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185组粮食]断章

麦克雷被抓了。

其实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不过警察一看他是个小鬼,就随便说教一通,把他给放了。世道不太平,没人想管一个无依无靠的小鬼,也没人认为他能犯下那些事儿,责任都被推到跟他一起被抓的大人头上了。但是这次抓到他的是军队,好像不太一样。

被关在小房间里的麦克雷,心里很紧张。会不会是自己已经长大了,看起来已经不像是一个小鬼了呢?过了这个夏天,他就要满十七岁了。难道这次真的要蹲监狱了吗?一想到这点,麦克雷的心就要跳出来了。他悄悄跑到门边,扒着门上的窗户想看看外面的样子。

外面有两个男人好像在争吵着什么,一个金发男和一个帽子男。那个金发的他认识,是军队的一个什么长官,经常上电视,现在也算得上是有名了。在电视上,他表现得像一个正直可靠的人,但是麦克雷直觉地不喜欢他,在他不算长的人生中,表面上看起来可靠的人从没有一个称得上可靠的。

“莱耶斯。”金发的男人说,“我们应该送他去管教学校,这里没人能照顾他。”

管教学校。麦克雷心里一紧,听说是跟监狱差不多可怕的地方。也有认识的伙伴被抓到那里去过,从此就没有他们的消息了。

“不,莫里森,那个小鬼在枪法上有天赋,是个可造之才。我要留下他。”莱耶斯说。

“莱耶斯,就算是个小鬼,也要为自己做的事负责。既然那些事都是他干的,那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莫里森表情纹丝不动地说。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莱耶斯冷笑一声,“你又不是不知道地检那群人,他们可是很愿意把小鬼当成年人起诉。你觉得让这么一个好苗子一辈子烂在监狱里是件好事?”

“这个我们可以另想办法。”莫里森语气缓和了一些,“我知道你需要人手,但是让未成年人加入你的小队我同样不觉得是件合适的事。”

“世道如此。”莱耶斯说,“我敢保证他比咱们做新兵蛋子的时候成熟多了。”

“你也知道是这个世道。”莫里森说,“我们哪有人手带孩子?”

“这个不劳你费心,既然是我提出要留他,那就我来照顾他。”莱耶斯说。

“说得好听,最后还不是要别人来管……”

“这里到底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我记得好像我才是守望先锋的头儿?”莫里森哭笑不得地说。

麦克雷没有听完,因为莱耶斯转身走向这边了。趁他从门上的窗户看到自己前,麦克雷赶紧跑回座位,试图摆出一个乖巧无害的姿势。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姑且试一试总没有错吧!

就这么等了一会儿,刚才还在争执的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进来。走进来之后,他俩先对视了一下,莱耶斯冲着麦克雷对面的座位抬抬下巴,莫里森看了一眼麦克雷,一脸不情愿地坐下。

“你就是杰西·麦克雷?”莫里森说。

“是。”麦克雷的心又跳起来。

“我们有可靠的情报证明你与这些事件有关。”莫里森扔过来一个文件夹,“所以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上法庭,可能被判终身监禁。”

说什么另想办法!果然大人都不说实话。

于是麦克雷一言不发。

“还有一个选择……”莫里森斜眼瞄莱耶斯。于是莱耶斯粲然一笑,露出两排白牙。

“小子,要不要跟我学枪?”

麦克雷不假思索地说:“我枪法厉害着呢,还要学?”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偷偷看看莱耶斯的表情,还好他没生气。

“哈哈哈!算我没看错,是个有意思的小子。走走走,咱们去靶场比划比划!”

“莱耶斯!”莫里森急了。

“怕什么,天塌下来有我顶着。”莱耶斯说,“还愣着干什么哪?”

那时候靶场还不比现在,没有四处走来走去的机器人,最好的也不过是会左右移动的靶子。莱耶斯丢给麦克雷一把枪,说你随便打打!麦克雷瞄瞄莫里森,余光瞧见他的手若无其事地搭上了腰间鼓出来的地方。果然还是被他当成危险人物对待呢!麦克雷哼了一声,想彼此彼此,叫你们瞧瞧我的厉害!呯呯呯打空一个弹夹,全中靶心。莱耶斯拍了几下手,叫了一声好,麦克雷得意起来,说:“用不着教我,什么活儿我都能干!”莱耶斯呵呵两声,说你别急,先把枪给我。

麦克雷不知道莱耶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小心地握住枪管把枪递过去,免得旁边那个手搁在腰上的人反应过剩。莱耶斯举起枪照样呯呯呯几声,说:“小子,看出来了吗?”麦克雷看向显示靶子的屏幕,这不是没区别吗?然后他立刻反应过来,莱耶斯瞄的是靶心,也就是说子弹正好从麦克雷打出的弹孔穿过去了!

“好厉害……”麦克雷不由自主地说。莱耶斯转向莫里森:“看,说了这是好苗子吧?”莫里森叹了一口气,“看来你这徒弟是非收不可了?谁去找那些老头子解释?”莱耶斯一本正经地说:“谁说话算数谁去说呀?”

于是事儿就这么定了。莫里森一边抱怨着“到最后还不是要别人操心嘛”一边走了,留下麦克雷和莱耶斯。麦克雷摸着胸口松了一口气,莱耶斯说:“紧张了?”麦克雷心想废话,有人在你背后随时想掏枪打爆你的脑袋你也紧张,嘴上说:“还好啦!”莱耶斯说你其实是该紧张点,刚才那是收徒测试,要是你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我就不收你了!麦克雷一听出了一身冷汗。莱耶斯说:”来,我先教你怎么保养这把枪,你带来的枪我见过了,根本没法使。“死局帮使的枪都是耐用的家伙,相应地也伤痕累累,莱耶斯丢给他的枪虽然也旧了,但比麦克雷用过的枪精致多了。麦克雷一边看着莱耶斯的动作,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天。

“你平时用什么样的枪呀?”

“我?”莱耶斯瞟一眼麦克雷,拍拍腰间。看起来又大又沉的枪,两把。

“我什么时候能用上这么厉害的枪呀?”麦克雷惊叹地说。

“你?”莱耶斯呵呵一笑,“小子,早着呢,怕你拿不动!不想手废了就这把枪老老实实用着,等以后再换。”

这把枪麦克雷后来也没想起来换,这是后话了。他识趣地闭嘴,想了想又问了一个问题:“你们这儿规矩多不多呀?”

“规矩?你要是跟着莫里森混,那规矩可多了,在我手下混不用什么规矩,活儿干好就行。”莱耶斯说。

“真的?那我跟你混。”麦克雷说。

“那你得说话算话。”莱耶斯说,“要是我和莫里森吵架,你帮我还是帮莫里森?有点什么事儿队里的人个个都帮他,没一个有良心的。”

“那得看你们谁对谁错呀,谁对我帮谁。”麦克雷说。

莱耶斯拉下脸:“忘恩负义的小子,看我怎么教训你!”说完用拳头用力钻麦克雷的头,麦克雷挣扎着逃跑,正好撞上对面走来的莫里森。

莫里森立刻瞪了莱耶斯一眼:“干嘛呢?都开饭了还不见你俩人影,就这么教小孩呢?”莱耶斯慌忙摆出一副正经的样子说,“没干嘛。”

麦克雷看着有点想笑。

去食堂的路上,莱耶斯走在前边,麦克雷偷偷跑到后边,跟莫里森说:“我觉得你也没看起来这么可怕嘛。”

莫里森愣了一下,“可怕,我?”然后差点笑出声来。他清清嗓子,摆出一个和蔼可亲的笑容,指指食堂里说:“看见那边那个小姑娘了吗?她妈妈才会让你见识什么叫可怕呢。”


从那时以来,已经过了二十年了。最近麦克雷时常想,如果当时换一个选择,会怎么样呢?毕竟就算真的被关起来,要逃狱也不算一件难事,反正他现在的身份不也是通缉犯么!发生了那么多事,有些是他喜欢的,有些是他不喜欢的,但是总而言之,从守望先锋得到的东西是比他想象中多太多了。可是得到的东西,相应地也有着同样沉重的分量。因为,跟莱耶斯做个了结,这明明是莫里森该背负的责任,如今竟落在自己的肩上了。

所以这一定是太怀念过去而产生的幻觉吧!突击步枪的子弹划过脸颊,在战场上发愣可能是送命的事。但是麦克雷的雪茄掉在地上纹丝不动,到了主人忘记它存在的地步。对于重逢来说,这算是太轻微的代价了。

“——我可能看见鬼了。”

麦克雷轻声说。

 
评论(10)
热度(54)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