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はやはち]春が来る(三)

其实一开始,我并没有刻意地决定去不去图书馆,但是不知不觉中,总是找着不去的借口。今天有新发售的游戏。今天天气太冷。今天累了,想回家睡觉。就这样一天拖过一天,竟然拖过了整个寒假,期末考试迫在眉睫,功课是不复习不行了。于是我把书本搬下楼,加入在客厅与复习资料作战的小町。一开始倒也相安无事,但这样的好日子没有持续几天。

“哥哥好烦。”

也许是英语的参考书太不亲切,正在和它苦战的小町竟然冒出这么一句话。虽然作为哥哥,我是对她的苦恼感同身受,不过竟然把无辜的哥哥作为排解压力的对象,是不是有点太过分啦?

“我只是在这里复习,又没有妨碍到你……”

“我不是说这个。”小町叹一口气,“是气场啦,气场很烦。小町不知道哥哥遇到什么烦恼,不过这样不加节制地散发这种颓废的气息,真的会影响小町的复习……”

“你在说什么,我又没什么烦恼。”

“啊,小町不是说,哥哥平时没有散发颓废的气场,但现在真的颓废到特别的程度,跟平时的颓废是不一样的颓废。”她完全无视我的回答。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啦。

对着反光的电视屏幕,我扯扯自己的脸颊。还是平时那样无精打采的表情,跟平时比起来看不出什么区别。

小町叹口气。

“小町不是说,非要对哥哥的事情插嘴……但是也想让哥哥记得,如果有什么烦恼的话,可以跟小町讲一讲,也许能派上什么用场也说不定。”

“不……”我说,“还没有到那个程度……大概。”

“真的?”

“真的。”我努力让自己显得可靠一点。

“哥哥既然这么说,那小町就选择相信哥哥。不过,”她加了一句。“不要勉强自己哦。”

我看起来真的有这么令人担心吗?不过,既然小町这么说,那也许是这样没错。要说不知道烦恼的源头,肯定是假的,但我不知为何,就是不想着手去解决。或许面对自我才是最难的事。


期末考试很快过去,我又恢复百无聊赖的状态。人一闲下来,反而会更加烦恼。到底是解决玩到一半的游戏,还是买来还没读的小说漫画,这种无聊的事都能让我犹豫好几天,然而还是什么都不想碰。什么都不碰,又会产生乱七八糟的想法,接着就会发生自我厌恶。为什么人生如此不易?居然会产生这种想法,看来我有哲学家的潜质。

就在这无所事事的时候,我的手机响起来,并且居然是陌生号码。

根据我不足二十年的人生经验,来电显示是陌生号码的时候基本不会有什么好事。到底是接不接?由于我短暂人生中积累了过多的心理阴影,要接起陌生号码,需要相当程度的觉悟,而现在我欠缺的,正是这份觉悟。我就这么跟手机大眼瞪小眼,好不容易做好心理准备,正要按下接听的时候,铃声停了。我松了一口气,正想躺回床上,铃声又响起来。更可怕了好不好。

不过这样一来,可以确定不是阳乃。因为她不会重新打过来,而是直接打给小町。真的好可怕。既然连那位可怕的姐姐都应付得了,还有什么我应付不了的呢!更何况,接电话是社畜的基本技能,来源是我老爸。

在我进行这一番没用的心理斗争时,手机仍然孜孜不倦地响着,简直有点可怜。我下定决心,按下接听键,对面传来的竟然是熟悉的声音。

“喂,是比企谷吗?”他犹豫地说。


这种时候应该怎么办才好?如果是以前的我,会直接挂掉电话也说不定。但是我只是轻声对话筒问:“叶山?”

“太好了,我还在想如果你换号了怎么办……”

连自己都听不太清楚的声音似乎正确地被话筒捕捉到了。我听到话筒对面松了一口气的声音。找我有什么事呢?虽然想这么问,却又问不出口,连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在害怕些什么。

“好久没见了啊。”叶山说。

“哦,哦。”

他是想问我为什么不去图书馆吗?就算问我也不会找到满意的答案啦。这么想着,我缩了缩肩膀,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但是叶山似乎并不打算对这种事进行追问。

“其实我最近也很忙,所以到现在才有时间联络你……“说到这里,他产生了一丝犹豫。不过,停了一会,他还是继续说道:“我想请你吃饭,作为上次看电影的还礼。”

叶山这么说,倒是让我相当意外。

“……不用了,反正是免费券,又没有花钱。”我条件反射地推辞。

“虽然你不介意,但是我会介意。”

“哈啊?”

“我不想欠人情……特别是对你。”叶山苦笑道,“我想这一点你也明白的吧?”

我倒也不是不明白。

“但是这只是你的自我满足吧?”我说。

“是啊,就是自我满足。”叶山爽快地承认。“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来。”

我没想到叶山能这么爽快地承认。

“你真是任性。”

“我就是这样的人。”叶山说,“你觉得去哪里比较好?”

我还没有答应你呢。我这么想着,说出来的却不是拒绝的话。

“萨莉亚就好。”

你是有多喜欢萨莉亚啊,他苦笑着说。


或许是顾虑到假期,叶山约了一个不早不晚的时间,可是等到了那一天,平时都睡到日上三竿的我却醒得格外早。躺在床上,对着手机游戏耗空的体力发呆了几分钟之后,我决定起床。

在家里什么也不想做,何况还有一个不好打扰的考生在,我干脆提早出门。二月上旬的天气仍然冷得让人忧郁,走出车站的我正想找一家店躲起来取暖兼打发时间,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叶山。大冷的天,他就这么站在外边发呆,左手插在兜里,右手则握着咖啡罐。这个样子站在外面可真是鹤立鸡群,不时有经过的女孩子回头看他,他却完全视而不见,若有所思地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如果是平时的我,大概会装作不认识,就这么躲得远远的吧。可是今天,我却产生了一丝犹豫。毕竟他在等的人是我,虽然并不是我让他在那里等,但是万一他生病感冒,我的良心还是会不安。

话是这么说,我却并不知道怎么上前搭话。如果是他高中时那些脑子看起来不太好的亲友,大概会跑上去用力拍一下他的背,顺便对他打招呼吧。不过,我并没有掌握这种高级的技能。

那么,难道要走上前去普通地对他打招呼吗?其实我是很想这么干,但如果我能毫无障碍地做到这种事,生活哪里还会有这么多烦恼。

就在我没用地想东想西的同时,叶山的视线刚好扫到我。他先是吓一跳,然后迅速朝我走过来。我则是因为未曾预料到的事态,下意识地转身逃走,理所当然地被他追上来拉住。我是笨蛋吗。

“别跑啊,比企谷。”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责备。


毕竟是孤独历史长达接近二十年的我,一遇到这种事的时候,应对方式就只有逃跑。而当这种方式失灵,就只好不知所措。张口结舌了半天,最后我自暴自弃地说:“你站在那,就不冷吗?”

“诶?”叶山愣了一下。好久不见,我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看来让他颇为意外。但是他很快气闷地说:“这跟你一看到我,就要跑掉,有什么关系。”

“还不是因为你看到我了……”话一出口,就连自己也觉得有些不讲道理。我慌忙补充:“我本来是想吓一吓你,你看到我了,那我不就吓不到你了……”

这只是个信口乱编的理由,连我自己也找不到什么说服力。“而且你干嘛来这么早……”我小心翼翼地接着说,同时偷瞄他的眼神。

他好像是相信了我蹩脚的理由,轻轻叹一口气说:“下次不要跑了,我……不,算了。”

我们僵持在原地,他仍然拉着我的手不放。“那个,手……”没等我说完,他就打断我:“我冷了。”

“啊?”

“我冷了,所以找一个暖和一点的地方吧。”他转身拉着我的手腕走出去。

到最后他也没有回答为什么他会来这么早的问题。


一路走到商场中间,他才停下脚步。他走得太快,搞得我有点气喘吁吁。明明停下了,他还是一副不打算放手的样子,我只好开口:“那个……叶山同学?你打算什么时候松手?”

“你又跑掉怎么办。”

真是不懂你们现充在想什么……话说回来,大概我看起来也很难懂就是了。

“我不会跑掉啦……今天是你请我,又不是我请你。”

经过我这样的努力说服之后,叶山才不情愿地放开手。还好还好,如果再多承受一秒路人的目光,我真的会想死。

“那,你想去哪?”沉默了一会之后,叶山说。

“啊?我无所谓啊……要找个暖和地方的人不是你吗?而且反正我也没什么朋友,适合两个人去的地方,我也不太了解……”

帮现充出主意什么的我才不要,太可悲了。

“你又来……”叶山相当无语地看着我。不过他想了一想,说:“就去游戏中心吧。”


虽然是寒假,但今天是工作日,我们来得又早,所以游戏中心里人并不多。这种地方原本就是设计给亲友家人同乐的,平时我路过这里都是迅速离开,不过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是消磨时间,这让我反而有点不知所措。视线投向角落,我看到一台夹娃娃机,突然想起几年前和雪之下也一起来过这里。

那时候我和她才刚刚认识,一起来这里给由比滨买生日礼物,明明是和小町一起来,最后却遭到她的抛弃,结果又是撞上阳乃,又是撞上由比滨被她误会。当时并算不上什么非常开心的经历,现在想来却觉得十分怀念。从那时起,已经过了好几年,她俩都已经不在我身边,雪之下喜欢的熊猫玩偶却仍然在夹娃娃机的玻璃橱窗里耀武扬威,不愧是她看中的角色,到现在还这么有人气。

如果告诉当时的我,如今仍留在我身边的人是叶山,我一定会难以置信吧。

“怎么了?”

我大概很是发了一阵呆,直到听到叶山叫我的声音才回过神来。

“一直盯着那边。想要吗?”叶山说。

“啊?没有,我只是——”

只是想起了一点过去的事——还没等我说出口,叶山就走向那台夹娃娃机。

“等等,我没有想要。”我赶紧追上去。

“是吗?反正我都好久没试过了,就当练练手,看看有没有退步。”叶山完全不当一回事地说着,掏出零钱。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阻止,只好在一边充当他的拉拉队。不过,我真不知道他竟然还擅长这种东西。明明平时学业和社团都这么忙了,居然还有练习这东西的时间吗?我这么问了之后,叶山回答说:“小时候雪乃……雪之下同学经常会想要。”

不不,在我面前不必改口也可以啦。

我想起雪之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眼神。也难怪,有个看起来做什么都很轻松的幼驯染,不服输的她认为自己能做到,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我也见识过她停在这前面走不动道的样子……后来我请这里的工作人员帮忙夹了。”

“还可以这样。”叶山惊讶地说,“要是我当时知道有这招就好了……当时阳乃姐跟我说夹不到就杀了我。”

“呜哇……好可怕。”我一不小心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

“对啊,超可怕。”叶山认真地回答我,手上动作不停。娃娃机的爪子顺利夹起玩偶,但是快到出口的时候,爪子一松,玩偶掉了下去。我发出失望的叹息。

“没关系,这是事前准备。”叶山冷静地说,又投入一枚硬币。这次爪子没有抓起任何东西,但在上升的时候,一根爪子勾到了玩偶,正好让它落入取物口。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叶山拿起玩偶。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简直像变魔术。

“想要吗?”叶山把熊猫玩偶举到我面前。

“不,我都说过没有想要了……”

“是吗?”叶山收回手仔细端详玩偶,“其实也不是因为你盯着这个玩偶看,只是因为刚才看到这个玩偶,觉得跟你很像……”

他抬头看看我,跟玩偶比来比去。“嗯,真的很像。”我被盯得脸颊一阵发烫,只得抢过玩偶:“还是给我吧。”

“比企谷要收下吗?”叶山突然一笑,“好啊。”

总觉得无论收下,还是不收下,好像都中了圈套。到最后我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咱们走吧。”


“想玩什么?”叶山说。

“随你高兴。我又没怎么来过。”

“那可不行。刚才我不是已经玩过了吗?”他指指我手里他的战利品。

我尴尬地把玩偶的袋子藏到身后。

“今天是我请你,所以由你来选。”叶山接着说。

算了,我并不想站在商场中心跟他拉锯战。正好看到身边的双人射击游戏,我指指那边:“就那个吧。”

如我刚才所说,我对这种游戏中心真的没什么了解。不过在家里我还蛮喜欢玩射击游戏的,偶尔也会对这里的双人射击游戏产生一些好奇,只是一直没有这个机会。既然现在身边有现成的队友,那么试一试也不坏。

不过,游戏才刚开始,我就察觉,这实在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我凭借跟乌贼娘互喷墨水的经验,玩起来还算顺利,但是对于身边的叶山来说,这个游戏似乎就没这么简单。

“叶山,等一下,那个是人质……”话音未落,游戏画面已经跳出“Game Over”。我叹一口气,顺手去纠正叶山的动作。

“手应该扶着这边才对……”我抓住叶山的手,放到正确的位置。叶山的动作虽然很顺从,却没什么反应。“怎么了,也不答话……”我说着,抬头看叶山的脸,才发现他怔怔地看着我的手。

我这才察觉到他因为什么发呆,赶紧松开手。明明拽别人手腕的时候毫不犹豫,别人碰他的时候却这个样子,我很想指出这个问题,真正要说的时候问题却堵在喉咙口,说不出来。

“那个……抱歉。要不然你再自己练练?”

最后能说出来的就只是一个无关痛痒的道歉。

叶山这才有了微弱的反应。他低下头,轻声说:“不……你还是教我吧。”

声音小得连他身边的我都只能勉强听到。


话是这么说,经过刚才的事之后,我也不可能做出什么像样的指导。 叶山虽然很努力,到最后还是败下阵来。

“抱歉。”他苦笑着说,“我好像有点晕……”

那就不要勉强啊。听说运动神经越好的人越容易晕3D,可能这真的不是谣传。

“那么正好。”我说,“我也累了,咱们去吃饭吧。”


一到了中午,街上的人就多起来。天气还不算冷,但不知何时,早上出门时还耀眼的太阳被云层悄悄地遮住了,跟冬季的寒风一起酝酿出不稳的气息。刚刚从开足暖气的商场出来的我不禁打了个哆嗦。

简直好像是配合我一样,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哟,这不是比企谷君和隼人嘛。”随着声音,一只手搭上我的肩。

“难得见你们两个在一起,怎么,约会?”雪之下阳乃带着笑意说。

“不,才不是约会……话说你为什么在这里。”

“怎么啦,我不可以在这里吗?比企谷君真冷淡啊,姐姐我好伤心……”

声音听起来一点也不伤心啦。

“阳乃姐。”叶山打了个招呼。阳乃回以微笑,这一笑实在是光彩照人,如果不知道她的本性,恐怕会被轻易迷住吧。

“接下来要去哪里?”她问。

“快到中午了,一起去吃个饭。”叶山回答。说到这里,他的眼神露出一丝犹豫。

“这还不叫约会。”阳乃扑哧一笑,“去哪里?”

为什么非告诉你不可……

我叹一口气:“萨莉亚。”

“咦,怎么去那种地方……”阳乃夸张地反问。真是失礼。好歹也是家乡的特色之一,你这种态度是要怎样?我用眼神对阳乃倾诉,她则是一副你想说什么人家不懂的样子。

“对了,相逢即是有缘,要不要一起吃个饭?我知道一家很不错的店。姐姐请客!你们不会不来吧。”

翻译过来就是不来的话就杀了你的意思吧,我懂。叶山不安地看看我。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我倒是无所谓,不过请客就不必了……”我说。

“比企谷君真是好孩子!不过,我是不会让你们两个学生付钱的啦。”阳乃兴高采烈地说。

不,由你来请,我反而会很不安……

“既然比企谷都这么说了,那么我也不客气了。”沉默良久的叶山终于开口。


“说起来。最近你们两个关系不错呀。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变成好朋友啦?”坐在餐厅里,阳乃说。

“不,不能算朋友吧……”我下意识地回答。

“又来了……不要老是习惯性地反驳别人的话嘛,这让人怎么跟你聊天。”阳乃笑出声。

有种被看穿的错觉,我下意识地缩了缩肩膀。她的笑容我十分熟悉,在别处,别的人身上,我也曾经见过类似的笑容,不过,这不是适合提起的事。

“那么是什么?熟人?”

“熟人,有什么不好……”

“没什么不好啊。……没什么不好。”她重复了一遍。“只不过……你想要一直这样下去吗?”

“阳乃姐。”沉默已久的叶山终于开口,“不要拿比企谷开玩笑了。”

“是吗?看来是我问错了对象。”阳乃看着叶山说,“隼人你,想和比企谷一直这样下去吗?”

叶山一时语塞。过了一会,他才低声说:“这跟阳乃姐没有什么关系吧?”

柔和的声音。但是事到如今,我已经知道,那声音里含着明显的拒绝。

阳乃的声音里突然失去了笑意。她平静地说:“不要误会了。我并不是想插嘴你的事。如果这真的是隼人期待的状况——那么姐姐就觉得,这样也无所谓哦。”

她没有说下去。这是当然的,因为不必说,我们也知道下一句话是什么。

作为单纯的熟人过于接近,作为朋友又太过彼此顾虑,难以名状的关系。

只要放弃彼此之间的联系,随时结束也不奇怪的关系。

叶山想要改变吗?他的想法只有他自己知道。

而我的选择是逃避。


也许是因为被阳乃问了那样的问题吧,回去的路上我和叶山都选择沉默,这也是理所当然。我无处可去的视线投向天空,发现那里开始飘落白色的颗粒。

下雪了。在这个时节,千叶并不是经常下雪,不过看看铁灰色的天空,也并不会感到意外。伸出手掌,接住飘下来的雪,看着雪花在我手里消失,接着感到指尖发麻,不禁开始后悔出门的时候没带手套。叶山又是如何呢?他不冷吗?我看向前方的叶山,却只能看到他的背影。明明这么想着,却连快走几步赶上去与他并肩的勇气都没有。我讨厌这样的自己。

好巧不巧地叶山就在这时候回头。我吓了一跳,用眼神询问他“干嘛”,他却只是呆呆地看着我,然后说“原来下雪了”。飘落的雪花已经积在他的肩膀上,头发上,变成一片白色。都下了这么久了,你在想什么呢?如果是平时的话,我一定会这么吐槽,可是现在我却只能沉默地看着他走向我。

“待会到了有暖气的地方,会化的。”说着,他自然地伸出手拍我肩膀上的雪。我吓了一跳,除了和家人以外,我并不习惯这样的身体接触,不禁条件反射地躲了躲。叶山立刻收回手,露出寂寞的表情。

“抱歉……”他小声说。

罪恶感涌上心头,简直就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一样。被叶山如此顾虑,反而会让我感到不知所措。要说起来,我并不讨厌和叶山相处。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他不必像对别人那样,时时刻刻地照顾旁人的感受。表面看来,这似乎让他比较轻松,但事实上,轻松的是我。证据就是,他刚才的行为让我感到十分沉重。

“有什么事吗?”

我好不容易挤出这一句话。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轻轻地吐出一口气。水汽凝结成白色的雾,在空气中飘散。

其实我并不太愿意拍落身上的雪,甚至觉得这样有点可惜。因为,在这样并不是很冷的天气,雪花一旦落到地上就会立刻融化,不留丝毫痕迹。

所以我更愿意让雪花留在自己身上,哪怕多一秒也好。

不顾我这样的想法,叶山开了口。

就像清晨来临必定会太阳升起一样。就像春天来临必定会冰雪消融一样。

“我喜欢你,比企谷。”

他就这么若无其事地说出不可以说出口的话。


TBC

---

我不要再改了(血书

 
评论(10)
热度(74)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