心情也会变得沉重。

如果是不快的回忆,自然不愿回想,就算是快乐的回忆,也只会把过去和现实的差距更清楚地摆在眼前,所以还是不要回想起来比较好。

而和叶山的回忆,大概包涵了这两方面。


我们没有立刻定下看电影的日子。大概是因为彼此都觉得日子还长,选哪天都行,又或者是最近都没有特别想看的排片,无论是什么原因都无所谓。

总之,在下个周末,叶山早早收拾好书本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有什么事要提早离开。

“这么早就走了?”我随口问。

“你说什么呢,比企谷。不是要一起看电影吗。”

“你都不问我有没有时间的吗……”

“反正比企谷又不会有什么预定。”

真是失礼,笨蛋。我当然会有预定,比如周末上午的光之美少女。

虽然这个下午我是没有什么预定,不过总觉得最近叶山对我特别毒舌,这好像不是错觉。

我这么说了之后。

“想要我对你顾虑吗?倒也不是不可以……”叶山露出一个烦恼的表情。

“住手千万不要我会起鸡皮疙瘩。”

“只要比企谷高兴就好。”

不要把人家说成被毒舌会很高兴的M一样。我可不是你。

算了,反正你高兴就好。


平时在图书馆我们并不太交谈,倒不如说为了不打扰四周,话是越少越好。不过一起走在路上,总觉得好像还是说些什么比较合适。叶山倒是完全没有想找话题的样子,只是专心地向前走。怎么回事,难道不自在的只有我吗。

现在想来,我一定是不太习惯这种状况,所以,才会问出接下来的话。

“说起来,叶山你为什么要读这所大学?”

叶山有点意外地看向我。他没有立即回答,似乎在烦恼措词。

“……对不起,难道踩到你地雷?那你不说也可以。”我小心翼翼地说。

他立刻摇摇头。

“不,没什么,让我想想……大概是为了追求意外性吧。”

听起来真是意识好高的词。

“其实选学校的时候家人给了我几个建议。虽然他们也说尊重我的意见,选别的学校也可以,但是我还是觉得在那其中选比较好。其中别人最预料不到的大概就是这所学校。”

就只有这么简单,他不好意思地笑着说。

“至于原因……”他看了我一眼,“我想你应该明白。”

是啊,我当然明白。不可能不明白。

哪怕是再舒适的居所也好。再温柔的时光也好。如果那是建立在谁的感情之上,就总有非放手不可的一天。虽然想要在那居所哪怕多待一刻也好。虽然祈祷过让那样的时光哪怕多持续一天,也好。

“无法赢过罪恶感啊。”他轻轻地说。声音溶入白色的雾气,飘散在风中。感受到寒风穿透身体,我默默地裹紧外套。

不知何时冬天已经来了。


其实我不太喜欢和别人一起看电影。和别人一起,就意味着要顾及到另一个人的意愿和口味,最后在二人可接受的范围内取得微妙的平衡,还是一个人的时候比较轻松随意。所以,在到了电影院之后,我把选片直接丢给叶山。

“选你想看的片子就好。”

“诶,这样真的好吗?”

“我说好就是好。”

“这样啊……那就选这个恐怖片。”

叶山用带点玩笑的语气说。我抬头瞪他。

“为什么要选恐怖片……”

“因为很期待你的反应……”“绝对不要。”

我打断他。

“那还是比企谷来选吧。”

选你喜欢的就好,他补充道。

明明嘴上说着不需要顾虑我,也没有这个必要,却还是会在这种时候若无其事地照顾别人。我知道这或许只是叶山的习惯,可我还是会对他这一点感到不爽。

不可能把这样的话说出口,我把视线转回到排片表。说到底我又不可能选最想看的片,才不想惊吓到幼女。被幼女报以奇怪的眼神我也会很受伤。不过,也许她们会直接无视我,而是盯着我身边这位帅哥看也说不定。想象一下就觉得还不如死掉算了。

犹豫再三之后,我还是选了保险的好莱坞大片。反正像这种大众向的片子,无论剧情如何,看看特效也不会吃亏。不过,这就发生了一个问题,离影片开场还早,于是我们只好找一个地方消磨时间。

“说起来楼下有一间星巴克,不如去那里。”叶山提议。

“……点单岂不是很麻烦,那些咒语似的东西你会念吗……”

“咦?会很麻烦吗?”叶山莫名其妙地说。

现充爆炸吧。


或许是周末的关系,星巴克里空位不多。叶山点了单,我随着他走进去找位子。不巧里面没什么合适的空桌,找来找去,只得拼桌。

靠窗的位子有一个大学生模样的人正在读书,他对面有两个空位。叶山走过去打了招呼。

“请问这里能不能拼桌?”

“能。”那个学生头也不抬地答应了。

“抱歉,我们接下来还要去看电影,不会坐很久……”

叶山一边说着一边坐下。这时那个学生抬了头,叶山吓了一跳。

“后藤?”叶山惊讶地说。

“原来是叶山……”

那个学生看起来也吃了一惊,露出一副不太情愿的表情,不过没有多说什么。

你们认识?我用眼神询问叶山。他这才回过神来,向我介绍。

“这是我大学同学。后藤,这是比企谷,我的——”

说到这里,他卡了一下壳。我赶紧帮他补充:“高中同学。”

叶山似乎松了一口气,又好像有点失落。


跟不认识的熟人的熟人坐在一起,总觉得很尴尬,我只好埋头专心玩手机,心想免费wifi真是伟大的发明。叶山一脸严肃地盯着手机屏幕,对面的什么藤同学则是一心一意地看书,倒也相安无事。

时间慢慢过去,无论如何,只要熬到电影快开场为止。不过,这点美好的期望以对面合上书开口讲话告终。

“叶山。快期末了吧?你考试没问题吗?”

“咦?”叶山回答,“我想大概没什么大问题……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是在想都这种时候了你居然有空看电影……”后藤露出讽刺的笑。

“别看我这样,其实功课压力对我来说还蛮大的……今天也是找个机会出来散散心。”

或许是察觉到气氛不对,不知何时叶山已经换上营业微笑。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啊……不过事已至此,又不能找机会逃跑,我只能装作充耳不闻。

“是吗?我怎么还听说教授打算给你的总评打优秀。这学年可还没完呢。”

“有这回事吗?老师的决定,我也不是很清楚……”

后藤哼了一声。

“学年总评跟能不能当上交换生有关,该不会告诉我你不知道?当然,我知道你父母是学校的理事,凭我这种平民,想跟你竞争,自然是痴心妄想……”

原来如此。

我明白这样的人。

这样的言语,并不一定是出于恶意。然而,他们看到的,只是别人的优势,和自己相对别人无法改变的,那些劣势。因其无法改变,而产生嫉妒。别人的成功一定是由于出身和运气。自己的努力才算是努力。然后抱着这些虚妄的幻想,慢慢沉沦下去。

虽然我并不是没这么想过。倒不如说基本上都是抱着这种想法才能面对现实。

叶山很优秀。

所有人都喜欢他。

所以会招来嫉妒。

所以他的努力才消失在他的光芒之下。

不巧我最讨厌看到的,就是努力的家伙被否定。

“那又怎么样?”

我出声打断他们的对话。

“我在跟叶山讲话,跟你有什么关系?”后藤没好气地说。

“那叶山的父母是不是理事,又跟你有什么关系?在乎这种无聊的事情,还不如自己回去好好努力,这样会来得更有效率。”

“闭嘴,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努力,你了解我什么。”

“那你又了解叶山什么?”

他对我怒目而视,我也以同样的眼神回瞪他。这种时候绝不能输的就是气势。

“好了好了……”叶山叹口气。

他把手搭在我肩膀上示意我冷静,然后转向对面。

“后藤同学,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误会。我暂时并没有出国的打算,所以更加不会参与交换生的竞争。如果你对此有意愿的话,麻烦你再去多跟教授确认一下。谢谢你让我们拼桌,我们这就告辞了。”

他冷静地说。


我不记得那天的电影讲了些什么。电影结束后,我找了个借口匆匆回了家。回到自己的卧室,我第一件事就是趴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头。

“我干嘛要多管闲事说出那种话……是笨蛋吗我……”

闷闷的声音消散在被子里,无人应答。


第二天我没有去图书馆。


 
评论(8)
热度(117)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