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満足だよ。

[猿礼]孤独的价值(2)

我真是太烦了(……………………

一点一点跟挤牙膏似的真是对不起(………………


由于secpter4要随时处理超能力者的事件,日夜都需要有人值班。所谓值班,无非是守着值班室里的电话,以免有事发生的时候没人接听。但是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多事件需要处理,所以大多数时候都是无所事事地在值班室里呆着。以前值班对伏见来说不算难题,带个游戏机或者拿本书,时间过得也蛮快的。然而跟人一起值班就没这么简单了。伏见一想到要没话找话地聊天就头疼,决定装聋作哑。

结果他的担心是多余的。日高一进值班室,打了一声招呼就低头玩起了终端。由始至终没说一句话。伏见怀疑自己看错了什么或者认错人了,平时伏见自己倒是不太爱跟人说话,但是再怎么说,日高在secpter4里也算是个开朗的人,还被伏见吼过好几次不准私下讲话,这样的日高一遇到伏见却沉默不语,伏见想自己该不会是被讨厌了吧。

话虽这么说,伏见还是决定象征性地努力一把。毕竟提出要求的对方可是那个宗像,要是不做点什么堵住他的嘴,搞不好今后还会冒出什么麻烦事。

虽然就算按宗像的要求办事,也未必不会冒出什么麻烦事就是了。

“今天天气不错……”                                                                         

“嗯。”

“食堂的菜真难吃啊……”

“嗯。”

“听说最近又出新游戏了……”

“那个榎本比较熟,我不太清楚。”

就算你让我跟同事搞好关系,对方没有这个意思的话我一个人想搞好关系也没辙啊室长……

伏见在内心发出悲鸣。

伏见倒不是没被讨厌过,倒不如说被讨厌的时候还比较多,按理说应该早就习惯了,但是被这么明显地无视,他还是有点小受伤。

如果说室长是打算让他体验一下被冷淡对待的心灵创伤,好让他今后对别人温和一点的话倒是大成功……伏见觉得室长搞不好真的是这么想的。

宗像礼司,真是可怕的男人。

虽然像平时那样没说几句话,但伏见觉得没有一次值班像这次这么累。回到宿舍已经是后半夜,伏见倒在床上,打算好好睡一觉以弥补自己精神上受到的损耗。终端就在这时候好巧不巧地响了。

打电话过来的人是淡岛。

“你到室长房间去一下。”

“哈啊?”

伏见的脑内瞬间飞过了一大堆想法:副长原来有这种奇怪的兴趣吗我都不知道啊,不过可不可以请她节制在二次元的范围之内,不,等等,这到底是室长的主意还是副长的主意,到底去是不去,不管去不去感觉自己都会遇到人身上的危机,已经受够了我可以辞职吗…………

“伏见?伏见?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伏见想着要不要手一抖把电话给挂了。


TBC

 
评论(5)
热度(11)
© 惊人相似 | Powered by LOFTER