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はやはち]花都(CP17无料再录)

难得有两个人重叠的假期。

说起来,这责任在我。工作太忙,又早出晚归,简直连两个人一起醒着的时候都不多。比企谷因为这件事小小地闹过别扭。一开始,只是看起来不高兴。我再三追问,他才不情愿地说:

“这样跟住在一起之前有什么区别……”

算了,你就当没听到吧,我又不是被丈夫冷落的家庭主妇,过了一会他又补充说。

有没有人告诉过他,你这个样子很可爱?但是我知道,如果我说出来,他一定会更加别扭,所以只能把这样的想法藏在心里。

由于习惯了早起,休假的时候我也起得很早。比企谷则是睡到日上三竿,走出卧室时还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看到我的时候显然吓了一跳。“今天你放假吗?”他问。我点点头,他只是哦了一声。我又补充说,有现成的早饭吃。这下他的反应倒是大了一点,惊讶地看了看我,说:“我先去洗脸”

虽然是便利店买的,我小声说,不知道这句话有没有被他听到。

“说起来,今天你有没有事?”

吃完了早饭,他开始收拾碗筷。看着他的背影,我假装若无其事地问。反正不用问也知道,他八成没什么事。

“你是不是在想我反正没什么事?”他头也不回地反问。

“诶?”被猜中心思,我有点狼狈。

“哼哼哼……”他突然发出诡异的笑声。“天真,真是太天真了。现充一定想不到像我这样的人周末也会有计划吧!”

“我才没有很现充,连陪你的时间都没有……”

我出声反驳。工作都忙不过来哪里现充了?

“闭嘴,像你这样就叫做现充。”

他背过脸去,迅速地解决手上的活儿。不过我的眼睛没有漏掉他泛红的耳朵。谁要你说我天真。

我耐心地等他忙完,问:

“所以呢?你的计划是什么?”

他一言不发地走到CD架旁边,抽出一张影碟,把封面拿给我看。花花绿绿的颜色让我一时有点眼花,我努力地辨认封面上的标题。

“光之……美……少女?”

“没错。”他看也不看我地说:“这就是我今天的打算。”

“……就看这个?”

“没错。”

明明说得理直气壮却不看我的眼睛,真不知道算是有底气还是没有底气。

“想看这个为什么不早说?上映的时候一起去呀。”

这下子,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我,说:“你疯了吗?”

“为什么?不就是看一个电影。”

“坐在一群小女孩中间?”

“也没什么不好啊?”

他陷入沉默,半晌才说:“算了,是试图跟现充解释的我不对……”

“你又这么说……”

我表示抗议,但无济于事。

“而且你又没有空。”他补充。

这倒是无法反驳。

“那我今天有空啊。”

“哦。”

“而且很闲。”

“那感情好。”

“闲到不知道该干什么。”

“那就陪我看片。”他白了我一眼。

看来无论我说什么,都无法动摇他在大好周末欣赏幼女动画的决心。他就是这样,表面看起来似乎什么都无所谓,一旦做了什么决定却很难动摇。于是我不再说什么,乖乖在沙发上找个位置。

“算你识相。”他笑着把光碟塞进播放器。


一开始我还在想为什么要在难得的周末做这种事,小小地怀疑了一下人生,不过剧情倒是意外地有趣,一旦看进去倒是感觉也不错。我偷偷瞄一下身边的脸,意料之中地,他一副认真的表情。

“意外地挺有趣的啊。”我小心翼翼地说,他却毫无反应。我生起气来,拿手肘捅一下他的腰眼,满意地看到他立刻跳起来。

“叶山你想干嘛!”他怒气冲冲地说。

“没什么,我只是想说这片还挺有趣的啊。”我若无其事地说。

“……哦,那就好。”他一下子泄了气,老老实实地坐回我身边,虽然手还挡在刚才被我捅的位置。

“这是理所当然的啦。”坐回去之后,他盯着屏幕说。

“理所当然什么?”

“是说,这种动画让大人也觉得有趣是理所当然。”他语气有些不耐,但是慢慢地跟我解释说。

“为什么?”我漫不经心地问

“因为带小孩子去看的是父母啊,如果大人觉得无聊,就不会带小孩子去看了。”

“哦……那我是大人你是小孩子。”

“为什么会扯到这里……”他瞪我一眼。

“那你为什么会喜欢看这种片……”

“哪有什么为什么……”

“我是说,一般看这种片不是会想象自己变成主角吗,比如小时候看的假面骑士之类的。”

“咦原来叶山你会想象自己变成主角喔——”

明明他刚才还专注地盯着屏幕,现在却开始饶有兴趣地打量我。

“……怎么了难道很奇怪吗……”

我被盯得直心虚。

“主角……”他终于噗地笑出来,“还真不愧是你……噗哈哈”

也不至于笑得这么开心吧,我脸颊一阵发烫。察觉到我不满的眼神,他擦擦眼角,带着止不住的笑意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还真不愧是你……”

被这种语气说出来还真是一点也不感到高兴。我的语气不由得带上了别扭。

“那你又是怎样啊,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我吗?”他睁大眼睛,像是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屏幕里,魔法少女正呯地一声把敌人揍飞。

“嗯……如果非要说想变成什么的话,我想变成反派。”

“为什么……”

我以为他又要宣扬一番他的别扭理论,谁知他简洁地回答:“因为可以被Q娃揍啊。”

这还真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比企谷,我可从来不知道,你是这种人……”

“那又如何?现在是多元化的社会,我反对歧视爱好特殊的人。”

“如果你早告诉我的话,我也不是不能满足你的这种要求嘛。”

“……”

“虽然我没有这种爱好,不过如果是为了你,我愿意多研究一下这个世界……”

“闭嘴变态。”

他脸色发白地跟我拉开距离。

双重标准。

“喜欢被美少女揍就不是变态。”

“不是。”

“萝莉控变态。”

“那也比你强。”

我故作姿态地叹一口气。

“对啊,放着美少女不要却对你感兴趣,真是变态中的变态。”

“你……”

他张口结舌地看着我,说不出话来,最后一下子泄了气。

“你烦死了,我要看片。”

他转身看着电视,抬起手拨弄前发。

嫌烦的话就不要拉我一起看啊,我小声嘟囔着,不知道有没有被他听到。反正就算听到,他也选择不搭理我。这么一想,就不由得对吸引他注意力的电视产生了一丝嫉妒。悄悄地缩短刚才被他拉远的距离,这次他没有躲远。


想起了小时候。妈妈虽然很忙,有时还是会陪我看电视。我问,这个是好人还是坏人?妈妈就会回答,这个是好人,或者坏人。但是有时候,她会露出一副困扰的表情。嗯……算是反派吧?她回答说。是反派?但是不是坏人?面对我无穷无尽的问题,妈妈只是说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这部片子是不是也算这种类型?变成怪物只是因为寂寞,出场时是敌人的狼人少年其实只想让被仇恨蒙蔽的养父清醒,而剧情到了最后,后者也终于认识到养子对自己有多重要。和解的场面真的很感人,我听到身边吸鼻子的声音。

他刚才大概是开玩笑,不过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把狼人少年的样子跟身边的人重合。孤独的少年遇到了女主角们,找到了人与人相遇的意义,那么他呢?有没有因为相遇而改变呢?不,其实这不重要,我自私的愿望是,改变他的人是我。

片尾曲响了起来,他似乎察觉到我的视线,胡乱擦了擦眼睛,背过脸去说:“看什么看……”我感到胸口发紧,只好调整呼吸,装作自己若无其事。

“没什么……”我说,“只是觉得,偶尔像这样一起看片也不坏,下次再一起看吧。”

“真的?”他没有回头。

“真的。”

“那好。”

他突然站起身回房间,不一会不知道从哪里抱出一堆碟片,放在桌上。

“今天就看这些了。”他理所当然地说。

“这是什么……”

“刚才那部电影的TV版啊。”

“全都要看?”

“全都要看。”

“你不是都看过了吗……”

“我要重看一遍。”

看着哑口无言的我,他略带一丝不好意思地说:“我也不是非要你陪我看,你可以去做点别的……”

看着这样的他,我不禁笑出来。

“真拿你没办法……反正我也没别的事可做。”

“那,是你自己愿意的,你可不要反悔。”说着这种别扭的话,他缩回沙发上的指定席,拿起遥控器,斜眼瞄我,“中午要吃什么?”

“蛋包饭。”

就算你要求更复杂一点的料理,我也会做给你吃啊,他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着,按下播放键,我则是摇摇头,说,蛋包饭就好。

大概一辈子都拿这个人没有办法。


end.



附PDF下载链接:https://pan.baidu.com/s/1eSejrvs

----

FT的时候忘了说,虽然抓心Q娃剧场版是个幼女片,但是它是一个很文艺的幼女片,看的时候就觉得大老师的话一定会喜欢吧……

上午就发完了,谢谢来拿的妹子你们都是小天使!发无料真好玩啊[划掉]下次还想发[/划掉]

 
评论(10)
热度(79)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