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春物八卷节译

♢♢♢♢♢♢♢♢♢♢♢♢♢♢♢♢♢♢♢♢♢♢♢♢♢♢♢♢♢♢♢♢♢♢♢♢♢♢♢♢♢♢♢♢♢♢♢♢♢♢♢♢♢♢♢♢♢♢♢♢♢♢♢♢♢♢♢♢♢♢♢♢♢♢♢♢♢♢♢♢♢♢♢♢♢♢♢♢♢♢♢♢♢♢♢♢♢♢♢♢♢♢♢♢♢♢♢♢♢♢♢♢♢♢♢♢♢♢♢♢♢♢♢♢♢♢♢♢♢♢♢♢♢♢♢♢♢♢♢♢♢♢♢♢♢♢♢♢♢♢♢♢♢♢♢♢♢♢♢♢♢♢♢♢♢♢♢♢♢♢♢♢♢♢♢♢♢♢♢♢♢♢♢♢♢♢♢♢♢♢♢♢♢♢♢♢♢♢♢♢♢♢♢♢♢♢♢♢♢♢♢♢♢♢♢♢♢♢♢♢♢♢♢♢♢♢♢♢♢♢♢♢♢♢♢♢♢♢♢♢♢♢♢♢♢♢♢♢♢♢♢♢♢♢♢♢♢♢♢♢♢♢♢♢♢♢♢♢♢♢♢♢♢♢♢♢♢♢♢♢♢♢♢♢♢♢♢♢♢♢♢♢♢♢♢♢♢♢♢♢♢♢♢♢♢♢♢♢♢♢♢♢♢♢♢






前情提要:大老师和阳乃在市内咖啡店偶遇,之后又遇到了大老师初中时代告白过的女生(折本香织)及其友人,折本让大老师向她介绍叶山,阳乃因为觉得很有趣叫来了叶山。之后两个女生约叶山出去玩,叶山想让大老师一起去。

(p138)
来到窗前时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
“现在有空吗?”
回头一看,叶山正在那里爽朗地微笑。
“……干嘛。”
我应声道。叶山环顾了一下四周,对我招招手。应该是想说悄悄话吧。
但是,我十分不愿意靠近叶山的脸。话说,海老名还在教室里呢……而且这种的……多不好意思……。
不过这也无所谓。我和叶山之间应该没什么悄悄话可说。因为就连一般的谈话也没有过。
如果真的有什么可说的,也就是修学旅行时的事了。但是,我们彼此应该都不会提起当时的话题了。
我一动不动,只用视线催促他说下去。
这样一来,叶山微微困扰地笑了,放弃地耸耸肩。看来他是打算就这么说了。
“其实是上次见过的折本同学和仲町同学的事。”
“嗯。”
这样说来,最近托阳乃的福,他被迫认识了那两个女生。怎么了,被缠上了,不知所措了吗?不过很遗憾,我可帮不上你。
然而,这并不是叶山要说的话。
“我想跟你商量一下星期六的时间。”
“哦。”
星期六。星期六。提起星期六不就是那什么。超级英雄时间的前一天。那不就是宝石宠物和美妙旋律?什么啊,原来是问我播放时间么。在早上啊早上。这种事情哪里需要找人商量。
虽然我是这么想,不过叶山会问这种事才怪。
那,星期六是怎么回事……。
我这么想着,叶山惊讶地望着我。
“难道你不知道吗?她们发短信问我周六去不去千叶玩。”
“我不知道啊……”
出去玩?这种人我不认识……。
话说回来,我可是从来都收不到什么短信的哦?啊,一开始就没跟人交换过邮件地址嘛。上次更换邮箱的时候发了短信,结果都被退信了。
那么,没有叫上我也是理所当然的。什么嘛!因为不知道我的联系方式就没叫上我!真是怕羞的女孩!
才怪。
不用说,她们当然不会邀我去。
然而,叶山似乎并没理解这个事实,疑惑地歪头。
“是吗……。我还以为是大家一起去呢。”
按叶山的思考回路,大概是会得到这样的结论。他就是这种大家越要好、越若无其事就越好的家伙。
“我就像是做菜时会加的高汤,不对,清水一样的东西啦。反正她们不会叫上我,我没有去的道理。你爱去不去吧。”
“没有叫上你吗。”
叶山点点头,微笑着继续说。
“那我可不可以请你一起去呢?还是人多比较好。”
“我当然不可能去……”
这人是笨蛋吗。她们没叫上我,我岂不是成了不速之客。她们看到我的瞬间,就会用“为什么这个人在这?”的目光看着我,这我早就知道。
而除了折本她们的反应,还有别的问题。
“说到底,你觉得我有可能会跟你一起出去玩吗?”
一听这句话,叶山收起微笑,变成严肃的表情。恐怕如今我也是差不多的表情。
我完全无法想象我们这两个阶层、种姓、境遇都不同的人竟然会主动在学校以外的空间相会。如果有人熟知我们平时在学校的样子,看到这种场景,一定会觉得十分不可思议、莫名其妙。不,就算不是在校外,此时此地的状况也足够不一般了。
而且,就算不是从客观角度,从主观角度来想,这种场景也是绝无可能的。
在明确被区分上下关系的瞬间,彼此的隔阂就严峻地挡在眼前。我无法跨过这隔阂,也不会容许叶山跨过这隔阂。
世界和我,都是小气鬼。
看起来就像是我们彼此互相瞪着一般,沉默降临。
打破沉默的是叶山。
“你就当成是帮我一个忙,能不能一起去呢。”
出人意料地,叶山低下头。我看不见叶山的表情,但是看着他紧握的拳头,就知道那表情绝对不是平时的微笑。
我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想法,竟然不惜对我低头。但即便如此,我也不可能就这么答应他的要求。
“我帮不上你,你也不是需要别人帮忙的人。”
听到我这么说,叶山的肩膀微微地动了。但他并没有抬头。
“而且我不想在休息日出门。啊,对了,你可以随便带一个朋友介绍给她们嘛,这样就万事解决了。”
我留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是吗……”
在窗子关闭前,我听到他低声说。

前情提要:(在叶山的拜托下)阳乃打电话硬要大老师去约会,说如果你不去的话就到你家接你(好在意是谁去接)

(p151)
直到与叶山他们一起去玩当天,都没有任何人联络我。也对,他们没有我的联络方式,自然是无可奈何,但是……这种附带品的味道是怎样。除了我以外,如此被嫌弃的附带品也就是食品添加剂了吧?
我像平时一样去上学,与周围的空气同化,走进教室。
在自己的座位上过了一会。
叶山也像平时一样在教室后方,被户部和三浦、由比滨等友人围在中心。他还是一如往常地聊天,丝毫没有今天要跟别的女孩子出去玩的气氛。
恐怕他已经习惯这种事了吧。明明我这个附带品还一直在想“什么时候会联络我”,坐立不安的说……。
也许我把这种坐立不安的心情表现出来了吧,叶山注意到我,穿过桌子的空隙走过来。
他站在我面前,好像是烦恼着该怎么跟我搭话,犹豫了一会。不过,最后他还是平平常常,简洁地说道:
“今天你打算几点过去?”
这是什么问法……难不成你想跟我一起去……
“你不是有社团活动吗?”
今天不是休息日,一般来说叶山要去参加社团活动。难道让我等他社团结束吗。绝对不要。
但是,叶山若无其事地说。
“今天休息。操场有很多人在用,所以有时候排不到我们。”
确实,我们学校的操场并不大。除了足球社以外,还有棒球社、田径社、橄榄球社挤在上面。所以这种情况大概也是常有的事。
“哦,是吗。……那,你告诉我在哪集合就行了。”
不管怎么说,我也没必要特意陪他从学校一起去千叶。在现场集合就足够了。
而且,我也不想跟他在这件事上聊太久。我注意到由比滨在偷瞄我和叶山说话,所以还是早点结束为好。
叶山似乎也不至于想让我等他,干脆作罢,拿出手机。
“是吗……能不能问一下你的联络方式?”
“好。”
我在讲义背面迅速写下自己的手机号。因为在家里经常找不到手机,我把自己的手机号记得很清楚。用固话打着打着就记住了……
“只有号码,还真是你的风格。”(注:日本通常用邮箱发邮件代替短信)
在手机里输入我写下的号码,叶山忽然笑了。要你管。我又不会跟你发短信,有号码就够了。
“那么,到时候见。”
输入完了,叶山留下这句话,回到自己的座位。我没有目送他,单手支着下巴闭上眼睛。
离去千叶还有九小时左右。时间越近,我就越消沉。
今天也许非得带着愈发加剧的忧郁度过一天不可。

(集合前,又在咖啡店遇到阳乃)
阳乃在咖啡杯里加入牛奶和砂糖,用勺子搅动。然后她脸上浮现出十分开心的邪恶笑容。呜哇,这笑容比咖啡还黑。
“我像亲弟弟一样的人和我将来的妹夫约会,姐姐我当然要放在心上啦。”
“不不不才不可能是妹夫……”
像亲弟弟一样,是指叶山吧。在年长三岁的阳乃看来,或许的确是这样。不过,这种说法听起来就好像我要和叶山约会一样,能不能别这么说啊……
我没精打采地想。阳乃自言自语地继续说道:
“而且……我也很好奇他不惜做到这种地步也要把比企谷君带来的理由。”

(p159)
太阳已经西沉,城市开始蒙上一层夜色。在站前,有很多人同我一样在等人。
这是周五傍晚,应该有很多人是去喝酒的吧。
眼前,有刚见面的情侣交谈几句,挽着手离去。
我挽起袖口看时间,正好是傍晚五点。到了集合时间。如果最先到的人是我,好像就我特别起劲一样,这让我非常讨厌。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我迟到,就变成了明明是个附带的,还给人添麻烦。
我的定位实在太难找准位置。不可以太显眼,却也不可以碍手碍脚。这几个小时一定很耗费精神。
刚到五点,叶山就来了。大概是坐轻轨过来的吧,他穿过检票口的人流走出来。不过,他即使在人群中也特别显眼,所以我很自然地看到了他。
叶山一边整理领带一边环顾四周,很快看到了我。他举起手向这边走来。
“抱歉,我来晚了。”
“不,正好准时吧。”
一两分钟算是在误差范围内。我也不是对时间特别严格的人,所以并不在意。
接下来就是等女孩子们了……我环顾四周,我身边的叶山也一样东张西望。一边张望着,他一边难以启齿似地开口。
“……对不起。让你陪我。帮了我很大的忙,谢谢。”
”没什么。因为雪之下家的姐姐太可怕,我才来的。要谢的话就谢她吧。“
事实上,如果阳乃不联系我,我是绝对不会来的。自己说出口可能很奇怪,不过比我年纪大的女性让我做这做那的,我很难不答应。还有妹妹也是。同年级的女生拜托我我也很难拒绝。讨厌,女孩子好可怕。
我没想到叶山竟然会祭出这种招数,自然对我的效果也是非同一般。他的”你好我好大家好“病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光想想就可怕。虽不至于要对他忠言逆耳,姑且还是让我抱怨一下吧。
“话说回来,你为了让我过来,竟然连那个人都要拜托……”
“啊,这不是她们吗。”
叶山打断了我的话。他指着的方向处,虽然很远,但能看到折本和她的友人走来。
她们也看到在这里等待的我们,快步小跑过来。
“久等了——”
“对不起,我们迟到了……”
折本像是完全不在意几分钟时间似的举起手,她的朋友,那个叫仲町的则是很抱歉地低下头。
“完全没有。……那么,我们走吧。”
叶山轻松地微笑着,走出去。两个女孩子跟在他后面。叶山似乎已经事先对她们说明了,她们即使见到我,也没有露出“你为什么在这”的表情。
“咱们是先去看电影?”
叶山回头,放慢脚步,好像在调整他与女孩子间的步幅,一边说着一边与她们缩短距离。
我在一步距离之外跟着叶山一行人。
我并不是想学大和抚子。确实我是顾忌到别人才放慢一步,但这还有更大的理由。
与折本她们见面的时候,我有种奇妙的违和感。
如果把它用语言形容,就是“一般般吧”这种扫兴的感觉。与女孩子一起出去玩,这种行为哪怕只是形式上的,对高中男生来说都算是不小的事件。
所以,感到这种违和感,让自己很意外。
初夏和暑假的时候,我都给自己打好预防针,绝对没有别的意思,绝对不要误解。不过,今天似乎并不用担心。
应该怎么说呢,什么感觉都没有……。
与此相比,见到叶山的时候我还稍微动了一下心呢。不这个是真没有啦。

前情提要:众人谈起初中的事情。叶山表示以前尝试过各种运动,初中才开始专心踢足球。折本提起大老师初中时得过体育测试的表彰,感觉大老师上台领奖很奇怪而笑了起来。

(p181)
啊哈哈。我也开始干笑。
平时不显眼的家伙在出乎意料的地方惹人注目,就常常会被嘲笑。在国语和英语课上的朗读也是常有的事。把异己示众是下等人的必修课。
两个人笑了一阵,大概是笑够了,一边说着“滑雪服很不错呢”,一边开始到处挑选适合叶山的外套。
“……真是奇怪的初中时代。”
“要你管。”
这根本就不怎么奇怪。一定有很多人经历过类似的事。
不如说,叶山的经历还比较稀奇。
然而,叶山的真意似乎并不在此。他耸耸肩,接着说。
“我不是说这个。……初中时,你喜欢过她?”
说着,叶山的视线朝折本望去。
“原来你喜欢那种类型?……好意外。”
“不要你多嘴……”
叶山露出调皮的笑容。虽然叶山是个永远微笑着的老好人,但他这种兴味盎然的样子我是第一次见。
然而,不必他特意指出,我也明白。
硬要说来,那就是年轻时犯的错误。
回顾过去,我的确曾以为自己喜欢折本香织,对她告白也是事实。但,这并不是因为折本对我来说是特别的人。
“不光是折本。与她完全不同,更文静的女生,和更吵闹的女生我也喜……也曾经是我中意的类型。”
把喜欢这个词说出口还是让我有点害羞。我换了更委婉的说法蒙混过关。
“我不是说她就是你喜欢的类型。”
叶山苦笑。我不喜欢他这种圆滑的态度。心中有某种就连自己也难以形容,近似于焦躁的感情,快要爆发出来。为了压制这种感情,我慢慢地说。
“……其实,过去是那样,也不代表现在一定是那样吧。”
“……是啊。”
叶山理解地点点头。然后我们的对话就结束了。
但叶山还是站在我的身边一动不动。
沉默降临,只听得到商场的音乐和折本她们吵闹的声音。
“到最后……”
叶山突然开口。
然而,那声音十分苦闷,说出的话就断在了那里。也许还要继续吧,我看向叶山的脸,叶山移开视线,望着远处,视线尽头不是在这间商场内,而是更遥远的某个地方。
“到最后,都没有真正地喜欢过别人吧。”
那句话如同抓紧了我的五脏六腑一般。呼吸停止了一瞬。我无法反射性地反驳,甚至根本不曾想到要反驳。
只是。有种不能就这么沉默的直觉让我微微开口,但即便如此也没有发出声音。
对无话可说的我,叶山自嘲一样地笑了。
“……你也是,我也是。”
如同仰望天空一般,他抬起头。从侧面看去,叶山的表情就好像在忏悔。
“所以才会误解。”
微弱的声音溶解在空气中化成四散的雾气。
“叶山君~这件怎么样?”
远处传来折本的声音。叶山用力闭上一次双眼,立刻又睁开。这下子他又是平时的爽朗笑容了。
“哪件?”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向折本。无论是看起来的样子,还是走路的姿势,都是我熟知的叶山隼人。
然而,那个我并不熟知的叶山隼人,有着快哭泣出来一般的悲哀表情。

前情提要:大家逛完了去吃饭。大老师说那就去萨莉亚,被嘲笑了。叶山指了一家咖啡馆,进去大老师发现阳乃在暗处,阳乃示意别理她。

(p188)
而且更重要的是,她们专注于与眼前的叶山聊天,其他的因素根本不放在眼里。啊,其他因素也包·括·我。
也许是热乎乎的饮品的功劳,女孩子们的话也多了起来。我安静地听着叶山他们聊天。对咖啡呼呼吹着气,等咖啡变温和的时候,也不忘记应和一两声。
也该晾凉了吧……我抬起头,正好对话冷场了。
折本也许是不知该如何继续话题,看向了我。咦,干什么,非得让我说点什么吗?我吓了一跳,但这种担心是多余的。
啊哈,她笑了一声,很好笑似地开了口。
“话说回来,竟然要去萨莉亚——”
“就是啊。”
仲町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哦。不好意思,你是叫什么町来着?
折本因为中学时的事情,把我当成笑话的材料,我倒也不是不懂。倒不如说,这还算正常。但,连她的朋友都这么说我是怎样……
一旦轻视一个人,就不论对他说什么都没问题。不论怎么嘲笑、欺负这个人都没问题,不知何时她们拥有了这样的免罪符。
既然折本,不,过去的我制造了任凭她们这样的基础,这就是没有办法的事。
我忍。唉,咖啡和人生都好苦。
我露出带着苦楚的亲切微笑,嘴角抽搐。这时,身边的叶山放下杯子,发出咚的一声。
“我不太喜欢这样……”
“啊,对吧——”
仲町不知在应和什么地应和道。
“嗯,我不是在说这个。”
叶山微笑。
像巧克力一样甜美的声音,像是在温柔地指出她们的误解一般。
“我是说对你们。”
他用如同明亮的太阳一样的声音说。
“这,这个……”
折本和仲町都不明白刚才叶山说了什么,发出迷惑的声音。我也没能弄清刚才这句话的确切意思,感到不知所措。
没有人开口,感觉店内音量不高的背景音乐突然变得响亮。
这时,传来了脚步声。走上台阶,向这边走来。
“……来了。”
叶山低声说,站起身。
他抬手望去的视线前方,是雪之下和由比滨。她们穿着制服,还背着书包,应该是放学直接过来的。
料想之外的来客让我也不禁站了起来。
“你们……”
“小企……”
由比滨心痛地笑笑,不安地站在原地。她握紧了书包的带子。
在她身旁,雪之下凛然直视着我们。看不出感情的冷酷眼神,即使与我们视线相对也毫无改变。
两个人的态度如同在责怪我一般,我不由得转过脸去。
“为什么在这里……”
叶山回答了我的疑问。
“是我叫她们来的。”
听到这句话,我和折本都睁大了双眼。折本和她的朋友一定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被叶山严厉地责备之后,还来了不相干的人,而且还是叶山叫来的。
她们不知所措地僵住了。叶山再度面向她们,接着说道。
“比企谷并不是你们所以为的那种水平的人。”
笑容已经从叶山的脸上消失。声音带上了明显的敌意。被瞪视一般的锐利视线看着,折本她们无法动弹。
“现在跟他要好的女孩子,比你们强得多。请你们能不能不要只看外表,随便乱说话。”
叶山指了指雪之下和由比滨。折本看向她们,然后发出呻吟一样的小声叹息。
无法出声。理由,是对叶山隼人这个人的幻灭,或者恐怖,与此同时还有着困惑。
或许是不知如何作答。这样的沉默降临。
唯独一人例外。
在吸烟席的吧台有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或许是我的错觉。
终于,折本发出深深的叹息。
“对不起,我们回去了。”

(中略)

我不懂叶山的真意,转身看他。感知到我的视线,叶山用无力的声音,耳语一样地低声回答。
“我只是想尽力做我能做到的事……”

前情提要:雪乃和阳乃吵了起来。阳乃说大老师对什么事都一清二楚,永远在观察言语和行动的内在意义,好像在害怕恶意一般,比起一切都无懈可击的人有趣多了,说着看了看叶山。然后大家离开。

(p198)
然后就只剩下我和叶山二人。
为了让这毫无意义的时间早点结束,我伸手去拿书包。
但,只有一句话。
即使努力忍耐,我也不禁说了一句。
“……不需要你多管闲事。”
或许我并不是因为叶山的行为生气,而是不愿让雪之下和由比滨看到我和折本她们在一起的样子。
自己明白自己这一点,就更令我生气。
叶山自嘲地软弱微笑,放松了肩膀。这样一来,明明比我高大的叶山此刻看起来竟然显得矮小。
“对不起,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
“刚才,……刚才对折本她们说的话也是?”
从平时的叶山完全无法想象的,与雪之下阳乃如出一辙的冷酷笑容。既明朗,又漂亮,却暗含着轻蔑的笑容。
我知道那是意在维护我的行为。但我还是丝毫不懂,叶山为何不惜破坏他一直坚持的形象,也要做出那种事。
“……你做出那种事,感觉真的好吗?”
“……感觉糟透了,绝不想做第二次。”
叶山咬住嘴唇,发泄似的说。
“那你不做不就好了。”
我哑口无言。我真的不懂老好人的思考方式。因为热爱大家相处愉快的表象,不停修补破裂的地方,却总有别的地方露出破绽。明明我从没有过求过他让我加入那种关系圈里。
叶山重重地坐在椅子上。然后,用视线让我也一起坐下。我固执地站着,等着叶山开口。
叶山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身体微微前倾,十指交叉。
“……我一直在想,该怎么做才能修复被我破坏的东西。”
“哈啊?”
我不知道叶山在说什么。
然而,我知道他闪烁其词的说法是在回避提及什么。因此,我还是明白了他想说的话。
“我……对你有着期待。所以即使我明白后果,还是委托给了你。因为我的错……”
“喂。”
不要再说了。
制止的声音比我平时的语气粗暴得多。我已经不想提及那件事。那件事已经结束了,解决了。叶山想说的话,就好像是掘开已经掩埋的坟墓。
叶山大概也不愿提及那件事,他停顿了一下,跳过了那个部分,直接说出了结论。
“你应该正确了解自己的价值。……不光是你,你的周围也是。”
“你,在说什么……哈啊?”
意外的发言,让我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
“但是,这实在太困难……如果我能做得更完美就好了。……我能做到的,就只有这么多。”
叶山自嘲地说着,微微苦笑。然而,在那苦笑消失之后,他用十分悲伤的眼神看着我。
“……你不是一直这么做的吗。今后,你别再自我牺牲了,好不好?”
“……不要把我和你相提并论。”
一丝气息冲破了堵在喉咙口的东西。自己的声音在室内安静地回响,我知道那中间夹杂着急躁,愤怒,和仅有一丝的悲伤。
——啊,我真的是,心乱如麻。
明明已经走到了那一步,明明已经那么接近,为什么你却得出了那样的结论。
在内心深处,我一定,有过期待。说不定叶山或许能理解我。
但是,我错了。
不要站在比我高等的立场同情我。不要怜悯我。
叶山搞错了。我因为怜悯叶山而对他伸出援手。这并不代表叶山就可以因此怜悯我。
我任性地把我心中难以名状的感情发泄出来。
“牺牲?别闹了。那才不是什么牺牲,对我来说是理所当然的。”
我怒气冲冲地说。叶山沉默地听着,他这副绝不还手的样子让我更加急躁。
“因为我一直都是独自一人。有件事必须解决,能解决的只有我。所以,一般都会去解决的吧?”
我的世界只有我一个人。无论什么事都是我独自面对。
“所以,周围的人,与我无关。在我眼前发生的事,无论何时,无论是什么事,都只与我有关。你不要误会,别擅自介入。”
世界是我的主观。
如果我的选择造就了失败,那就让它失败。然而,如果那结果被他人夺走,就不同了。
那是伪装成拯救者的篡夺者。
我盯着叶山,在视线的另一端,叶山也盯着我。
叶山的双手不知何时紧握成拳头,恐怕连叶山自己都没留意。他松开拳头,无力地低下头。
“你……你帮助别人,难道不是在期望着有一天被别人帮助吗?”
这是决定性的错误。
果然他还是不懂。
这就好像,我至今对别人的帮助,全部是出于利己的计算而产生的行动。
假如,比企谷八幡是那样的人。
那么,这就等同于逼我承认,别人也是出于同样的目的。
我,还有她,假如是靠这种虚伪的心情,根本不可能走到今天。
“不对。”
我已经放弃了对他的注视。
我想要的不是这种暧昧不明的温柔和同情。催泪的样板青春剧只能让我恶心想吐。
在这种青春剧中,无论何时都存在失败者,我无法回避这个事实。
所以,这个世界也存在我成为胜者的可能性。在那时,在我眼前的叶山也有可能成为失败者。
这就是零和游戏。有人快乐,相对地,就有人痛苦。不仅如此。即使是正在讴歌青春的人,也有可能因为一个小小的错误,从天堂坠入地狱。
然而,你们却由于一时的快感,而高高在上,给人贴上标签。真是够了。
不要怜悯我,不要同情我,这只是舒适的温水煮青蛙而已。
我拎起放在一边的书包。
“不要擅自同情别人,恶心死了。给我贴这种标签,我很不舒服。”
我发泄地说出这句话,转身走下台阶。
离开咖啡店的双腿比平时的速度快得多,直到车站附近也没有停止。明明并没有人在后面追我,腿的动作却不停下。
到了自行车的停车场,我终于停住脚步。
仰望天空,有几颗星星发出耀眼的光。
也许是因为吹过的冷风,有许多自行车倒了。压在最下面的就是我的爱车。我把自行车一台台地扶起来,不觉说出口。
“……别闹了。”
我不知道这到底是对谁说出的话。
绝不允许你叫它是自我牺牲。
用尽有限的手牌,尽量提高效率,做到最好,我绝不允许有人说这么做的人是自我牺牲。那是超越一切的屈辱。对拼命生存的人类,这是亵渎。
谁会为了你们这种人自我牺牲。
即使无法形容,即使无法发出声音,即使无法化为语言。
我曾经拥有坚定的信念。
恐怕,那是与某个人唯一共同拥有过的信念。
现在已经失去的信念。
(第五章完)

 
评论(1)
热度(23)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